第二十卷 第十四章 以诈对诈

曲江池。新大相府。

龙鹰没有在临池水榭被款待的荣幸,宗楚客转在堂旁的偏厅接见,三四句客套话后,转入正题,眉头紧皱的道:“轻艏真的须走一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直觉他心情大坏,或开罪他,随时可失去耐性,暴跳如雷,唯一对付之法,是以柔制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人可怪宗奸鬼,换过龙鹰和他掉转位置,谅心情好不哪里去,当你以为一切尽在掌握里,事事依你心意星辰般循环运转,忽然发现现实与愿相远,心情可好到哪里去? daocaorenshuwu.com

世事的变幻无常,形成令人睡难安寝的庞大压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间,本该万无一失,置王庭经于死的计划,转变为九卜女被创,田上渊行藏暴光,惹来两大老妖的狙击突袭。折的全是一等一的好手。法明和席遥从来非善男信女,狠辣上不在田上渊之下,又练就至阳无极,田上渊为保伤最紧要的时候,遭逢突变,大可能功亏一溃,负上永不能全愈的内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也非和稀泥,来个连消带打,封锁都城,派出大批兵员,搜索远近,希望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岂知是夜色即城内生变,旗下顶尖级大将夺帅参师禅,身首异处的被去尸皇城附近,令他欲盖无从,成可虑者,是既不明白,更大失预算,如若本训服的马儿,蓦然变成失控的野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头痛的当儿,王庭经和范轻舟竟要联决离京,是说走便走,大出其意料之外。王庭经恩典而顿成不测因素,谁晓得他何时回来,这方面李显也不敢过问,遑论韦后或宗楚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范轻舟离京,等若放虎归山,天才清楚他是否有目的,藉筹款之名,暗里进行某一对会北帮的计划。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看着眼前奸鬼,似失去了一贯的从容冷静,露出少许气急败坏神色,实未之有也,引得他想深一层,同时暗乎好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宗奸鬼通过安乐,委他募金失任,实包藏祸心,务要贸他在京。田上渊干掉李隆基后,乘机南下,与集结在楚州的北帮船队会合,亲自领军,以车辗螳螂之势,一兴击败竹花帮在大江的水上力量,根本不用入城,然后凯旋而归,再分兵对会阵脚未稳的黄河帮,如此反对北帮的力量,被打个七零八落,在以后一段时间,难以为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李显遇害,天下兵权尽入韦宗集团之手,届时只须撤掉陆石夫之职,代之以己方的走狗,官府可配合北帮,将贡河帮,竹花帮和江舟隆全打为叛党,来个赶尽杀绝,连根拔起。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时的范轻舟,该早命赴黄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怎知两大老妖如从暗黑处跳出来的厉鬼,打乱了宗,田两人的部署,现在范轻舟又要逸离他们的魔掌,老宗心情之劣,可以理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无奈苦笑,道:“不走一趟行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尽最后努力道:“轻舟大可修书一封,委托江舟隆的兄弟代你筹款,这样轻舟便不用长途跋涉,还可留在应声效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等的正是他这几句蠢话,有怨报怨,有仇服仇,却又扮出颓丧神色,道:“大相该比作任何人清楚,以大相财力,损了百两黄金,己是可观的数目,西京能过此额者,数不出多少个人来。现在金额的目标,非几百两,非数千两,而是一万五千两,要在西京筹得此数,乃痴人说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一时语塞,兼之龙鹰以他为例,示筹款之难,确为事,宗楚客想害范轻舟,反成落入龙鹰之手的把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现在吐苦水,没丝毫惨遭他之意,至少表面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宗楚客可拍胸口,为筹款一事包底,不足之数由他补足。然而,那肯定眧过一万 两,际此下争激烈之时,在在需财,生别是北帮船多人众,能耗极巨,又北帮走私盐方面的财路被截断,老田在动用老本,老宗肯定须大力资助。于财政吃紧的情况下,宗奸鬼能否拿出一千两黄金,殆成疑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非不愿也,实不能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续道:“同一个请求,由大相提出,或来深兄提出,已是迥然有异。现在更是要人真金白银的捐款,随便找个人去筹措,肯损十两兄提出,己非常够朋友,只有小弟亲自出马,痛陈利害,又说出诸般好处,方有筹得巨款的机会。当然,我亦会计算一下,由江舟隆尽可能垫出一个可观的金额来,凡此种种,不到我不亲走一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任他其奸似鬼,宗楚客一时实找不到范轻舟不回家乡筹款的道理,问道:“轻舟何时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在与台勒虚云密谈前,宗楚客问这句话,他会答后晚,但得知拦河网后,做出调整,答道:“”须看太医大人心情,他爱何时时便何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