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十六章 大战当前

离开无暇香居,龙鹰朝码头举步,思潮起伏,百感交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造化弄人,从一开始,上天便把他和无暇置于对立的位置,情况从没改变过,故此无暇一直在自己身上寻找答案,而不论她对龙鹰的爱有多深,多真,始终难左右她对师门使命的决心。她唯一可办到的,是让情如姊妹的湘夫人.柔夫人脱出这个争天下的泥沼。

daocaorenshuwu.com

现时西京的形式,由暗转明,李隆基亦昂首阔步的登场,从隐而现,加入各方势力的倾轧角力里,任重道远,可走到哪里去,谁都难以测度,唯一可告慰的,是李隆基比之他们任何一人更懂玩政治手段,配合对他忠心耿耿的高力士,外有郭元振撑他的腰,本身又有足够保证他的实力,该大有作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女会否听自己的劝告?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提议闵玄清远离西京,返洛阳的如是园也好,总而言之要避开京师的风风雨雨,不可卷进道门的斗争离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载他们的船只泊在码头处,符太的【丑神医】,宇文朔.乾舜和高力士聚在登船的扶梯下说话,不见其他的送行者,全为自己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四人笑谈甚欢,神色轻松。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见龙鹰到,符太骂道:全船人在等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手摄心神,微笑道:世上或许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谁晓得开航的吉时非由老天爷安排?太医大人懂得这般想,自然心安理得,等多久都没有问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为之气结,宇文朔和乾舜各自露出省思的神态。  高力士动容道:经爷、范爷言简意赅,发人深省,令小子学懂做人正确和明智的态度,得益至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一呆道:说话的似非老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面不改容,恭敬的道:没经爷的妙语,怎引出范爷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叹道:高大不脱本色,叫人叹服。

www.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压低声音道:一切依范爷吩咐,安排妥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轮到龙鹰愕然道:小弟安排了什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乾舜笑道:太医大人和朔世兄见范爷事忙,无暇兼顾琐碎小事,遂代劳拟定今趟的南下之旅,安排天衣无缝的南北衔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听得差些儿抓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欣然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早在策划临淄王回朝一事时,我们已和扬州那边建立了联系,预作安排。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南下水道的形势,否则烧掉了船,便要泅水返扬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道:根本不用回扬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拍额喜道:对!对!我确没时间顾及这方面的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道:上船吧!没耐性的不是老子,是小敏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双桅帆船开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船上除七个侍臣外,其他是正规水师兵,共十五人,全是不敢理闻事的模样,至于高力士凭什么令他们如此安分守己,就非龙鹰所能知,亦晓得不宜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手腕之高明,愈来愈叫人惊讶。

www.daocaorenshuwu.com

七个太监更不用说,个个忠心耿耿的自己人态度,由小敏儿指挥,生火造饭,各安其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和符太来到双桅帆船船尾处说话。 稻草人书屋

符太吐苦水道:光向老朔解释【两大老妖】的事,不知花了老子多少唇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明白他在说什么,皱眉问道:你如何向他解释刺杀李显的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道:照直说。大家兄弟,有何好转弯抹角的。 龙鹰问道:他怎反应你的解释? 符太道:他说,以前他肯定接受不了,现在却清楚你有先见之明,若非我们有【长远之计】,未来情况真的不堪想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苦笑道:我还未有那么狠,是法明提议,胖公公附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驰想道:若你和法明真的成功了,现在该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道;该是李重俊继位,独孤倩然则为当今皇后,你也遇不著小敏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听的我毛骨悚然,心都寒起来。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别过头来,认真看他,呀道:听你这般说,该是很满意命运徇这个方向和路线走,感到若非如此,极之可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沉吟道:该是习惯了即成的事实,难以自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伸个懒腰,迎河风深吸一口 道:命运就如眼前情况,坐上这艘命运之舟后,除了跳船,否则将随它不住前进,直至抵达终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又道:好哩!究竟有何安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根据最新情报,北帮的船只确大批离开洛阳的主基地南下布防,确非我们猜想的楚州,而是散布洛阳以南的水域和重镇,也即是说,我们不可能依旧计,来个聚而歼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头痛道:老田愈来愈奸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肯定非老田想出来的,论水战,老田拍马尚未追的上练元。此招叫无招胜有招。领教过江龙号和你范爷的厉害后,练元学乖了,来个以虚迎实,避强击弱。如来的只得艘江龙号,便对之以和如蚁附羶的灵活战术,来的若为竹花帮和江舟隆的船队,便采取蓄势突击之法,主动权将掌握在他们手里,我们则愈北上,愈深陷,只愈挨揍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