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四章 换人之计

龙鹰扣门环。开门的是小敏儿,该换上了睡服,裹在厚棉袍下,她不同众人,怕冷,特别在船上,稍不慎便着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问道:你的太医大人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立即两颊生霞,不知想到什么的道:大人说出去打个转,已去有一刻钟,快回来了吧。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瞧她模样,大概猜到是什么事,定与男女间房中乐有关,否则小敏儿不会做『贼心虚  』,不由羡慕起符小子的艳福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告诉他,有事找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要离开,小敏儿道:鹰爷呵!进来喝杯热茶,外面风大,大人快回来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不忍拒绝,随她进入舱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分配给符太的舱房 ,因着小敏儿,乃楼船上最华丽和宽敞的房间,中间以屏风分隔,后寝前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坐下后,小敏儿奉上香茗,站在一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道: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摇头,神情坚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没话找话说,问道:小敏儿伺候娘娘时,除睡觉外,什么时候娘娘身边最少人,又或孤单一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道:即使睡觉,仍有两个婢子在旁边陪她。噢!想到哩!嘿!怎说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欲语还休,神情尴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拍腿道:给小敏儿一言惊醒梦中人,解决了几近无法解决的事,这般简单,想到就是想不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推门而入,道:大混蛋想到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叹道:老子想到的,是从宗晋卿逼出练元藏身处之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水师船护航下,楼船驶进新潭码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鼓乐喧天,大批洛阳的文武官员在码头迎接,还有个高达三丈的爆竹塔,仪式隆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楼船上除了龙鹰、符太、席遥和小敏儿四人外,全为如假包换的吐蕃人,全体穿回吐蕃官服,带着浓烈的民族色彩保证在街上碰上,即知是来自吐蕃的贵客。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和席遥再非『穆爾没』这个子虚乌有人物易容外相,而是依林壮副手先锋将,另一兄弟巴山杜为易容对象,弄出三个巴山杜来,当两个假巴山杜功成身退,真的巴山杜自然顶上,无缝结合。易容上的改变,代表着计策的精密化和完善。

稻草人书屋

符太则依另一兄弟马陀变脸改容,俾能与林壮共赴宗晋卿尽地主之谊的洗尘宴。 稻草人书屋

依外交礼节,宗晋卿不会直接问林壮赴宴的人数和人选,而是微询护航船的总指挥荆蒙的意见,他等于已方的联络官员。 daocaorenshuwu.com

送增大唐朝的数百车贡品留在楼船上,由宗晋卿派人看守,护航船队亦负起保安的责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其他的吐蕃兄弟,虽没参与洗尘宴,然另有安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吐蕃和亲团全体被招呼到东城承福门外,漕渠坊内的八方楼,乃专门招呼外宾的院舍,占地广,有十多重院落。当年由突厥公主凝艳领军的外族团便入住该处,龙鹰还偷进去探听敌情,听到秘族元老级高手万俟京和凝艳的对话,转瞬十多年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宗晋卿曾派出负责外事的官员,在八方楼大排筵席,招呼和亲团其他成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透过荆蒙,知会宗晋卿楼船只在洛阳逗留两天,然后开赴关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重返洛阳,龙鹰岂无感慨。 www.daocaorenshuwu.com

回想当年自己仍是个籍籍无名的小卒,不光彩地被太平押返时成称为京师的洛阳,怎想过甫抵达,立告异芒绽射,还得女帝殊宠。成为武瞾的『腾写员』。 daocaorenshuwu.com

其中过程,符小子形容贴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砰砰砰砰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爆竹塔爆起漫天火光和爆竹衣,楼船则在轰隆声里,靠在官方在新潭码头区内最大的码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方楼主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席遥、林壮、巴山杜、小敏儿围着中间的大圆桌坐,聚精会神的瞧着符太,将药液涂在天玉夜光杯的杯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小心翼翼,动作稳定,涂得均匀,如蒙上一层薄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完成后递给席遥过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瞧一眼立即眉头大皱,道:气味可勉强过关,但色泽明显有分别,既然杯子由天玉所制,不该内外不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递给龙鹰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我已着意调校,尽量接近天玉的色泽,他奶奶的!不过天玉就是天玉,,色泽独特,这可是谁都没法子多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光杯送到小敏儿的眼前,她不敢接央求符太接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药液由符太到北市买材料,精心炮制,乃今夜洗尘宴的成败关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巴山杜叹道:怎办好?很可能因而功亏一篑,还令对方生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欲言又止。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见状,问道:小敏儿有何好主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囁嚅道:涂上整个杯子成不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拍檯,拍额,齐声赞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哑然失笑道:老江湖竟比不上个嫩娃儿,是脑袋不懂拐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