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九章 飞轮战船

龙鹰在离飞轮战船藏处北面三十里处,截著全速赶至的『屠练小组』。他们倚汴河赶路,双方会合时,离天明尚有半个时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解释清楚情况后,人人啧啧称奇,想不到错有错著,竟找到对方的『撒手锏』水战利器。 稻草人书屋

如此装备优良、配上六弓弩箭机、在水上灵活如神的飞轮战船,於汴河船宽不过五十丈,窄可至七、八丈的运河道上,能发挥的战力,惊人至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昔日的少帅团,便曾籍飞轮战船打垮从扬州开来的庞大舰队。其随时进退的特殊功能,天下仅此一船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博真兴奋的道:这是老练送我们的大礼,却之不恭,哈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管轶夫道:必须杀至一个不留,否则容一人溜掉,戏法将不灵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转向符太道:太少最熟悉汴州一方的情况,立即赶去,著两组兄弟马上撤退,务要天明前渡过汴河,籍林木掩蔽,到这里来和我们会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领命去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担心道:最怕他们已动手。

www.daocaorenshuwu.com

席遥微笑道:有老哥为你主持大局,岂会如此莽撞,他们要见到我们的讯号火箭,方进入攻击的位置,然后同时发动。 稻草人书屋

今仗的总指挥是席遥,龙鹰依令行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又向法明道:请僧王监视敌人,有何风吹草动,以夜枭的叫声通知我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法明欣然道:那你们须再推进二十多里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毕没入前方林木深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继续前行,到离目标支河十里处止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槐问道:老练会否正躲在其中一个营帐内造其春秋大梦?否则怎见不到他的帅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从容道:我们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敌人同样晓得。我们必须明白敌人的战略目标,方能掌握对方的部署和战术。反过来说,当我们发现敌人在这个位置暗藏四十五艘战力强横的飞轮战船,亦可从而推测练元的战略目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虎义赞叹道:有道理! daocaorenshuwu.com

荣杰求教道:敢问天师,练元的战略目标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目光落在龙鹰身上,道:杀范轻舟!否则即使将北上敌队打个七零八落,仍于事无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同声称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槐道:这批飞轮战船,正是专用来对付江龙号,因江龙号在哪里,范轻舟就在哪里,一天未见江龙号,飞轮战船不会出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管轶夫苦思道;练元究竟在哪里? 稻草人书屋

席遥从容道:这方面容后再谈,我们首先必须了解的,是这大批飞轮战船的真正实力,操战船者,肯定乃北帮最熟悉水性的精锐好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稍顿后,接着道:这一百五十至二百人哩,至少有一成的人,属特级高手,在陆上均有聯手下能杀死范轻舟的实力。在水底,范轻舟更是必死无疑。 daocaorenshuwu.com

博真哂道:想杀我们范爷,多等几辈子也办不到。

稻草人书屋

席遥微笑道:老博是轻敌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荣杰道:为何在水底下,范爷必死无疑? www.daocaorenshuwu.com

席遥淡淡的道:水底下是另一世界,任你在陆上如何强横,下水后会受到大自然的限制,故水底有其特殊的战术,以练元今趟的准备十足,岂会疏忽。 daocaorenshuwu.com

又道:攻陷飞轮战船的阵地后,本人给你一个实实在在的证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心忖幸好有这位水战的『老祖宗』主持大局,否则未必是练元对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席遥好整以暇的道:现在回到练元在哪里的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为各人最关心的问题,人人打醒精神,洗耳恭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沉吟道:他可以操控其中一艘飞轮战船。

稻草人书屋

换言之,他们目标代号的练元号,正是飞轮战船之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道:练元既以大型盗船起家,且玩至出神入化,如非掉入独孤善明和陶过所布下的陷阱,对付他又有像向任天般能与之相埒的高手,在大运河河域可说全无敌手。飞轮战船虽能在水战场发挥可怕战力,却不利远航,一旦让敌舰负伤突围,只有练元号般性能超卓的大型风帆,方能保证追上逃舰。故练元绝不会舍己之长,把自己限制在一艘飞轮战船上。 www.daocaorenshuwu.com

接着续下去道:这个区域乃北帮地头,像前方的秘密基地,不止一个。此批飞轮战船,当是晓得联军大举北上后,转移到这个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槐道:可是江龙号没现身联军的舰队里,会否令练元心生疑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道:不如此才奇怪,天下间,最明白向任天者,莫过于练元。知其必改采其他秘密水道,出现时,立即逼近战区,以奇兵突袭的姿态,摸练元的底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叹道:天师的分析透彻入微,向任天亲口对我说,早猜到练元布陷阱的地方,是在汴州南面水域,他们两人最了解对方。

www.daocaorenshuwu.com

席遥微笑道:如我没有猜错,飞轮战船的营地里,有个装着百里灵鸽的笼子,一察觉江龙号经过外面的河段,将放出灵鸽,知会上游某处的练元,拉开水战的序幕。我们杀练元的机会,终告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