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十章 水陆两路

郎征接着道:范轻舟的帅舰江龙号,与黄河帮的七艘新战船,同时消失无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直似不以为意的马均和叶大,齐表震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晓得席遥猜对了,练元压根儿不把竹花帮和黄河帮的战船队放在眼里,所关心的,是范轻舟的小命。范轻舟乃唯一能令田上渊和龙鹰忌惮的人,干掉他,南方大江的水道霸权将落入北帮之手。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均和叶大的飞轮战船队,目标正是江龙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叶大道;江龙号和黄河帮的船,会否反其道而行,东航出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忖你猜对一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郎征道:机会微乎其微。太费时失事了,如何和竹花帮的船队配合?江龙号的老大向任天,是大帅的老朋友,毕生在水道打滚,对天下河湖的认识,不作第二人想,在短时间内避过我们的耳目。他办得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均沉声道:头子有何指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郎征道:大帅认为万变不离其宗,范轻舟想突破封锁,进入汴州错综复杂的河湖区,始终不离开汴河,只看从何处支流切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稍顿续道:说到底,汴河是大运河在淮水之北的主航道,其宽度足令像江龙号般的巨舰发挥所长,其他航道除大运河外,均有龙游浅水之憾。因此,你们现在扼守的位置,等若江龙号的咽喉,任向任天如何变戏法,最终仍是落入你们的掌握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齐声应道:明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郎征道:再提醒你们一句,万勿轻敌,今趟不容有失,如江龙号突破汴州的封锁,将可利用四通八达的水道、湖泊任意纵横,我们势沦为被动,有被逐一击破之虞。扬楚河段的惨败,乃前车之鉴,我们再经不起另一次人员和船舰的损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均道:我们会依计而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郎征道:瞥见江龙号经过的一刻,须立即放出灵鸽。为省时间,大帅著我交给你们三条颜色不同的丝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大兴致盎然的问道:如何使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郎征不厌其详的解释道:此丝带用来绑在灵鸽脚上,红色代表江龙号一艘船,黄色是除江龙号外还有黄河帮的船,多少没关系,绿色表示虽有敌船路过,江龙号却不在其内。

稻草人书屋

两人连忙保证不会弄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郎征又著两人重复一次,这才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返回离敌营北十里的己方阵地和席遥等说话,报上偷听回来的机密。 daocaorenshuwu.com

前线交由法明监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光天化日下窥伺敌人,对方又高手众多,莫不是经验丰富的战士,名副其实纵横塞内外,只有像法明般的宗师级的高手,方胜任此职。 daocaorenshuwu.com

此时太阳往中天攀上去,林内阳光充沛,一道道阳光透树巅枝叶的缝隙洒下来,鸟群在枝桠间飞翔嬉闹,於此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刻,分外有种并不真实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道:系丝带是河盗惯用的手法,没想过练元将次继承下来,即使灵鸽给射下来,敌人仍难得到丝毫讯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练元为配合飞轮战船的船队,离此不该太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席遥淡淡的道:绝不超过三十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沉吟道:若不能於一开始,杀死马均和叶大两人,今趟行动,有可能功亏一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博真不解道:为何如此?迟点杀会出什么问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席遥道;此为本人推测练元号在三十里内的原因,只要有岗哨设在船桅高处,可遥遥远眺这边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虎义道:这麽说,不可能看到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道:烟花火箭又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虎义登时语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道:灵鸽乃一般情况下敌人间的正常通讯,但为了配合无间,不可能只得这么一著。遇上紧急情况,又或须特别的调动配合,烟花火箭是最佳选择,直截了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众人明白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有烟花火箭,理该是由两人携带,也由他们决定何时使用。忽然遇袭,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通知不远处的练元,请其立即来援。如让这样的一枝烟花火箭在林顶高处爆开,肯定避不过练元号哨岗的眼睛,若顺风,说不定可听到爆响的声音。

稻草人书屋

符太向龙鹰道:有可能在远距离射杀此两人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叹道:此两人是真正的高手,接近郎征的级数,射杀一人已没十足把握,接连两人压根儿不可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道:在这样的环境里,仅箭矢离弦的异响,会将大批鸟雀骇的振翼高飞,等于明著告诉敌人,我们来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众人同时想到。要逼近对方营地,同样会惊起林内雀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微笑道;论偷袭暗杀,我是他们祖宗的祖宗,这么的小难题,怎会解决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怀檏欣然道:今趟幸好有天师为我们主持大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道:没有我,你们总有人动脑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