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十二章 多算者胜

龙鹰问道:『有个谱儿了』吗?

向任天双目闪闪生辉,凝望龙鹰好一阵子,满足的叹道:『老天爷开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句话,道尽向任天的感触、仇恨和对即将到来的战事的憧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鬍』公孙逸长、『亡命』胡安、『浪子』度正寒和『三浪』凌丹四大竹花帮新一代出类拔萃的年轻高手,聚拢在两人身旁,好掌握敌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茫不可测的未来,在龙鹰的铺陈描述下,胜利的康庄坦途,倏地出现前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本要亲上江龙号的帮主桂有为,被向任天成功劝退。向任天向桂有为表明,他将大有顾忌,难保持一贯视死如归的气概。且因桂有为的安危缚手缚脚,岂能放手大干。

www.daocaorenshuwu.com

桂有为是明白人,不再坚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向任天心里,此行九死一生,是要在绝境里杀出一条生路,怎想到龙鹰依约定驾临,还带来令船上众兄弟人人喜出望外的好消息。连最不明白的,亦晓得龙鹰一方成功扭转了整个形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现时江龙号的部署,就是当日在扬楚河段迎战敌舰的部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消耗掉的神火箭,给补充了。由向任天设计,江南出色的火器大家炮制出来的『霹雳火球』,仍储存在密封的舱内,候命待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论人手,仍为当日的原班人马,就是向任天本身的班底,加上向任天亲挑的公孙逸长等二十个年轻高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掌舵的是小戈,在船技上,他尽得向任天真传。此刻立在船舵前,默默聆听龙鹰等在船首商量大计,双目不时亮起异芒。他该和练元有倾尽三江五河之水,仍洗不掉的深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竹花帮的二十个年轻高手,均有至亲命丧北帮之手,此也为向任天选他们的原因之一。 www.daocaorenshuwu.com

向任天问龙鹰道:『我们该於何时经过河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龙号过河口的一刻,就是向练元放灵鸽之时,最为关键。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答道:『於天亮前的一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任天仰观夜空,然后下达半个时辰后起航的命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说到水战,向大哥乃大行家,天下无人能及,如何猎杀练元,依靠你出主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任天问道:『天亮前过河口,是谁的主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答道:『由天师决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向任天道:『他才是水战的高手,看似简单的一著,为我营造了杀练元的最佳形势。练元是入了彀,光天化日下,练元逃走无路。问题在我们能令他败得有多快、多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最怕不仅是练元号来,而是整个船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任天胸有成竹的道:『若然如此,那个人就不是练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甲板上活动频繁,为起航做好了准备,有人跃往岸边,解开将江龙号系在树竿处的牛筋索。 稻草人书屋

江龙号藏处,是个小湖泊,有隐秘的河道与一道通往汴河的河流相连,除非刻意搜寻,一般巡逻,肯定错过,确别有洞天。龙鹰并不明白,向任天怎可能晓得只有当地渔民方清楚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任天闻掀开甲板的声音,朝后方瞥一眼,见手下正准备将下藏暗舱内的投石机升上甲板来。喝道:两台投石机,一门弩箭机,全留在下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包括龙鹰在内,众皆愕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现在不是去和练元决一生死吗?为何不将江龙号武装起来?若见到『练元号』才动手,肯定来不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任天道:『也不用神火箭或霹雳火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记起某事般,道:『小戈为鹰爷制造了过百副霹雳火球的投掷装置,且捆绑在火球上,方便鹰爷使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这才记起自己有过这种构想,后来忙着其他更迫切的事,忘个一干二净,刚才亦没记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欣然向小戈道:『小戈有心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戈道:『能为鹰爷办事,是小戈的荣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胡安道:『小戈的手工相当不错』。 稻草人书屋

公孙逸长忍不住问向任天道:『用不着投石机和弩箭机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任天沉著的道:『我们非是去打一场仗,而是硬仗连场,故有不同战略和手段。对练元的一仗,我们占尽优势,并要利用此战的胜利果实,达至另一场大胜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人听得一头雾水,只有小戈双目闪亮,似掌握向任天脑袋内的玄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任天转向龙鹰,接着先前未竟的话题,道:『过河口后的水域,直至汴州,乃汴河最宽阔的水段,此亦为我挑此做切入点的原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明白过来,难怪席遥持相同看法,自己终为外行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任天续道:『水战一个决定性的因素,乃顺流,逆流之别,顺必胜逆 。当年李靖奉太宗皇帝之,命征伐大梁,遂於巴蜀集结船队,顺流大破萧锐的水师,灭梁,此为著名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