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十六章 分道扬镳

清平湖之战,成败关键在乎赚敌人湖,骤然突袭。 向任天之计,就是扮作凯旋回来,并俘获江龙号的「范轻舟」,加上有二十艘飞轮战船,倍添事情的真实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唯一问题,是对方于昨天的汴河之战,是否有警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作探子的符太在离清平湖水道口五里处登上练元号,带来对方毫不知情的报告,大局 已定。 稻草人书屋

席遥提议,己方仍派出高手,趁火烧敌船之际,清剿入水道两岸的敌岗,俾可原路离开,因汴河以南的运河已被廓清,成为安全水道,令分布附近的敌船来不及追截。 www.daocaorenshuwu.com

众人称善。

稻草人书屋

席遥点将下,此任务除自己参与外,由法明、博真、虎义、管轶夫、桑槐、容杰、权石左田负起,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威势,于第一艘敌舰起火之时肃清敌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徘妥当后,船队驶入水道。 

daocaorenshuwu.com

练元号领头而行,灯火通明。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最妙是挡箭围板未拆掉,像龙鹰等汴河之战前看到的情况,讳莫如深,从外瞧过去,甚么都看不到。 稻草人书屋

江龙号紧跟后方,乌灯黑火,在夜色里,隐隐见到十多个头扎红巾的人在甲板上工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船均以人力为动力,虽逆流而行,速度可控。 daocaorenshuwu.com

二十艘飞轮战船,十艘在前开道,十艘队尾压阵,战船上的兄弟都头扎红巾,来个鱼目溷珠。船首只挂上一盏风灯,秋风呼呼下,灯焰闪烁,敌哨一时哪分辨得出真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亦留有一手,以免阴沟里翻船,如水道两岸的敌人稍有异动,立即由前后战船的兄弟,跃上岸对付敌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是凯旋归来,自须大张旗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进人水道,立即燃放烟火,又击鼓如雷,将睡着了的敌人惊醒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湖岸本黑沉沉一片,闻声众敌舰纷纷亮着灯火,还欢呼喝采回应。如眼所见的非是个骗局,那就是自扬楚河段的大败后,北帮再次吐气扬眉,难怪敌人欢欣如狂。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练元号里,众兄弟伏在登上围板顶的木阶梯处,神火箭搭在强弓上,又有兄弟手持火把,负责点火,静待时机。 稻草人书屋

龙鹰提着一个霹雳火球,淮备投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在旁拿着烧红的烙锥,以燃点火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笑道:「这班蠢材叫得多么开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没有附和他,因心里不忍。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以的话,他宁愿明刀明抢,与敌分出生死胜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战争从来如此,不容测隐之心有存身之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练元号左转往敌舰集中处驶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点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以烙锥锥穿火球,片刻后,火球冒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将霹雳火球在头顶上旋飞两匝,在众兄弟引颈企盼下,忽然脱手飞出,高上夜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砰」的一声,霹雳火球化为一团烈火,横过夜空,消没在围板视野之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伏在围板顶下的兄弟们,人人探头到围板上,观看火球投敌的异景。 www.daocaorenshuwu.com

敌方的欢呼声倏地收敛歇止,显然发觉异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练元号上的兄弟爆起震湖采声,接着是来自江龙号和飞轮战船的咬喝,然后是敌人惊惶失措的叫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敌舰起火焚烧。

daocaorenshuwu.com

不待命令,从飞轮战船、练元号和江龙号射出的神火箭,如骤雨般往敌舰欐去。在湖面上的夜空,划出无数火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投石机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霹雳火球一个接一个投往敌舰。 daocaorenshuwu.com

还有弩箭机的机括声,飞轮战船凭其灵动性,各自找寻猎物,予以无情的攻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战争一面倒的进行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明。

稻草人书屋

晨光下,船队沿汴河南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龙号领前,练元号随后。 www.daocaorenshuwu.com

练元号拆掉围板,升起桅帆,后面拉着两大串共四十五艘没载人的飞轮战船,像大串的鸭子,蔚为奇观。

稻草人书屋

除操舟的人员外,大部分人躲进舱内倒头大睡,三日三夜的连续战斗,铁铸的都消受不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睡了半个时辰,给席遥和法明弄起身来。 稻草人书屋

三人到江龙号船尾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遥问道;「还想暗杀洞玄子吗?」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差些儿忘掉此事,闻言认真思索,道:「从杀练元之难,可推想杀洞玄子不会易很多,此人精通旁门左道之术,人老成精,杀他须冒大风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法明道:「任何事情,只合在某一时机下进行,若我们现在专程回去对付他,总有别扭不自然的感觉,而非水到渠成。」 稻草人书屋

席遥道:「此事暂时作罢,看日后如何。」  稻草人书屋

龙鹰心中认同法明的说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像当日在西京,龙鹰和席遥、法明兴致勃勃的密谋对付洞玄子,可是这么的离京,挑战北帮在关外的霸权,洞玄子立即变得微不足道,便是时移世易的道理,大有勉强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