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十七章 规划未来

江龙号。

船尾。

龙鹰、符太倚栏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先问道:「真不用我返西京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叹道:「恰好相反,我不知多么希望你陪我回去,多个伴儿。然而你和我都清楚,这是最不智的选择。」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点头道:「我的外游不到一个月便结束,也实在说不通。」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是名副其实的外游避祸,你不怕,但亦要为小敏儿着想。」 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很不习惯错过与你并肩作战的机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道:「究竟有甚么娘的任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沉吟片刻,道:「我一直有件放不下的心事,就是岭南,此为我们与大江联斗争的关键,等若断其粮路。没有了符君侯的梅花会源源不绝对大江联的支援,台勒虚云怎撑得住庞大的开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你想我到岭南去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摇头道:「这方面有花间女和穆飞处理,负责与他们联络的是令羽。到扬州后,可找令羽说话,他会告诉你最新的情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不到岭南,到哪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我想你为我走一趟南诏,可顺道带小敏儿游山玩水,不过须小心瘴毒,那是云贵的特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哂道:「你好像不晓得老子是神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没好气道:「我担心的是小敏儿,故提醒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到南诏干甚么?为你探望妻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是时候让他们回中土来了。」

稻草人书屋

符太大吃一惊道:「一旦泄出风声,岂非人人晓得鹰爷回来?」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所以须你亲身为我走一趟,首先要在南诏放出烟幕,令人以为只是住厌了洱海,故改到别的地方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思索道:「从南诏到金沙江,一路都是荒山野岭,被发觉的可能性并不存在,但是呵!回到巴蜀,这么一大群人,可隐瞒多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此事必须找王昱帮忙,只他有能力掩护你们,瞒过大江联在巴蜀的眼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道:「好吧!到南诏前,我先找王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皱眉道:「然此仍解决不了问题,即使躲进蜀王府去,府内人多耳杂会传出风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他们绝不可踏入成都半步,否则必泄露行藏。王昱要办到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地送他们到一个绝对安全,又不虞泄露风声,且是宜游宜居的世外桃源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讶道:「天下竟有这么一个好地方?」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那亦是你安置小敏儿的不二之选,一举解决所有问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道:「勿卖关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道:「何来闲情?飞马牧场是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好计!」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又问道:「若他们问我,为何从南诏迁返中上,我如何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今仗之所以能成功杀死练元,予我很大的启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问道:「在哪方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道:「就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在杀练元前,任何的错失。我们都可反输出去。」

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战争有哪趟不是这样子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有哪次像今趟般,到我们发现练元的飞轮战船队和三百多个北帮高手精锐,我们方清楚晓得面对的是甚么?」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终于点头,道:「这倒是事实。而没有天师的『亡神啸』,练元势见烟花讯号立即来援,我们便耍不出把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又道:「我开始有点明白你的意思。此仗胜败关键,是因有精通水战的天师为我们主持大局,策略、

daocaorenshuwu.com

战术上无懈可击,最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若没有天师和法王的四枝鱼枪,使练元伤上加伤,

daocaorenshuwu.com

能否令他授首,尚为未知之数。」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从北帮关外的实力,可窥见田上渊在关中的实力,更是其重兵所在。忽然间钻出个叫九野望的人来,此人才智、武功均与田上渊相埒,不到我们不承认,宗楚客和田上渊的联盟,一明一暗,有谋朝篡位之力。强如台勒虚云,亦在他们手里吃大亏,如非得我们把杨清仁捧上大统领之位,台勒虚云压根儿丧掉还击之力。」

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现在我们去掉练元,原本倾斜向韦宗集团的天秤,立告大幅摆向我们的一边。」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勿想得太乐观,问题在我们屡次以为摸清了老宗和老田的底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后来都发觉是错的。例如九卜女,直至她吹出毒针前,我们仍懵然不知有这么一号的人物存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叹道:「唉!说得对!」

稻草人书屋

接着道:「这么说,今次请他们回来,是要加强我们的实力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道:「基本是这个样子。不论万仞雨、风过庭或觅难天,均为可与台勒虚云、田上渊之辈分庭抗礼的不世高手。万仞雨对关中剑派的子弟更有惊人的号召力,可一呼百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