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四章 雁行效应

龙鹰离开守卫森严的御书房,宇文朔、高力士,还有李隆基,正在以半廊连接的轿厅(停放轿子的屋子或供客人、主人上下轿的地方,也是供轿夫喝茶休息的处所,不完全等同于现代车库)等待。前两者该为候命,李隆基则是营造和他碰头的机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一洗颓气,神采飞扬,双目闪闪有神,顾盼生威,令人心折。 稻草人书屋

高力士不待龙鹰说话,径自进入御园,到御书房伺候李显。 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定神的大量龙鹰,叹道:「范爷神人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厅内得他们三人,宫娥、伺臣退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知他从高力士处晓得成功杀练元之事,故有此感叹。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来到两人身前,向李隆基欣然道:「记得临淄王向太医大人说过的『雁行效应』吗?小弟幸不辱命,终炮制出这么一个可能性,往后就要看临淄王的本领。记着,小弟和你在洛阳时已是素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呵宇文朔听得一头雾水时,高力士掉头回来,向李隆基道:「皇上召见临淄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望向龙鹰,隐隐猜到李显的召见,与龙鹰提起的雁行效应有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快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欲言又止,随高力士去了。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满脸疑惑,问道:「是甚么一回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我赶着出去,边走边说如何?」 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并肩举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压低声音道:「上官大家在广场等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表示明白,这是上官婉儿最便捷和他密话的方法。想起她卓约迷人的风情姿采,现今两人关系又已是不同,不由心里一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道:「所谓雁行效应,是临淄王向太少提出来,意指雁群里的领头雁,在前方领飞,其他雁儿便结成阵势,随领头雁不惧风雨的飞往遥远的目标。」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算相当聪明,把握个大概,问道:「谁是此领头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相王!」 www.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失声道:「什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笑道:「勿要惊惶,领头雁后不但有临淄王,还有太平和台勒虚云,包保飞得既有态势,且不偷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叹道:「可是相王似从未试过飞离地面,怎可能在一夕间变为擅飞的领头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苦笑道:「但愿我们有另一选择,今回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试问当今之势,有谁比他有资格坐上大唐监国之位,而皇上亦可振振有词,撑皇弟到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动容道:「监国?」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遂将刚才和李显的对话,不厌其详的道出来,还有自己的想法,好籍宇文朔进一步向受命的李隆基解说。

稻草人书屋

止步。

稻草人书屋

廊道尽处就是麟德殿的正广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精神大振,赞许道:「范爷此计,妙绝天下,如若成功,可一下子扭转局势。他奶奶的,我们郁闷太久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一向措辞优雅,罕有说粗话,现在忍不住爆出一句,既是近墨者黑,也是代表心内的兴奋和激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李重俊兵变后,韦宗集团气焰烛天,恃势横行,奸佞当道,小人得志,而他们一方,除了捧杨清仁登上右羽林军大统领一职,稍挽颓势外,其它时间尽处于捱打之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燕钦融被韦族活生生打死,支持李显者全被压得抬不起头来,人神共愤。

daocaorenshuwu.com

可是,龙鹰的「雁行之计」却可使相王李旦成突起的异军,形成可与恶后、权相抗衡的力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续道:「娘娘和老宗肯定全力反扑,又策动朝臣里的走狗,从各方面动摇长公主的提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论影响力,太平绝不在娘娘和老宗之下,只是以前压根儿不到她干涉插手,亦找不到切入点。论辩才,太平肯定高于娘娘,可和老宗平起平坐。他奶奶的!这正是雁行效应的初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两人步入广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辆马车停在一边,有七、八骑从卫。

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低声道:「高大玩了一个小把戏,传出风声,说上官大家姊儿爱俏,恋上了河曲之战的大英雄范轻舟。于她眼中,老范等于另一个龙鹰,令她有重温旧梦的动人感觉,而因此谣传,你和上官大家的交往,理所当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苦笑道:「高大想得周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破偕十多个飞骑御卫,从右方步行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一眼扫去,随行的十多个飞骑御卫,人人精神抖擞,神气内敛,莫不是一流的好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宇文破摆一个手势,从卫们全体立定,仅他一人走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讶道:「大统领竟能在这样的形势下,成功建立自己的亲信班底,非常难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道:「那是太子兵变前的事,不受外力干涉,然而好日子一去不返,像现在的杨清仁,调迁用人全须看韦温的脸色,最近他想革掉一个不听命的副将之职,亦因韦温的干涉作罢,多么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