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七章 故人北来

龙鹰一觉醒来,日已过午。

神智虽回复清晰,一时却不愿起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岭南之变首先闪过脑际,旋又被他硬压下去,改为想些较有益身心的事。花落小筑静悄悄的,伺候他的年轻侍臣不在小筑的范围内,充盈午后的宁和。

www.daocaorenshuwu.com

天气转寒。

稻草人书屋

冬天哩! www.daocaorenshuwu.com

西京亦进入它政治的寒冬。 稻草人书屋

显而易见,龙鹰本该忙碌的一天,意外地偷得浮生半日闲。有关人等如李隆基、高力士和宇文朔三个最该来找他的人,并没有来找他。可想见「雁行之计」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个个难以分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现今的形势里,尤突出睡觉的效益,南柯梦醒,人世的事已不知翻了多少番。 www.daocaorenshuwu.com

难得才有空出来的时间,该如何好好打发,这是个新鲜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与林壮等兄弟早有约定,到西京后尽量避免接触,以免落入敌方探子眼里。兴庆宫的侍臣经高力士特别安排,是可靠的,可是宫卫则难保有给韦族集团收买了的人混在其中,小心点总是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现在对李隆基持何种态度?龙鹰想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闵天女仍在西京吗?昨天他问少一句,否则现在便晓得答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或许,可趁此机会到七色馆和香怪等一众兄弟打个招呼,了解香料买卖的情况。然后,该是拜访无瑕的好时光了。

稻草人书屋

想到这里,从榻子弹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七色馆走到街上,心内温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七色馆从无到有,创造了香料界的神话,其「七色更香」更是闻名全国,也令七色馆成为游人必到之地,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香怪收了五个徒弟,传授制香秘技,原来他已有金盆洗手之意,并在关西买了块土地,兴建他心目中的理想家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创业时的旧人,由于起始时辛劳过度,大多有倦怠之意,退下前线,因而引进了很多新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人赚个盆满钵满,年纪又个个不小,返田园享点清福,人之常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不了几步,再次生出被注视的感应。刚才离开兴庆宫,他有同样的感觉,可是,当他展开魔感,感觉离奇消失,晓得监视者乃类近无瑕般级数的高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此刻感应又来了,且断定为同一人。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别头瞧去,于午后稀疏的行人里,捕捉到一闪即逝的雄伟背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心领神会,掉头而行,见对方没入的铺子是间茶室,毫不犹豫进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茶室内客人不多,十多张桌子,零星坐着七、八个茶客,神态悠闲,人人一副天塌下来没闲去管的神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人独坐一角,帽子压着眉毛,正朝他现出笑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大喜来到桌前,在他对面坐下,先应付了来招呼的店伙,叹道:「宽公别来无恙。」

稻草人书屋

竟然是曾为突厥国师的宽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宽玉欣然道:「我到西京近一个月,终于见到轻舟,还以为不知须等多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开心的道:「羌赤、复真等兄弟近况如何?还有雄哥、明罕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宽玉道:「大家都很好,我们在山海关的买卖愈做愈大,然而你想不到的,是我反在这时候生出急流勇退之心,因为这并非我做人的目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讶道:「那宽公想干甚么呢?」

daocaorenshuwu.com

宽玉脱下帽子,露出魁伟奇特的面容,道:「经过这么多年养尊处优的日子,大伙儿对大江联的仇恨都丢淡了,只有我是唯一的例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又道:「有些事是勉强不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喜道:「这才正常嘛!」

稻草人书屋

接着道:「宽公的心情,我是明白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宽玉感慨万千的道:「以千计的族人,能成功返回西域,还因默啜势弱,无暇理会,让他们无惊无险地各自回归本族,完成梦想,是令我们心内仇恨转淡的主因之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叹道:「真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宽玉道:「全赖轻舟排除万难,才能玉成他们的心愿,回想起来,无人不暗抹一把冷汗,心呼侥幸。确精彩绝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听宽公的语气,是否要结束在山海关的经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宽玉道:「任何事干久了,都可变得索然无味,因那并非我们习惯和憧憬的生活,只有塞外的大草原,才为我们理想的寄身之所。故此当我提出结束山海关业务的建议,竟人人赞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你们打算何时返塞外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宽玉道:「他们早离开了,有小部分在当地娶妻生子的,留下来在幽州一带生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担心的道:「他们是否回归突厥本族?」

www.daocaorenshuwu.com

若然如此,将来和默啜的终极一战,大可能与他们在战场相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宽玉明白他的忧虑,道:「轻舟可放心,到中土来的族人,绝大部分属附庸于突厥本族的弱小民族。对外人来说,他们是突厥人;但对默啜来说,则为外人,是可牺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