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八章 韦宗夜话

没想过的,姚崇刻下竟然在京。

宗楚客道:「姚崇何时来京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后道:「河曲之战后皇上对姚崇一直念念不忘,说他重君臣之义,屡次想召他回来任相,均被姚崇婉拒,皇上也不敢逼他,到李重俊之乱尘埃落定,他又向本宫重提旧事,今回却非任官,而是赐他修德坊一所大宅。姚崇两个月前回来,在本宫阻拦下,未见过皇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沉吟道:「太平为何去见姚崇?」

www.daocaorenshuwu.com

韦后道:「你来告诉我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宗楚客该在苦苦思索,没答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后道:「多少和太平昨夜与皇上的密谈有直接的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道:「今天本宫故意到麟德殿去,看皇上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道:「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后道:「表面上和平时没两样,可是怎瞒得过本宫?皇上似下了某一决定,眼神坚定。本宫和皇上说及大婚的事,特别提起范轻舟返回南方筹款的事,夸奖了范轻舟几句,皇上却心不在焉,还有点不耐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心忖此女人确够奸狡,对自己的夫君用心术,不念半点夫妻情义。听她提起李显时,语调冰冷,像说着个毫不相干的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宗楚客终被说服,同意道:「很不对劲!」

稻草人书屋

又道:「皇上一句没提太平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后恶兮兮的道:「由本宫主动向他提出,问皇上太平为何漏夜来找他说话,有什么事不可待至天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宗楚客紧张的道:「皇上如何答娘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韦后道:「皇上说与春祭有关,太平想办个追思武则天的盛大仪式,并着本宫勿追问下去。唉!自燕钦融一事后,本宫和皇上的关系很差,本宫亦不想逼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不解道:「依娘娘这么说,范轻舟见皇上的时间很短,属礼节性的会晤,为何娘娘认定他从中弄鬼?况且范轻舟与太平少有来往,太平亦表示过不信任范轻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韦后道:「不理李清仁是范轻舟直接或间接将他捧上大统领之位,始终与范轻舟脱不掉关系,凭此大功,太平理该对范轻舟另眼相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道:「可是范轻舟出宫入宫,未与李清仁有过接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后叹道:「本宫的感觉错不了,一件针对我们的阴谋正在酝酿,否则为何太平早不去找姚崇,偏在与皇上密谈后翌日见他。太平还整夜未阖过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道:「确非常可疑。但姚崇可以起何作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后没好气道:「此正为本宫来找大相的原因。」

www.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冷哼道:「姚崇现在的地位,有点似当年的『国公』狄仁杰,只是没有名位和权力。太平找他,当然是问计,看如何可振作皇权。哼!而不论他们做什么,最后一招仍操控在我们手上。待上渊处理好关外的事回来,娘娘何时点头,我们何时发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听得心花怒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如所料,毒后奸相,须待老田回来方可发动混毒之计,等于说明九卜女仍在目下唯一负责的人,而必须通过田上渊,始能指派九卜女出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猜不到太平找姚崇干什么,他却清楚知道,太平是为请姚崇动手写这个关乎到大唐继承人的奏章。

稻草人书屋

另一个有此才具者是上官婉儿,可惜太平并不信任她,视她为韦后、武三思的人,怎容上官婉儿有出卖她的机会。燕钦融事件的外泄,太平和李旦定将此账算到上官婉儿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后不耐烦的道:「在这个时候,上渊怎可离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宗楚客这个情夫面前,韦后不时透露有别于龙鹰印象中的她的真性情,躁急而欠缺耐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宗楚客苦笑道:「上渊在关外的兄弟遇到前所未有的重挫,损失惨重,故必须亲往处理,稳定阵脚。娘娘放心,计划成功后,一切困难均迎刃而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后道:「范轻舟这边离开,北帮那边便出事,说与范轻舟没关系,谁相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道:「也可以是有心人故意营造出如此假象。即使上渊,亦怀疑范轻舟是否有此能耐,太匪夷所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稍顿后,续道:「出手者,须经长期在旁默默窥伺,本身又有这个实力,巨细无遗掌握北帮在关外船队的调动,觑准时机,以雷霆万钧之势,对准北帮要害予以沉重一击。范轻舟没时间准备和部署,手上亦欠缺此实力,怎可能甫离京,立刻寻到北帮的要害,狠施辣手?」

www.daocaorenshuwu.com

韦后道:「大相是指黄河帮或竹花帮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不屑的道:「黄河帮尚未成气候,竹花帮若来是送死的份儿。楚客和上渊猜的是一直隐在秘处的大江联,此亦为他们一贯的作风。当年黄河帮与北帮交战之际,大江联精确掌握,突袭上渊的帅舰,舰上虽有上渊坐镇,且高手如云,仍落得伤亡惨重的局面,可知大江联有多可怕的实力。如此情况,今天重演一次,毫不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