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第十一章 经咒灵牌

因如赌坊。

水榭。

台勒虚云在他旁坐下,道:「这回李显似是真的醒悟,令他下大决心,选皇弟为监国,将整个局面反转过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道:「自我告诉他,杀武三思者为田上渊,并且接下来将以相王和长公主为铲除目标,李显沉吟片刻后,即使人召唤李隆基,小弟真的没想过有这么大的变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台勒虚云仰望夜空,好一会儿目光重回龙鹰处,以带点唏嘘的语调道:「外人很难明白李显和武三思的感情,那本不可能,却偏是如此,令人怀疑前世宿孽的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或许这是唯一的解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这句话时,他确有感而发,李显与武三思,实超越了一般君臣情义,其关系之密切,龙鹰从亲身体会的几件事,便对台勒虚云提的「宿孽」深有同感。 稻草人书屋

台勒虚云道:「此事异乎寻常,李显为何不立即问计于轻舟,反召李隆基来商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早习惯了他开门见山式的质询,他总比其他人想深几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苦笑道:「他非是没问我,却因我对政治一窍不通,问不出答案。我遂提议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是把相王捧上一个可与权相、恶后抗衡的位置,既要削老宗的权,又须减弱娘娘对朝政的影响,至于如何可以办到,我实一筹莫展。我告诉他,不论采何种手段,必须不动声息,事前不露半点风声,只可以找他皇族的人商量,其他没一个是可靠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台勒虚云微微颔首,似乎满意龙鹰提供的「事情真相」,道:「李显一生犯错,却在大祸临身前的一刻,选对了人,想不到一向醉生梦死的一个人,竟能提出力能颠覆整个大唐皇朝现今权力架构的绝计,直接挑战韦后和宗楚客手掌的权柄。真正的李隆基,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知李隆基惹起台勒虚云的注意,当然也联想到李隆基手下卧虎藏龙,绝非一个风花雪月的皇室贵胄般简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亦不打算为李隆基左瞒右瞒,因徒费心力唇舌,劳而无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况现时已到了「见龙在田」的阶段,不露锋芒再不合时宜。 www.daocaorenshuwu.com

道:「刚才我返兴庆宫,坐未暖椅,李隆基过来找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台勒虚云兴致盎然的问道:「有何说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他从李显处清楚了我这个角色和所处位置,省去了多余的说话。嘿!我便如小可汗般好奇,问他为何与别人口上的他分别这么大。他答我,此乃审时度势下的避祸良方,就是势不予我下,绝口不提政事,还设法消除父兄和娘娘间的紧张关系。不过,李重俊的被杀和兴庆宫遭袭,令他晓得龟缩再非办法,必须有所作为,否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www.daocaorenshuwu.com

台勒虚云叹道:「好一个『识时务者为俊杰』,今次我们全赖他,方有扭转局面的千载之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放下心来,知因共坐一船,要对付李隆基,该为韦、宗伏诛后的事。 daocaorenshuwu.com

台勒虚云淡淡道:「宗晋卿已先他兄长一步,到地府去见阎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愕然道:「老田不是在洛阳吗?玉姑娘如何下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台勒虚云欣然道:「正因田上渊在洛阳多少天,宗晋卿陪足多少天,故田上渊前脚刚离洛阳,宗晋卿急不及待的去会佳人,造就了玉姑娘绝佳的机会。过程并不容易,玉姑娘还受了伤,幸好终大功告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听到无瑕受创,龙鹰的心抽搐了一下,想不承认对她著紧也不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台勒虚云道:「玉姑娘在归途上。」 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此事势对老宗造成前所未有的打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台勒虚云道:「此必然也,也令西京举城震动,空出来的位子,将成为我们未来监国的试金石,关乎双方盛衰。」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就是无瑕能发挥的惊人威力。当年若她成功在塞外杀死龙鹰,整个天下形势将朝另一方向走,而无瑕差些儿办到了。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问道:「我们可拿哪个人去取代宗晋卿的位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台勒虚云随口道:「姚崇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可肯定杨清仁刚见过台勒虚云,令台勒虚云掌握了最新形势,明白「范轻舟」在整件事里的定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抓头道:「姚崇乃良相之才,用之去管治一座城,实大材小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台勒虚云道:「但姚崇更是当朝大臣里最懂政治的人,晓得留在京师和任职洛阳能起的不同作用。像他般的旧臣,与黄河帮关系深厚,最重要的,是姚崇绝不受宗楚客的摆布。」

www.daocaorenshuwu.com

又道:「非常时期,须有非常的手段。以姚崇的德望,不论甘元东,又或纪处讷之辈,哪来和他争的资格。尤占优者,姚崇现在赋闲在家,肯点头立可上任。我怕的,是他不肯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