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魔后邪帝

倏忽间,龙鹰明白过来,为何每次对上无瑕,总落在下风,原因在乎魔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亦是「认知」和「感觉」的争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像无瑕这句大有任君处置的话,带着强烈色欲的暗示,撩起了魔种深层、近乎原始的魔性,燃着了龙鹰的欲火,就若当年在风城里,于激烈的杀伐后,他失去了清醒,在裸形族四女动人的肉体上尽情发泄那般,完全绝对地失去自制力。其时之所以那么样,是因魔种受血战的刺激转趋强大难制,相比下转弱的道心退藏,魔种出而主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杀戮和毁灭的另一端就是生机和成长,是至阳和至阴的分别。在平常的状态,阳中有阴,阴中有阳,太极运转,阳顺阴逆,达致完美的平衡。可是在战场上极端的情况下,强悍难驯的魔种出而主事,道心隐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魔种渴求的再非杀戮,而是生命的追求,男女的欢好,故忘掉一切的与四女疯狂交合,醒过来时不遗半点记忆,因为道心那个时候并不在场,非为当事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的媚术之所以能处处克制龙鹰,是因其至阴至柔的特性,虽与仙子端木菱的「仙胎」尚有一步之差,可是对魔种的影响力仍是不容小觑,一旦全力向龙鹰施术,立即激起龙鹰魔种渴望生机的魔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龙鹰的「感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无瑕变为色欲和生机的化身,每个神情、姿态、表情,惊人地吸引着他,但愿可抛开一切的和她携手寻欢,极尽鱼水之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他的道心再非吴下阿蒙,已成至阴无极的雏形,有足够的能力抑制深心处的魔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清溪之战,失陷的是他的道心,令道心和魔种分离,因为无瑕当时对付他的,是「拈花指法」,以精神奇功为主、媚术为辅,皆因不晓得他魔门邪帝的身份。他不知无瑕如何悟通来自「玉女心功」的媚术可克制他的魔种,或许纯粹出自直觉,今次针对他的战略,是彻头彻尾的媚术,辅以「天魔妙舞」,以柔制刚,展尽解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方面龙鹰被惹起能冲昏脑袋的强烈冲动,可是曾入死出生的道心,也是魔种至阳无极里的那点真阴,仍能驾驭魔种,逐欲浪而行,保持澄明清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清楚晓得无瑕在说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她真的与龙鹰合体交欢,是犯了玉女宗不得与心爱男子欢好的天条,既然是谎话,那就是要迷他心智,然后狠下辣手,置他于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千里追来,是因隐隐感到「玉女心功」与魔种天性相克,大有杀死他的机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是「认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的心似被撕开成两边,「认知」和「感觉」处于对立和相反的状态。

www.daocaorenshuwu.com

眼前的绝色美女,既可怕又可爱,挑战龙鹰驾驭魔种的能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亦可断言,无瑕好不到哪里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无瑕亦天然地被魔种吸引,情况一如仙胎魔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春葱般的玉指,吸引着龙鹰的心神,若能召唤他心里某种强烈的冲动,勾掉他的魂魄,可将「天魔妙舞」的精粹,融浑在她的纤纤玉手处,充盈没丝毫刻意或斧凿之痕、超乎世俗的美态和媚惑,「玉女心功」至此尽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从隔河递手,到玉指妙舞,正是能破他「道心种魔大法」凌厉至极杀着的起手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的道心稍有失神,立陷万劫不复之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比之当年清溪之战,到扮「范轻舟」与无瑕数度交手,又或是康老怪那一趟,无瑕的「玉女心功」不住精进,而龙鹰大有可能乃她进步的主因,源于输进她经脉内的一注魔气。从发现、掌握、了解至消除,正是个内家修炼的过程,也使无瑕成为可击破他的人,清楚魔气是能量而非任何特异的先天真气。如果不是曾经历第二次死亡,说不定早在飞马牧场便给她收拾了,更庆幸当时她不晓得对手是龙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脚刚离地,无瑕立生感应,仿似能锁紧他的「魔气」。 daocaorenshuwu.com

锁着他的是无瑕的心,来自阴阳交感,异常微妙。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横河而去,张开两臂,欲将无瑕拥个结实的模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笑容涟漪般扩散,一双眸神媚色溅溢,诱惑迷人至极点,从石尖升起,手继续往龙鹰伸去,中指点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剎那间能夺命的指尖离龙鹰胸膛不到三寸,蓄势待发的「拈花指」欲吐未吐之际,无瑕双眸现出迷茫异色,竟将玉手回收少许,方戳往龙鹰。 稻草人书屋

龙鹰蓦地在河水上方凌空处不可能地停顿眨半眼的光阴,还朝左晃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指尖戳在龙鹰右肩处,且被反震得滑往肩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闷声不哼的脚底发劲,撞得下方河水漩涡般陷下去,灵活如神的往上升起,一个倒翻,落往无瑕后方三丈远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半边身登时酸酸麻麻,血气不畅,暗忖「自作孽不可活」,知是送魔气入无瑕体内须付的代价,让这位天才横溢的「玉女宗」超级传人,识破魔气的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