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匡内攘外

在黎明前的暗黑里,龙鹰坐在岸旁一块大石上,静候船队的出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思潮起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与无瑕的关系,暧昧难明,谁都弄不清楚。不过,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该不用费神去想这方面的问题,因为他必须以「范轻舟」的身份,与敌周旋,无瑕面对的只可能是范轻舟,而非龙鹰。于与无瑕的斗争里,对龙鹰有利还是有害? 稻草人书屋

船队出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均和刘南光依约定在领航的斗舰上,还有五个十八铁卫的兄弟,得他们掩护,龙鹰神不知、鬼不觉的登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船队由二十五艘船组成,是「南人北徙」最后一批船,二十二艘为三桅大船,三艘为护航的斗舰级战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登船后的第一件事是修整胡须,以变成「范轻舟」的模样。能泄露「龙鹰」身份的神兵异器,早托田归道送往幽州,交由郭元振保管。龙鹰的心情很古怪,就像于此摇身化为「范轻舟」的一刻,一切重新开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亮时,龙鹰的「范轻舟」和方均、刘南光到舱厅说话,后者变回他自己,完成身份的交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神色凝重的等待他的指示。

www.daocaorenshuwu.com

久别重逢,本该欢天喜地,非是如此,龙鹰当然明白,因为天下再非武周的天下,而是李唐的天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均有感而发的道:「我离开神都时,圣上仍精神奕奕,唉!真没想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南光叹道:「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的祸福。」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忽然感到再没法像以前般,毫无保留地信任眼前两个合作多年的兄弟,原因他是明白的,皆因女帝已去,以前开罪他,等若开罪女帝;现在开罪他,可以投向李显。李锋正是前车之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现在最害怕的,是被己方知情者告发出卖,那第一个遭殃的,将是李隆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突然而来的想法,令他心生寒意。

www.daocaorenshuwu.com

过往胖公公屡次提醒他,在政治斗争里,不但没有人情,且无天理,他虽听在耳里,总有点隔靴搔痒,搔不着痒处。没想过今次见到方均和刘南光,竟想着以前从来不会这么想的事,并深切体会到政治斗争的残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深吸一口气,收摄心神,沉声道:「你们清楚现在的形势吗?」

daocaorenshuwu.com

刘南光道:「消息被封锁,据闻知情者个个守口如瓶,唯一清楚的,是李显复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在神都,发生了一场政变,二张伏诛。」 www.daocaorenshuwu.com

接着将情况扼要道出,说毕,方均和刘南光都现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龙鹰忙思其故。 daocaorenshuwu.com

方均说出原因,道:「情况仍在鹰爷的控制内。」 www.daocaorenshuwu.com

刘南光愕然道:「还以为圣神皇帝只是病重,原来…………真想不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自家兄弟,客气话不说了。方老哥的问题比较复杂,可是南光若要全身而退,眼前是绝佳的时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刘南光不解道:「现时和以后有何分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答道:「暴风雨正在来临中,我必须以『范轻舟』的身份来应付,故此南光若想抽身,此其时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均问道:「暴风雨指的是否朝廷的斗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内有内斗,外有外斗,北帮的崛起,是凶兆,有武三思和宗楚客在后面撑腰,首当其冲的是黄河帮,接着会将势力扩展往大江,掀起江湖的腥风血雨。对北方我们是无能为力,但必须守着大江的防线,否则田上渊将席卷南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南光咋舌道:「北帮有这般厉害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你还未告诉我你的想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南光叹道:「太迟了!由成为『范轻舟』的第一天开始,已经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现在做的工夫,是先匡内,后攘外,不容己方的阵营有破绽漏洞。刘南光和方均属核心人物,却与风过庭、万仞雨、觅难天和符太等有分别,不像风过庭等他不存丝毫疑虑。所以弄清楚他们心意,至为关键。辨别一个人的真诚,龙鹰自有测其心内波动的一套办法,就像掌握李锋。一旦发觉对方出问题,无论他多么不情愿,为了大局,必须先下手为强,杀人灭口。刚才他因这个想法,心中战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政治就是这个样子,成王败寇,妇人之仁没容身之隙。女帝屡欲杀上官婉儿,正是因她晓得很多不该知道的东西,可影响龙鹰的成败。幸好龙鹰从没有告诉她李隆基的事,否则现在最该除去的人是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刘南光续道:「如果你将我现在的生活从我处拿走,我就像个本有百万家财的人,忽然变成不名一文的穷光蛋。以前的生活既乏味又没意义,一天嫌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和方均听得你眼望我眼。

www.daocaorenshuwu.com

类似的说话,龙鹰在到大江联做卧底前,曾听他提过,当时龙鹰没认真思考他的话,现在却因了解他成为当务之急,刘南光又说得言词恳切,令龙鹰的感受格外深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