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天子视野

船队在幽州城东北五十多里的怀柔泊岸,完成了悠长的旅程,标志着「南人北徙」第一阶段的工作功行圆满,接着就是如何将人送出关外。从怀柔到山海关去,须横跨檀州、蓟州和平州,超过二十天的路程,由此可知是何等艰巨的任务,没有军方的协助,近乎不可能。幸好寒冬已过,又到春和日丽的日子,加上军方准备充足,驴车、马车齐备,大减旅途之苦。 www.daocaorenshuwu.com

也如方均所言,将妇孺送到平州北面、长城内渝水东岸的渝水屯田区乃军方份内事,可是之后的运送却不宜他们参与,否则如让事情泄露,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虽可推诿于女帝,却是非常不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所在的斗舰首先泊岸,八个人立即跃上船来。人人头戴遮阳竹织阔边帽,压至眉头,领头者龙行虎步,神采飞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大喜迎上,握着那人递出来的双手,笑道:「临淄王风采胜昔,看得小民心怀大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赫然是李隆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人落后李隆基两步,笑脸如花,施礼娇声道:「商豫向范爷请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其他人纷纷施礼问好,全为十八铁卫的高手,包括头子卫抗在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方均和刘南光忙趋前向李隆基请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隆基含笑应对,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龙鹰,手握得更紧,双目熠熠生辉,发自肺腑的道:「辛苦鹰爷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李隆基再不是当年的李隆基,充满强大的信心,还透出某种有着强烈个人风格的气质,举手投足,魅力四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松一口气道:「没想过你老哥来接船,给吓了一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道:「为何长了一脸胡须呢?不是想扮小弟吧!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没立即答他,转向方均道:「立即卸人、卸货,须在入黑前抵达渔阳西面的清平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方均领命下船,刘南光跟在他后面。负责载人三桅船的全为江舟隆的兄弟,没有刘南光打点是不行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放开左手,用右手拉着龙鹰朝靠岸的一边走过去,商豫和卫抗等知两人有话说,知机的散往各方,保持警戒。

稻草人书屋

两人来到船舷处,俯瞰船只纷纷泊岸的情况,码头处虽聚集数百马车、驴车,以百计的人员在忙碌着,可是一切井井有条,不现丝毫乱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这才放开他的手,倚栏四览,悠然道:「为了完成鹰爷『南人北徙』的壮举,我忙足半年,鹰爷现在看到的二十座码头是在这期间陆续落成,渝水那边的屯田区亦花了大量工夫,安全至上,否则功亏一篑,会令人格外不服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似瞧着最珍贵的东西般打量他,叹道:「万仞雨和龙鹰都没有看错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李隆基迎上他灼灼的目光,道:「到了这里,方明白我大唐的领土是多么辽阔,是如何难以驾驭,才明白鹰爷的丰功伟业。然而要到得闻『南人北徙』的大计,方真的清楚鹰爷的为人和心胸。鹰爷问我为何长出一脸须髯,原因是希望可有始有终,亲送这批逾万的老弱妇孺出关。」

稻草人书屋

龙鹰皱眉道:「我有更重要的事须你老哥亲自出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隆基微笑道:「这个隆基明白。该花不了多少时间,我已拟定计划,有信心在一个月内完成行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呆瞪他好半晌,终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明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哑然笑道:「鹰爷仍当隆基是那个被关在东宫内、不知人间何世的小子吗?五年哩!学懂了很多事,因而猜到鹰爷现在需要的,是能影响朝政的人。这个人就是隆基,对吧!」

daocaorenshuwu.com

稍顿续道:「事实上我在这方面一直有做工夫,触发我的正是鹰爷你,当来自『大汗宝墓』的大批珍宝送至隆基眼前,看得目眩神迷时,心中响起『财可通神』这句话。鹰爷的脑筋比隆基灵活多了,在那之前,我从未想过把金银珠宝用于这方面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有些儿难以置信的道:「你老哥有过人的学习能耐!」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欣然道:「只有得鹰爷赞赏,隆基才真的心中欢喜。原来贿赂也是一门学问,送礼的对象?如何送礼?在甚么情况下送出?送礼的手法?须精心策划。大忌是顾此失彼,或使受礼者认为你另有居心,致弄巧反拙。」 daocaorenshuwu.com

斗舰驶离码头,让出泊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注视着码头上卸人、卸货的热闹情况,兴致盎然的道:「我没想过可以这么复杂,送礼不是交易来的吗?以前二张卖官,是明码实价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道:「谁也可以这么做,独隆基不行,且不明智。我变卖了一半珍宝,得到大批黄澄澄的金子,超过万两。收买东宫的下人,用了近三千两,打通所有关节,弄清楚他们主子的喜好,方才出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咋舌道:「变卖一半,竟可换回这么多金子?」

稻草人书屋

李隆基惋惜道:「如非我急于脱手,可叫更高的价。现在归道和他的兄弟到幽州来,我有足够的财力让他们家肥屋润、安居乐业,少个子儿都办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