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洛阳风云

六、七个人从后门拥出,当中一人赫然是日安居的大老板丁冲,往日常挂胖脸的笑容再不复见,血色褪尽,咬着唇角,眼神仍然坚定,显示他不会轻易屈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是给强押出来,左右两个大汉分别抓着他的臂膀,最惹龙鹰注目的男子,负手跟在丁冲身后,此人体型魁梧伟岸,三十一、二岁的年纪,双目精芒闪闪,瞳仁带着奇异的紫蓝色,肯定不是天生的,是因练某种奇功异法而形之于目,凭此已知他有惊人技艺,武功不在北帮龙堂堂主乐彦之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附近不见半个城卫,似乎都故意避开了,任由这群恶汉可无视皇法,为所欲为。被拦在这边的行人纷纷掉头离开,是怕事,也可能是不忍目睹,剩下龙鹰一人。拦着这边路的七、八个大汉,目光全落在他身上。

www.daocaorenshuwu.com

眼看丁冲给押上停在后门外的马车,龙鹰再无别的选择,沉声喝道:「且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日安居后门外虽聚集逾三十个武装大汉,可是人人默默办事,即使拦着路人,也只是以手势做指示,闲人更是噤口不语,声音来自经过的马车,这截街道大致上陷进沉默里,龙鹰如此开腔说话,打破静默,立即生出近乎「石破天惊」的效应,惹得众恶汉无不朝他瞧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最接近他拦住去路的七个大汉,个个目现凶光,如看着个来找死的疯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中一人伸手往龙鹰推来,低喝道:「勿闹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他一句话,龙鹰知他是耐着性子,非常克制,因而晓得这帮人与官府间有协议,官府虽放任他们在城内办事,然理该不准许他们扰民。此认知非常重要,现在对方祸及正正当当的生意人,虽仍与易天南有关系,有可能已越过了官府定下的界线。如此的合作,明显是官府与黑道的勾结,可见女帝在位时洛阳吏治清明的风气,一去不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汉伸手推来的动作,落入龙鹰眼里缓慢不堪,空门毕露,若出手,一招可送他归天,当然不会如此做,除非要大开杀戒。 www.daocaorenshuwu.com

对方虽人多势众,但除那目泛紫蓝的高手与自己有一拚之力外,其他能多挡几招者,数不到五个人,这样的实力,足可横行江湖,可是比起龙鹰,特别在过去的大半年,他将天师传授的「黄天大法」成功融合在他的魔功里去,巩固「至阳无极」的功法后,他有把握在十数息内,打得其他人没一个爬得起来,然后全力收拾目泛紫蓝的高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个想法对他有很大的吸引力,只恨不可付诸实行,思索着时,他悠然越过推他的大汉,像对方让路般擦身而过,大汉一手推在空处,还因用错力道,朝前倾跌两步。

daocaorenshuwu.com

附近数汉喝骂四起,两人左右逼过来,一人运拳抽打他腰胁,另一人挥掌劈他肩膀,下手再不容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左晃右摆,两人击在空处时,倏地加速,在其他人来不及反应下,穿过拦路人墙,朝围着丁冲的那群人走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阻挡下,丁冲看清楚来干涉者竟是「范轻舟」,登即脸现喜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眼带紫蓝的高手旁的十多个手下,人人手按到兵器处,眼现杀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身后叱喝连声,数人往他扑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住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忽然加速,避开收不住势子望他后背劈下来的一刀,就在离丁冲那群人五步许处立定,神态闲适自然,似是正漫步街头,凑巧到了这处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眼带紫蓝的高手目不转睛的打量龙鹰,也是他喝止手下,双目射出惊疑不定的神色,不剩是因龙鹰能惊世的身法、步法,更像认出他是何方神圣。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抱拳道:「大江范轻舟,敢问仁兄是哪条在线的朋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带紫蓝的高手排众而出,喟然笑道:「险些儿『大水冲倒龙王庙』,本人郎征,乃北帮田大龙头座下三大战帅之|,想不到竟在这里遇上范爷,大龙头数天前还在我们面前大赞范爷。」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听得心中暗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本猜郎征为乐彦之外的虎堂堂主,岂知另属甚么「战帅」,那至少还有两个与郎征同级的人、这般的实力,大出龙鹰意料之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帅」之名,本身已杀气腾腾,且会招朝廷之忌,北帮仍敢如此肆无忌惮,可知背后撑他们腰的手多么有力。 daocaorenshuwu.com

洛阳再非他认识的「神都」,须重头学一遍。 www.daocaorenshuwu.com

郎征走到他身前,伸出双手与他相握,态度诚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郎征的姿态,大致勾勒出他现时与北帮的关系。田上渊当然不会对「范轻舟」格外开恩,只因为了统一北方,无暇他顾,「范轻舟」又是他南下的踏脚石,对付竹花帮的厉害棋子,赚大钱的伙伴,故全力笼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手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搭着郎征的肩头,走到一旁低声道:「郎兄不知因何事来找丁老板的麻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郎征道:「不过问两句话吧!范爷与他是何种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