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四章 情债情偿

沈香雪脸染红霞,嗔道:「说得好好的,忽然又不正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强压下因易天南遇难而来的伤痛,因「范轻舟」是不该为此悲苦的。笑嘻嘻道:「不是一件是糟,两件也是糟吗?莫要辜负良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香雪骂道:「小器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旋又正容道:「勿岔远了!答人家的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叹道:「和你们合作,等于与虎谋皮,天才晓得你们何时反噬小弟一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沈香雪耸肩道:「噬你一口对我们有何好处?大家目标不同,合则有利,更可以有不同的结盟方式,只须视田上渊为我们的共同敌人便成。为安你的心,现在我们不须你任何承诺,先向范爷提供有用的消息,让范爷清楚我们的诚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微耸香肩的动作可爱娇憨,看得龙鹰怦然心动,与说起正事一本正经的模样,形成对比,格外惹人遐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这番话肯定是台勒虚云教的,有百利无一害,说服力强大,不接受的是蠢蛋。从任何方向瞧,如「范轻舟」真的是范轻舟,解决突厥人的问题后,在北帮来势汹汹的崛起下,「范轻舟」和台勒虚云确没有不连成一气、共抗大敌的道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道:「有可能刺杀田上渊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香雪叹道:「早试过哩!就在陶过遇刺身亡后的六月,我方出动五个高手,扮作黄河帮的死士,在准确的情报下,奇袭田上渊的座驾舟于赴西京的途上,没想到不但田上渊有惊世艺业,随行的十多个高手亦高强至出乎估计之外,虽杀死或重创了其中七、八人,田上渊竟能力保不失,到其他船只的人来援,我们已失时机,且无不负伤,不得不退。唉!刺杀变成打草惊蛇,一时使我们对北帮再无能为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内唤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竟如此厉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别人不清楚,却非龙鹰。这场刺杀可说是台勒虚云试图力挽狂澜的最后手段,来个「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是对势力日趋强大的北帮的斩首行动,故出动的肯定是大江联最强的阵容。如无瑕、杨清仁、洞玄子、香霸,由复元的台勒虚云亲身领军,这样仍没法置田上渊于死,那田上渊现时的实力,足可和当年全盛的大江联争一日之短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香雪现在向他泄露的乃最高机密,如向田上渊泄出,正对刺客的真正身份疑神疑鬼的田上渊,至少信大半,大江联的「北犯」将曝光,顿成恶斗之局,于台勒虚云大大不利。而台勒虚云竟容沈香雪透露予他,一来是显示诚意,让「范轻舟」晓得北帮非是他和竹花帮应付得来,更重要的原因,是当「范轻舟」知悉其事时,可轻易猜到是他们干的,那时会认为台勒虚云有心隐瞒,大损双方合作的可能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香雪是不得不告诉「范轻舟」。 稻草人书屋

难怪美人儿不肯登榻,身负重任也。

daocaorenshuwu.com

着与「范轻舟」有男女亲密关系的二姑娘来说服他,是高明的手段,因她可以柔制刚,逼他心甘情愿的表态,让她可向台勒虚云交代。正因有重任在身,故二姑娘虽不介意向他献上肉体,让他再亲香泽,也藉此拴着他的心,却不是今夜,因她必须尽快向台勒虚云报上此行的结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里,龙鹰是真的心动,却与男女之事无关,因大有再窃听台勒虚云大计的机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目前北方风起云涌,瞬息万变,朝廷如此,江湖更甚。阔别中土不过短短数月,各方势力已拚个你死我活,往昔的势力均衡再不存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占尽上风的一方是韦武集团,以及其下为虎作偎的北帮,连台勒虚云也要退避三舍,事前怎能逆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台勒虚云愈早掌握「范轻舟」的意向,愈能在这个黄河帮处于水深火热的关键时刻,作出决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皱眉道:「你们有打算警告陶宏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沈香雪道:「可以做的都做了,就看陶宏肯否忍辱负重,黄河帮始终是有过百年历史的大帮会,深入民心,想将黄河帮连根拔起,不是两、三年可办到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放下最迫切的心事,暂时不再担心黄河帮,台勒虚云有人在黄河帮做内应,提醒陶宏只须一句话,办到自己没法办得到的事。陶宏不听,谁都没法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香雪咬着唇皮,道:「范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收摄乱成一团的思绪,朝她瞧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美人儿避开他的目光,垂下螓首,以蚊蚋般的微细声音道:「明天香雪起程到西京去,你现在须给出一个确切的答复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笑道:「看在二姑娘份上,我范轻舟接受这个初步的协议。是否要到长安才能再次见二姑娘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香雪大喜,瞄他一眼,道:「君子一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接下去道:「就此一言为定,对付田上渊一事上,我们是站在同一阵线。然而田上渊一天未往大江扩展势力,我须和他保持合作关系,所以休想我在北方帮你们的忙。记着!勿要出卖小弟,我晓得你们太多见不得光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