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章 枪来剑往

当龙鹰见到宗楚客之弟宗晋卿,想的却是武三思。

daocaorenshuwu.com

是否一直低估这个奸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武三思般处于权势之巅者,不可能任由别人摆布。洞玄子对他的影响力,比一个谋士或许大上一点,因为亦可能是武奸鬼的半个师父,传授御女之术。可是洞玄子外,依附他献谋者仍有其他人,武三思听到的不止洞玄子一把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三思、宗楚客、宗晋卿和纪处讷,形成一个有亲戚关系的小集团,成为韦武集团的核心。 www.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武三思该一直不看好武承嗣,甚或不看好他自己,故早经宗楚客向李显和韦后埋手,与他们筑起密切的友好关系,更为武三思穿针引线,打好情谊的坚实基础。一切发生于李显夫妇落难的时刻,就像识于微时,如此关系,非是自恃立下大功的张柬之等辈能动摇。群臣愈逼李显对付武三思,李显愈感张柬之等有恃功夺权之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即使此深谋远虑之略,出自宗楚客的脑袋,武三思肯同意,已代表是深谙谋略的人。奸鬼向龙鹰瞒着与宗楚客的眞正关系,可知武三思城府之深,绝不因与龙鹰当时的良好关系, 稻草人书屋

失去提防之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比任何人清楚,洞玄子于李显回朝前,大部分时间留在洞庭湖总坛,所以武三思的大布局,该没洞玄子参与。现时洞玄子荣登「道尊」之位,成为官方道门的最高领袖,也等若将洞玄子从武三思身边挪走,是否代表武三思和洞玄子间出现问题,又或武三思再不需要洞玄子? daocaorenshuwu.com

武三思和宗楚客随李显迁往西京去,西京外的天下三大重鎭,洛阳、扬州和成都,前两者均落入韦武集团手内,外则有田上渊做爪牙,如此势力,等若半壁江山操控在他们手中。假如「范轻舟」成为另一头走狗,其势力可直达岭南和巴蜀,将来韦后成功取李显而代之时,天下将没有能抗衡的力量。

www.daocaorenshuwu.com

如此雄才伟略,台勒虚云可能亦料不到,何况龙鹰?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以前见树不见林,到现在看个一清二楚,方晓得已落后于形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样的情况下,「范轻舟」成为韦武集团和大江联两大势力争取的关键人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竹花帮的位置尤为微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桂有为是李唐的忠实支持者,因黄河帮、洛阳帮的覆亡,与北帮势不两立,如韦后师武曌故智,夺权登上帝座,桂有为定不坐视,揭竿起义必然也,因亦关乎到本帮的存亡,有切肤之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如有选择,特别是韦武集团一方,绝不愿对竹花帮施辣手,怕的是惹来与桂有为关系密切的龙鹰的报复,龙鹰为桂有为出头向女帝说项,解除禁运,天下皆知。如今还多加一项,就是为龙鹰定下与美丽场主的亲事。谁敢碰桂有为,就是与龙鹰过不去,后果难测。 当然,商月令下嫁龙鹰,暂时仍属秘而不宣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若灭竹花帮的是「范轻舟」,将为另一回事,让龙鹰干掉「范轻舟」好了,反是一举两得的美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武三思的阴险狡诈,实远在龙鹰的估计之上。在龙鹰的记忆里,这奸鬼从不因一时冲动或愤怒失去自制,他最厉害的武器就是满口无耻谎言,缺乏正常人的良知,随心所欲地捏造流言蜚语,任意蒙蔽别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晋卿是另一类人,与乃兄宗楚客的圆滑也明显不同,身材高大,脸阔鼻宽,依稀有点宗楚客的相貌,一脸沉默寡言的严肃表情,既老奸巨猾,又不可一世,见面便开门见山的说话,场面话全省掉,虽谙武功,却与宗楚客差远了。予龙鹰的第一个印象,此人不单强捍,且是铁石心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范兄如何看桂有为这个人?,」

稻草人书屋

在总管府副堂分宾主坐下,女婢退出后,宗晋卿第一句话便非常难答,颇不客气,不放桂有为在眼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范轻舟」来访,他该早得到北方的知会,故收到拜帖,立即接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从容道:「总管大人可知飞马牧场的人到了扬州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宗晋卿面无表情的道:「与本官的问题有何关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微笑道:「如果大人晓得桂有为做了飞马牧场之主商月令和龙鹰的媒人,撮合婚事,鹰爷并以名震天下的『少帅弓』作为商月令许身下嫁的聘礼,不会问这句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晋卿终生出反应,双目掠过惊异之色,沉吟不语。 稻草人书屋

他不爱说话,只爱听人说话,然后从对方的说话里找寻破绽和弱点,阴沉得教人讨厌。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桂有为是陵仲的弟子,唯一的弟子,若他出了事,天才晓得陵仲会否破例出山。桂有为在白道武林,亦因这个身分,变得非常特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晋卿默默瞧他,不露内在的情绪,不过其无形的精神波动,却瞒不过龙鹰,知他因自己的话,心起波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忖你不说话吗?老子偏逼你说话,俯前少许,加强压力,沉声道:「我范轻舟是个实事求是的人,没暇谈观感交情,仅论事实。竹花帮为南方第一大帮,势力在大江两岸盘根错节,本身并不易吃,大人虽到扬州没多少天,亦该略知二一,我范轻舟更有提醒大人的责任,否则对不起思爷。桂有为是惹不得的,若因此惹来龙鹰或陵仲,后果难测至极。」宗晋卿不悦道:「本官何时告诉过范兄,要对付桂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