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二章 真心说话

「进来!」

小敏儿莲步姗姗的来到仍埋首书桌、运笔疾书的符太身旁,娇呼道:「大人在写天书吗?字体小如微尘,教人如何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知晚夜在油灯掩映下,更看不清楚,道:「此乃家门遗训,眼力不足者,等于功力不够,看之无益有害。」

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嘟长嘴儿道:「大人不是在写《医经》吗?顶多学不懂,怎会有害?,」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胡诌道:「看坏眼算不算有害,学得一知半解,医坏人时更是害人,怎会没有害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俯身读道:「这个是『龙』字吗?噢!认得哩!下面的两字是『混蛋』,大人在写甚么哩?竟有骂人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暗吃一惊,想不到她这么好眼力,慌忙阖卷,道:「《医经》不可以骂人吗?嘿!骂的是神农氏,只是错写别字,『农』变成『龙』。哈哈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敏儿站直娇躯,挨贴他,不解道:「神农氏有甚么好骂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人急智生,道:「当然要骂,后人学他般去尝百草,不知多少本可成名医者,壮志未酬已误服毒草而亡,我在南诏便试过一次,幸好死不去。哈!还不是混蛋?」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掩嘴娇笑,道:「哪有这样的道理,大人是怪人来的呵!」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为分她心神,探手搂着她纤柔\'的腰肢,道:「小敏儿来找王某有何贵干,不是又催老子上床吧!我好像写了不到个半时辰,仍意犹未尽。」

稻草人书屋

小敏儿被他搂得娇体发软,伸手搭在他肩膊上,支撑身体,喘息着道:「高大哥来找大人呵!」 稻草人书屋

符太心忖又是那个家伙,皱眉道:「这么晚了,来找我干甚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道:「我们做下人的,哪有昼夜之分?高大哥没事亦不敢来骚扰大人呵!」 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伺候我便可分昼夜,你先去睡觉,老子干完活后,自会登榻休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咬着他耳朵,呵气如兰,道:「婢子该到哪里睡呢?请大人赐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随口道:「小敏儿爱到哪里睡都可以。」 稻草人书屋

小敏儿又惊又喜,试探道:「大人不是要连做七天法事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早忘掉说过的话,道:「搂着小敏儿来睡觉,何犯忌之有?小敏儿放心好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俏脸染红,撒娇道:「大人说过的话,要算数呵!人家给你弄糊涂了。」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心忖自己比她更一塌糊涂,连忙起立,离房见高力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找到原因哩,说出来包保经爷不相信,因小子听到时,也以为听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本抱着尽快打发他的心意,闻言被惹起兴趣,对垂手恭立圆桌旁的高个子太监道: 「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如奉纶音,坐入符太左旁的椅子去,面向符太,压低声音道:「竟与妲玛夫人有关!」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说的是符太最关心的事,等于一箭射出,命中靶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动容道:「武三思告诉你吗?」 稻草人书屋

闻符太直呼武三思之名,高力士竟毫无异样,道:「无论武郡王如何倚仗我,侍臣就是侍臣,没资格听机密事,也没问的资格,小子探听的办法,凭的是在宫内的人脉关系,旁敲侧击,再加大胆推断。例如从表面没相干的事,把握到其中的关连。抓到点蛛丝马迹,锲而不舍地穷根究柢,直至水落石出。积少成多后,发觉宫内没一件事不是互相牵引的,更察觉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知其他人之所不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话有股剖白的意味,虽是「打蛇随棍上」,一副向符太交心的模样,却使人听得舒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瞧着他坦诚的目光,开始不懂该将他列为哪类人,此人心思的细密,教人吃惊,如果成为敌人,肯定可看穿自己左泄右漏的诸般破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回心一想,也可能因他看穿了自己非是寻常之辈,大异于其他争逐权势名位的人,且心怀叵测,才愿意亲近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此子绝不简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间,妲玛的事相比下再非重要,必须先弄清楚高力士刻意逢迎的意图。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轻描淡写的道:「你可知这般来找我说话,说的是这些话,等于背叛武郡王。」 www.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恭敬的道:「小子仍是在为武郡王办事。唉!小子可说句眞心话吗?」

稻草人书屋

符太哂道:「原来你从未说过眞心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高力士叹道:「在宫内,眞心话是在无人时对着墙壁说的,若对象是其他人,即使亲似兄弟姊妹,有百害而无一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不解道:「你昨天才认识我,竟然想说眞话,何苦来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高力士压低声音道:「虽是初次拜会经爷,可是小子对经爷的事,早耳熟能详,并深深思索,只恨无缘得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小敏儿回房睡觉了,你可放胆说话。如有人敢来偷听,瞒不过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道:「经爷可知今天见李郡王一事,小敏儿已上报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