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三章 另类款曲

符太是不可能猜到个中微妙的情况的,因他不晓得田上渊是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想见妲玛,根本是不合乎礼节的要求,武三思竟然答应,又可说服韦后,得她首肯,唯一的原因,是对妲玛的出身起疑,须由田上渊来证实。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田上渊当然有一番令韦武信服的说词,至于会否自揭「原子」的出身来历,要他们自己方清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隐隐里,他有个直觉,宗楚客是知悉田上渊来历的,如果这方面宗楚客一直瞒着韦武,那宗楚客对皇座便非是没有野心。对田上渊这类人,一般的权力名位打不动他,但如能使「大明尊教」成为国教,或许正是他的心头大愿。

稻草人书屋

田上渊是清楚塞外魔门存在的人,会就这方面提醒宗楚客,得到韦武的重视,对「房州事件」有新的看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至于为何妲玛指定要「丑神医」参加宴会,她方肯出席,连龙鹰也摸不着头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船队的总指挥,在竹花帮内拥六片竹叶的翠竹堂堂主郑居中到船尾来找他,道:「范爷注意到后面那艘单桅船吗?离开扬州后,一直追在后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转身望去,果然见到郑居中所指的单桅船,落后约五里。心忖难道因船甫开航,自己立即埋头埋脑于《实录》,因而忽略了危险。然想深一层,该非如此,到此刻心神离开《实录》,仍没感到危机来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问道:「郑堂主因何认为此船针对我们?」 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道:「我们走惯大运河,能一眼瞧破虚实,像这艘船,吃水浅,显然没有载客或载货,可是操舟者肯定是水道高手,故能不徐不疾的始终跟在后方,保持一定的距离,没出现须不住减速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说话显示出大帮会一堂之主的自信和自负,且带着指点「后辈」的意味。自江舟隆崛起,竹花帮一直对之照顾有加,可是「范轻舟」暧昧的身分,令「范轻舟」与竹花帮领袖阶层的接触绝无仅有,全仗郑工、石如山、詹荣俊、张岱、富金和现在的刘南光与竹花帮的人交涉,故此「范轻舟」在大江流域名气虽大,可是桂有为下面的人,大部分视「范轻舟」为寄生于竹花帮而存在的生意人。 稻草人书屋

到「范轻舟」在飞马牧场大展神威,竹花帮的人才对「范轻舟」改观,然而仍有部分人并不放「范轻舟」在心上,顶多认许他打马球的成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郑居中该就是这部分人的其中之一,若非桂有为在启航前亲自吩咐他事事与「范轻舟」商量,又须以「范轻舟」的决定为准,帮令如山,盖过了郑居中本人的意愿,这位堂主根本没闲情来与「范轻舟」说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问道:「若对方意图不轨,现在岂非明着告诉我们,他们是跟踪在后,故意暴露行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一怔道:「我倒没想及此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自己仍未完全从符太的天地抽离,心不在焉似的,连忙收拢心神,道:「我们的船队载的是哪类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船队共三艘两桅货船,均吃水颇深,满载货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大讶道:「帮主没告诉范爷吗?三船上等香料,几全为舶来货,部分是有钱仍买不到的珍品,存仓多时,到晓得范爷到西京去,从仓里取出来付运。帮主说,三船香料全交予范爷,由范爷全权处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道:「这批香料原本打算在皇上登基时作为我帮的贺礼,不知因何一直留在仓内。」见龙鹰像没听到他说话般,凝望五里外的船帆,道:「范爷是否有新发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我开始有感觉哩!」

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不解道:「有感觉?」 稻草人书屋

龙鹰答非所问的道:「原来是香料,难怪嗅不到气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香料最忌气味外泄,故有特别包装的手法,完全密封,以龙鹰的灵鼻亦嗅不到,可见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扎得多么稳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道:「这艘船该是冲着范某人而来,但保证没有恶意,请郑堂主照常操作,船赶上来时,由范某人应付。」

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欲言又止,最终没说话的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掏出《实录》,不理天昏地暗的继续投往「丑神医」有如轮回转世的经历。

www.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兴致盎然的问道:「经爷有何好主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你比我熟悉宫内讯息往来的方法,今次是要请教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受宠若惊,道:「经爷吩咐,小子必全力以赴。」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不用说得那么严重,又不是上刀山、下油镬,只是想问你,如果我想向妲玛传达一个讯息,怎办方最得体妥当,不致唐突佳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呆了一呆,回过神来,有点口齿艰难的道:「妲玛夫人身分特殊,想见她并不容易,她居住的芳玉楼,是宫禁内的宫禁,除每天打扫的婢子外,其他人严禁踏足半步。」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喜道:「她竟是一人独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看看他的「丑脸」,垂首不让符太看到他眼内的神色,低声道:「想和妲玛夫人私下往来,比上刀山、下油镬易不到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