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章 峰回路转

符太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妲玛嗔道:「你道人家像你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那就要看田上渊能惹起夫人多大好奇心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丑脸冒险再凑近一点,离她香唇不到三寸,论距离,只可发生在有关系的男女身上,乃亲嘴香脸的前奏。续道:「之所以对田上渊生出好奇心,是因他指名要见夫人,确大胆无礼之极,更出奇的是武郡王明知夫人谢绝应酬,仍敢冒不韪邀约夫人,情况异常,令鄙人这个患上无药可救单思病的人,立起护花之心,故管接管送,全程伴在夫人身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妲玛不堪他过于亲近的蹙起秀眉,瞥他一眼,道:「田上渊因何见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心中窃喜,刻下是在挑战妲玛对自己的容忍度,这般的亲昵,能持续多久,就看说话的内容对她有多吸引。当然!她对自己的「丑神医」是有一定的好感!虽然表面凶巴巴,可肯定是龙鹰那色鬼曾情挑美人,他现坐享荫庇。

www.daocaorenshuwu.com

任妲玛武功有多高,修为多深,终是年轻女子,经年累月耽在深宫,就像其他宫娥般,总有寂寞的日子。为免受干扰,她摆出「生人勿近」的姿态,觊觎她美丽者,位高权重如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思、宗楚客之辈,见到她仍要战战兢兢,惟恐唐突佳人。正是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先遇上色胆包天的第二代丑神医混蛋,然后再由自己的第四代接力,变本加厉地为她「解闷」,提供「打打杀杀」的刺激,大家有攻有守,争持不下,情场战场,别开生面,令她方寸大乱,想想亦大感自豪,得来不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妲玛是他少年故梦的重临,没有任何事物可代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平静的道:「请夫人指点,『独孤血案』的最大得益者是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妲玛闻「独孤血案」四字,迷失了的某部分被唤回来,一双明眸闪过警觉,轻轻道:「给我坐远点!」 www.daocaorenshuwu.com

「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哎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双手捧肚皮,乖坐返原位;妲玛则红晕生颊,别头瞧往窗外。 www.daocaorenshuwu.com

车子驶下星津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偷吻的动作快如闪电,仍被身手同样敏捷的妲玛避开「要害」,只被他成功亲着唇角。符太得手后立即移开,妲玛早天然反应一拳抽正他肚皮,幸好非是想杀他,用了不到两成劲力,但已差点震破他的护体眞气,结结实实给打了一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闭上眼睛,强忍裂肚摧心的痛楚,心中的舒畅痛快,却是难以言表,捱一拳换回来的满足感,値得至极。自懂事以来,首度有这么样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诈作瞧窗外车水马龙的街景,一个暂时失去行动和说话的能力,气氛古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长长吁出一口气后,向驾车的高力士传音道:「中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妲玛闻言微微一怔,接着忍俊不住的掩嘴窃笑,低声骂道:「中速?你两人狼狈为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暗喜,美人遭他轻薄后,竟仍是喜嗔难分,可知对自己冒犯她没有恶感,没演变成势不两立的情况,否则一车之内岂能藏二虎?不是自己给轰下车,就是她姑娘家拂袖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面的高力士,以阴阳怪气的语调,高声应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喂!」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睁开眼,朝妲玛瞧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妲玛回复平时清冷自若的动人模样,瞅着他道:「对『独孤血案』,你晓得多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心忖她仍肯看着自己说话,属美人恩重,不敢惹怒她,低声下气的道:「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只晓得下毒手者,多少与大明尊教有关系,却非是到房州行刺皇上的同一批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妲玛冷然道:「太医大人凭甚么得出这个结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蓄意讨好,道:「凭的是鄙人的不肖劣徒符太,他是除夫人外,最有资格就此案下定论者。符小子更清楚到房州行事者的实力和目标,既没那个能力,亦没有这种闲情。干掉独孤善明于他们有何好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妲玛不容他思索,紧接问道:「你认为是田上渊干的?」

稻草人书屋

符太故态复萌,笑嘻嘻道:「此正为夫人和鄙人有机会共乘一车,卿卿我我的原因,大家都想去看看田上渊,现场观察他是否三头六臂的怪物。」

www.daocaorenshuwu.com

妲玛没好气的道:「不痛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恭敬的道:「赖夫人手下留情,现在不那么痛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妲玛骂道:「活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语毕俏脸微红,狠狠瞪他一眼。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看得心花怒放,又往她俯过去,到离她粉脸尺许的距离,适可而止,道:「就表面看,田上渊想见夫人,等于暴露他与『独孤血案』的关系,颇不智,但显然有他的理由。答案将在今夜揭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妲玛皱眉道:「这般容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又接近少许。

www.daocaorenshuwu.com

妲玛对他的进犯毫不在意,现出思索的神情,道:「为何不说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沉声道:「他们在怀疑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