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九章 一石二鸟

在众人的期待下,符太悠然道:「稀有的草药,宛如寻宝,所以每次上山采药,鄙人总抱着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便不是你的之心情,随遇而安。」 www.daocaorenshuwu.com

接着叹道:「可是,如果是你的,不论你如何横冲直撞,仍要遇上,这是老天爷的安排,没人能改变,绝对的宿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瞪着他看,非是因他的说话有任何出奇之处,而是他那种深信不疑,发自肺腑的神态、语调和深刻的情绪,即使疑心重的人,亦难以认为他在说假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妲玛的面纱轻颤一下,显示她也在留心膀听,并有反应。

daocaorenshuwu.com

虚怀志点头道:「虽被罚了一杯,却被罚得心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田上渊目光投往杨清仁,笑道:「猜谜遇上难关,须我们猜谜的第一高手出马,否则将难以为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笑道:「河间王何用猜,合指一算便成。」

www.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虽为被邀贵宾,却似与田上渊和宗楚客不大咬弦,没有明争,却存暗斗,于此情况下表露无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众人目光集中往杨清仁去,看他如何接招还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田上渊和宗楚客的一唱一和,确把猜谜的气氛推上高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仍是那副从容自若、气定神闲的模样,含笑道:「清仁也希望可算出来,然而于术家者言,欲偷窃天意,有诸多禁忌,等闲不会用,致徒损心力寿元,请田当家和尙书大人明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香霸哈哈笑道:「各位听懂河间王的弦外之音吗?是猜出来而不是算出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武三思与香霸的关系肯定空前良好,立即帮腔道:「荣老板玲珑剔透,看穿河间王胸有成竹,智珠在握,我们都在洗耳恭聆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轩堂倏地静下来。 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在成了众人目光的唯一目标下,好整以暇的望着符太,缓缓道:「神医遇上了从未见过的药草。」

稻草人书屋

众人的目光移往符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微笑道:「虽不中,不远矣!我们同被罚一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众人齐声叫好,举杯共飮,气氛更趋炽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纪处讷欣然道:「峰回路转,柳暗花明,酒谜游戏愈来愈有寻幽探胜之趣,如在深山穷谷里迷了路。请神医提示,否则如何可重归正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给足他面子,道:「纪大人有命,鄙人岂敢有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理他连说两句「受不起」,续道:「鄙人遇上的,是少年时随家父入山采药见过,之后再未遇上的草药。可惜此药当时长于陡峭崖壁的石隙中,高不可攀,十多天后,我们千辛万苦带备攀崖工具重临该处,该株药草已不知所终,一去无迹,还以为此生再无相见之缘,岂知忽现眼前,心中之喜,实无以名之。」

稻草人书屋

众人至此方明白「虽不中,不远矣」两句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双目射出梦回般的神情,以梦呓的语气追思道:「高崖上的药草,虽高高在上,却传来阵阵香气,所以当我在十多年后的那天,忽然在山野里嗅到同样的气味,这种气味就像投进鄙人记忆深处的巨石,惹起翻腾的激浪,整个少年时代的回忆被引发,宛若回到当时随家父上山采药的一刻。」 www.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道:「神医说的,非常感人,也令在下忆起少年时代,一些早被遗忘的情景,感受甚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叹道:「难怪神医说,不是亲历其境,难明白神医的感受。」

daocaorenshuwu.com

武三思现出思索的神色,点头道:「神医说出谜底了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宗晋卿问道:「药草何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欣然道:「鄙人给它改了个名字,叫『时辰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看得笑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家伙说的话,全属有的放矢,另有所指,在场者没一人听得出来,也不可能听出暗含玄机。妲玛或许有点感觉,纵有,亦只会认为符太说的是她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来符太是不肯直接说出他的伤心事,但所透露的,足够他拼成有意义的全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这个叛教叛师的大奸之徒,有预谋的返回教坛,做了件令人发指的事,大有可能是奸杀了符太暗恋着、教内的美丽姊姊,此姝能像妲玛般修习「明玉功」,当然乃教内出类拔萃之辈,其时符太的悲愤无奈,可想而知,也触发了他逃走的冲动,因已生不如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故意冒犯本教的天条,眞正原因何在,怕他本人方清楚,然而能窃夺修明玉功有成的女子的元阴,该对他有难以估计的天大好处,使他可弃原子之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捷颐津当时应不在教坛内,到他晓得继承人干出叛教恶行,勃然大怒下亲身追杀田上渊,当中发生过甚么事,两方胜败如何,遂成谜团。由于田上渊再无现身,教内诸人,包括符太在内,均以为捷颐津成功清理门户,干掉田上渊。岂知败的极可能是师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此亦为符太一生人最大遗憾,纵然学得一身本领,恨未能手刃大仇。 daocaorenshuwu.com

今天终于「时辰到」,田上渊活生生现身眼前,那一刻的惊喜,令他忍不住狂笑难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