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章 嗅出彩虹

龙鹰睡醒,却不愿睁开眼睛。河浪拍打船身、破浪而行的声音,和着风声,仿如大合奏,亲切熟悉。第一次从鬼门关回来后,伴着他就是这群「老伙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船队经洛阳不入,直上大河,将因此多花天半时间,却可避过不必要的麻烦,洛阳对竹花帮,再非友善之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实录》到昨晚读毕处,下一页是三天后的事,符太虽没说,龙鹰可想象送妲玛返芳玉楼后,彻夜不眠的摇笔杆,尽记当日发生的所有事,亢奋难休。接着的三天,此子再没动笔的兴趣,也因没任何特别事,须记之于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乘势收兵,仔细回味,分享兄弟的哀乐,不到片刻酣然入睡,直至天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奶奶的,这小子将取得「横念诀」列为首要目标,说不定是因心中隐隐感到捷颐津的早逝,内含玄机,田上渊大有可能避过死劫。若然如此,练成「血手」亦难收拾田上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缘确为世间最奇异的东西之一,没人可肯定其存在与否,可是上了年纪的人,总能从自身的经历,感觉到缘分的无处不在,也是任何事的因果关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缘是否等于命运,龙鹰不晓得。可是若有命运,势以缘的方式运作,却可断言。亦代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命运先影响你的心,再影响行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以符太为例,假设他不是一意得到「横念诀」,那他和龙鹰根本缺乏合作的基础,纵然遇上,可能大打一场,争雄斗胜。事情没向这个方向发展,反造就了两人的兄弟情义,最后与田上渊狭路相逢,就是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既是胜利者,为何不返教坛,夺取大尊之位?即使他不把大尊之位看在眼内,亦该觊觎坛内珍贵的典藏和前人的笔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乃田上渊不知道师父捷颐津比他伤得更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如圣门或大明尊教,在正道人士眼内的邪门异教,乖乎伦常,强者为王,故你防我,我防你。身为师父者,对特别出色的徒儿,自然怀有戒心,或故意在传艺时让徒儿存在破绽弱点而不自觉,又或留起独家绝技为杀手锏,一旦发生像田上渊般大逆不道者意图弒师,可清理门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岂知田上渊再非以前那个可被捷颐津看通看透的徒弟,而是从大明教盗得异宝令他突破以前框框的强手,兼且又因采得符太梦中情人的「明玉元阴」,与杨清仁得到湘夫人异曲同工,致突飞猛进,强横难制。

daocaorenshuwu.com

结果是捷颐津不惜催发魔功,施展压箱底绝技,狠挫田上渊,却没法将他留下来,给他远扬千里。捷颐津同时付出沉重代价,没法继续追杀田上渊,退而求其次,返教坛栽培新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代的原子,这个人就是符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捷颐津始终没法从不惜损耗眞元的出手回复过来,两年后含恨而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想到这里,敲门声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开门,看到的是郑居中兴奋的面容,后者道:「制出来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失声道:「他们昨夜没睡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道:「我也陪着没睡觉,想到在范爷的庇荫下,可在西京再展拳脚,吐气扬眉,没人有睡意。范爷快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将调合后的香油送到鼻端,轻嗅、深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李趣和五个参与工序的兄弟,屛息静气等待他的反应,莫不有点紧张,怕达不到他的要求。

稻草人书屋

龙鹰和颜悦色的道:「我嗅到八十七种香料的气味,其中以沉香、没药、降眞香三种气味最强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惶恐的解释道:「范爷选的虽只是三十三种香料的配搭,可是为调谐香气,必须辅以其他香料,有些还是制成品,本身已是由多种香料混合而成。范爷的鼻子眞灵敏,确是以范爷所说的三种香料为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将香油交给郑居中,目光扫过变成制香料工场的下层船舱,想到一个关乎香料生意成败的关键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或许拥有天下间最灵锐的鼻子,可是对香料复杂的制造过程一窍不通,亦不可能花时间去摸索,因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在到西京前读毕符太的大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读这家伙的书,不可能如以前般一目十行的去读,而是仔细咀嚼、思考、感受、享受身历其境的滋味,一字一徘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我终于明白,香怪所说的,可从气味嗅出彩虹是怎么一回事。」

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讶道:「就说话来看,是一种比喻,难道有特别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是制香的最高法诀,等于厉害的心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趣动容道:「我从没朝这个方向想过,难怪给他老人家逐出门墙,因没有那个悟性,请范爷指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问道:「彩虹美丽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齐声答道:「美丽!」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续问道:「如何美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皆愕然,还有人不自觉的抓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智力最高,思索道:「彩虹并不常见,每出现在雨后放晴的时刻,横跨天际,只可远眺,瞬又消失。少时得睹彩虹,心内总有种说不出来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