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六章 密锣紧鼓

龙鹰一觉醒来,日上三竿。

符太从与柔夫人的情场交锋学乖了,他的「三年之约」,与「人经俱弃」异曲同工,话则说得同样漂亮,难怪妲玛如柔夫人般,被冲击至六神无主,方寸大乱。显示出妲玛如柔夫人般,非是落花无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小子,说话的神态语气,蓄意模仿下,愈来愈酷肖他,活灵活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娘,明天黄昏时分,将抵达永安渠的码头。上趟到长安,走马看花,逗留几天,立即匆匆上路,除了几条通衢大道、仙子的玉鹤庵、法明的大慈恩寺,唉!还有是太平借给他和小魔女主婢入住的望江山庄,联想到陶显扬的芙蓉山庄,现今人事全非,岂无感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吃过早膳后,龙鹰仍是愁怀难解,这种情绪如浮沙般有使人陷溺的诡异力量,惟有到船尾,任大河的长风吹拂,看可否拂散忧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明白自己,对陶显扬是欠他的人情,当年拍胸保证,如陶显扬有难,他必挺身而出,结果袖手旁观,坐看其父子人亡帮灭。确实的情况,是否如想象中的不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命运难测,终于重返长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洞玄子荣登道尊,他的道宫就在长安郊野,道门形势的变化,对明惠和明心两师妹有何影响?她们当然晓得「范轻舟」是他龙鹰,当年他以「范轻舟」的身分,送她们往慈航静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闵天女又如何? www.daocaorenshuwu.com

晓得在神都发生的事,可使她对自己改观吗?她和杨清仁目前的关系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天女对他的误解,乃他难以忍受的事情之一,不过,无论日后如何发展,他们将永远没法回复以前那种水乳交融的关系,因出现了质的改变。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见亦难,不见亦难。

稻草人书屋

但他确渴想见到明惠和明心,与两女微妙的关系,乃人世间难得的机缘,可遇不可求,绝对的信任和恋栈,始终如一。比对起与天女的关系,大感珍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现时若要找个地方,可与仙子重逢,该就是成为西京的长安。仙子想见他,机会最大的正是这座历史悠久的名城。扬州一别,龙鹰尽量不去想她,怕的是牵肠挂肚的情绪,也实在忙得没空去思念。然而,际此到长安的船程上,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意念、思虑、懊丧、困惑,纷纷来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仙子选择置身于滚滚红尘之外,是明智的,可放手让他处理俗事,然后续谱仙胎和魔种超乎世间男女之情的恋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端木菱的仙心,他从来没怀疑过。 daocaorenshuwu.com

胖公公该早已抵达滇池,凭他的眼光,会劝万仞雨陪妻儿在南诏多过一点平静安逸的日子,避开中土的纷扰。 daocaorenshuwu.com

看着大河滚滚流水,龙鹰生出奇异的触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当然是这天地的一部分,在一切之中,然而这一切又是在他之内。内外的界线,一时再没法辨别清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来到他身后,道:「李趣依范爷之言,改良了『春雨』,请范爷品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收摄心神,讶道:「他很努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道:「他是眞的欢喜这一行,希望当个香料师,本来心灰意冷,但范爷点燃了他新的希望,现在欲罢不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欣然道:「教他将改良品拿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郑居中犹豫道:「这里风大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对我没分别。」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郑居中召来手下,着他依龙鹰之言找李趣,然后道:「明晚抵长安,我们该怎办?」龙鹰道:「如没有我,郑兄会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道:「早预了北帮直接或间接的干涉和留难,但只要不是由官府出手,江湖事可凭江湖手段解决,谅北帮不敢太过分,否则将触犯众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过得了北帮这关又如何?」 稻草人书屋

郑居中道:「落货运货,不过由于抵达时开始入黑,故香料留在船上过夜,天亮时才将香料送到西市的店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奇道:「西市的店铺这么大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傲然道:「是和黄河帮合伙买下来的,名虽一店,却是将四间大铺打通,前后铺间有大片空地,仓房、工场、宿处集中在一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又现出沮丧神色,叹道:「铺子早于半年前关掉,陶过遇害后,皇甫长雄再无顾忌,咄咄逼人,我们鞭长莫及,黄河帮自顾不暇,故此任得皇甫长雄放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下,索性关掉铺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道:「今次放售的,主要是这个在西市的主物业,最可能的买家正是皇甫长雄,他一直觊觎我们这个物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闷哼一声,道:「哪有这样做生意的,实在欺人太甚,他是商霸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道:「世上很多事都没有天理,强权就是一切,皇甫长雄凭这种手段起家,大鱼吃小鱼,生意愈做愈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我们这般的运三船香料到西京,皇甫长雄会怎样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道:「我们尙未考虑过这方面,因是给范爷用来作人情送出去,现在却是拿来干买卖,且是与皇甫长雄的香安庄打对台,依皇甫长雄的专横霸道,势认为我们是明着剃他的眼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