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八章 寻找香怪

符太离开尙药局,心情颇佳,因一番努力后,终于得到成果,炼出了小敏儿要求的「大还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日信口开河,说可在七天内制成,原来是痴人说梦,虽自幼受过这方面的训练,然而丢下太久,有些工序记忆模糊,因而不断犯错,须记忆和摸索,七天变成了个多月,今夜终于交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上繁星点点,想起在炼药场内不见天日的生涯,有几天且是在里面度夜,特别有感觉。 daocaorenshuwu.com

对茂平和常青两个小子,他是倾囊传授,没有保留,当然非是教他们用毒去害人,而是以千黛的《行医实录》为基础,辅以本教的草本药经,悉心引导,又传他们针灸刺穴的秘术,为此他应韦后之令出诊,予两人实习的机会,大有回复到昔时「徒代师职」的医家生涯。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个随此而来的好处,是逐渐在达官贵人间建立起人脉关系,广结善缘,受到由衷的尊敬爱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谁敢开罪救苦救难的「丑神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输进脉内,后被他吸纳到血液去的魔气,在灵动上虽及不上那混蛋,可是在活血行气的功夫上,肯定胜之不止一筹。加厚病人的底子后,才不致因虚不受补,药石无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方大批官员聚集在八方馆大门外,闹哄哄的,人人兴高采烈,传来阵阵笑声,三十多辆马车,停在道上另一边,看情况,该是宴罢离开,仍意犹未尽,在门外殷殷话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左转,避过前方的热闹,朝东宫的方向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眼明目锐,隔远从人群里认出张柬之、桓彦范、袁恕己、崔玄晔和敬晖五个家伙。难怪他们这般高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天前,李显下诏公布,将于明天早朝正式加封五人,此事由高力士那小子告诉他。五个廷变的主脑人物,早于李显登位之初,除升官外,还获赐郡公的爵位,再升一级,就是「王」,等同李旦和杨清仁,其雀跃之情,可以理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富在深山有远亲」,依附五人的大小官员,早一天庆祝,为他们举行预贺的盛宴,可以理解。

daocaorenshuwu.com

很多官员熟口熟面,却见不到那劳什子的尙药丞韩登。「毒丸风波」虽因李显派出汤公公,与尙药局的顶头上司机关殿中省的负责官员说话,被硬压下去,可是韩登却是气焰日盛,符太当然也不给他面子,致关系日劣。此刻目睹贺宴,才猜到韩登误以为撑他腰者,日益受李显看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奶奶的,眞不知个「死」字是如何写的,大祸临头仍不自觉,明天知道是怎么样的一回事后,乐极生悲,已悔之恨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虽不清楚武三思、宗楚客玩何把戏手段,可是从武三思等频频来见李显和韦后,离时春风满面,汤公公则忧心忡忡,便知明天的封王大典,利韦武而不利张柬之等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对他们没丝毫同情,愚蠢兼不肯听劝,就要付出代价。 稻草人书屋

马车声从后传来,还有七、八个骑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大讶,心忖马车理该驶往正大门的方向,不应朝东宫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太医大人请留步,长公主有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暗叹一口气,竟是太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来到龙鹰旁,俯身道:「范爷!李趣回来了!」

稻草人书屋

龙鹰听到艇子接近的水响,不情愿的收起《实录》,讶道:「香怪在艇上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郑居中摇头,苦笑道:「看李趣垂头丧气的模样,知他无功而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长身而起。

www.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好奇问道:「范爷读的是何经何典,看得这般入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随口应道:「甚么都不是,而是兵家的实战秘录,将『知彼知己』的要旨发挥至淋漓尽致之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理郑居中一头雾水的,往登上甲板的李趣迎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趣立定,颓然乏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给他断然拒绝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趣摇头,沮丧的道:「下属先到香怪的家去,却已易了主,只好退而求其次,去找一个曾在他香场工作的人。唉!没想过香怪可以潦倒至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来到龙鹰右侧,道:「兵败如山倒,意料之中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道:「他尙在人间便成,总有人晓得他的去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趣显然不止因找不到香怪而失落,还有是因之而来的可惜和感慨,香怪终为他的师父,虽然师徒关系只维持了十多天。

稻草人书屋

郑居中担心道:「最怕他离开了西京这个伤心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趣答道:「没人晓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勉强振起精神,道:「给皇甫长雄烧掉他的香库后,皇甫长雄还指示地痞流氓来捣乱,逼得他结束了香铺,本来手上仍有几个钱,够他生活丰足的过下辈子,岂知祸不单行,发妻因忧愤过度急病亡殁,令香怪更是一蹶不振,终日流连青楼,沉迷于杯中物。两个小妾因此 www.daocaorenshuwu.com

携子挟带私逃,令他囊空如洗,不得不变卖祖业。有了一笔钱后,变本加厉,成为另一个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