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四章 西京重遇

「范爷!」

龙鹰回过神来。

他奶奶的,这是否一种媚术?每次见无瑕,总有初遇般的惊艳,那种媚在骨子里的诱惑力,乖乖不得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干咳一声,道:「玉大姊消息灵通,小弟这边来到,大姊那边立即晓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压低声音道:「今次玉大姊驾临寒店,究竟是大姊自己挂着范某人,还是你小姐着你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吃不消的玉颊生霞,垂下螓首,「哎哟」一声,道:「范爷勿折煞婢子,我们做下人的,一切依主子的意思办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时不同往日,对无瑕再不须步步为营,而是全力反扑,贯彻胖公公的指导,从武场决战,改为情场的男女攻防,免处处受制。 稻草人书屋

唯一能击败无瑕的途径,就是破掉她绝不可和令她动眞情的男子欢好的禁忌,怎办得到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送女帝入陵后,龙鹰与无瑕再度交锋,拿小命去试她,终试出她对自己的情意,令无瑕大窘大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既然无瑕爱上的是「龙鹰」,当然不放「范轻舟」在芳心内,所以当有需要,或在某非如此不可的形势下,无瑕大有机会向「范轻舟」献上宝贵的处子,因「范轻舟」没有存在动心的禁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我的娘!她的确是和「心上人」上榻子,这笔糊涂帐该怎么算?吃大亏的肯定是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纵然近乎不可能,能夺得无瑕的身体和芳心,乃天下好色者梦寐以求的美梦成就。唯一之法,是哄她上床,使她在糊里糊涂下,同时失身于「范轻舟」和「龙鹰」,有心算无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此更为应付眼前「玉女」妙不可言的大方向和正确策略,反被动为主动,龙鹰绝不介意和无瑕发生肉体关系,还恨不得有此艳福,惟有这样,才可以在情场的战场上,与此女兵来剑往,见招拆招,化头痛和烦恼为乐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上趟在洛阳如是园偷听她和霜翯、沈香雪对话,晓得霜乔对「范轻舟」生出惧意,绝不敢和他有进一步的发展;沈香雪「大病初愈」,不敢重投情网;故玉女宗剩下来可对付他的,唯湘夫人和无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湘夫人对「范轻舟」,比沈香雪好不了多少,他们间的「师徒之情」非常微妙,湘夫人纵然想以身试禁,无瑕绝不容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么,在如此形势下,实到了无瑕须亲自出马来对付他的时候,造就的究竟是天赐良缘,还是前世积下来的冤孽? www.daocaorenshuwu.com

比之以往任何一刻,龙鹰更想得到答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唉! www.daocaorenshuwu.com

看来老子眞的对无瑕心动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耸肩洒然道:「大姊似忘了曾屡向小弟说出肯定非依主子意思的话,今天忽然如此见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瞄他一眼,又垂下目光,微嗔道:「范大爷呵,小姐的马车在市门外等你呢!」龙鹰移到门外,见路过的人无不向无瑕行注目礼,可见仅她的背影,足够引人入胜。笑道:「如果你的小姐嫁给小弟,玉大姊还不是我的人?嘿!又或向都姑娘讨玉大姊,贵主会答应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边说边关上铺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两个官差路经,认得他是「范轻舟」般,友善地打招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目现讶色,该是故意装作,也有可能确不知情,长安是世族的势力范围,大江联再不可以像以前洛阳般,操控情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探手抓着她臂膀,入手处柔若无骨,充满弹性,使人意软神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没有拒绝,象征性的挣扎亦欠奉,乖乖的随他朝东南门走。 稻草人书屋

吵塌天的叫卖声、讨价还价的声音,潮浪般冲击着他们,龙鹰押着无瑕,肩摩毂击的在人流里你碰我、我挤你的寻找去路,说不尽生活在闹市里的情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不到五步,龙鹰不得不释放无瑕,因这么并肩而行,阻人碍己,根本行不通,美人儿改为亦步亦趋,紧跟身后,龙鹰登时提心吊胆,怕她忽然突袭,甚么「纤手驭龙」、「拈花一指」,肯定不死亦伤。幸好以利害关系论,「范轻舟」目前对无瑕和台勒虚云利大于害,想到这里,动了顽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觑准时间,倏地止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以无瑕的身手,不论他停得如何突然,可及时停下,只是她现在扮的是不懂武功的俏婢,纵然不愿,亦不得不撞上他的宽背,来个胸背相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无瑕娇呼一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色怀大快,因占得无瑕不大不小的便宜,「龙鹰」好,「范轻舟」也好,首次与她如此亲热,大有偷香窃玉的妙况,使人魂为之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无瑕玉手按上他两边肩膊,嗔怪道:「范爷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记起当年洞庭湖大江联总坛,老天爷造美那场倾盆大雨,男男女女在瓦檐下挤挤攘攘的甜蜜往事。这类偶然出现的事况,点缀了人生,使人感到无处不在的惊喜,平凡再不平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别头笑道:「人太多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白他一眼,推着他朝前走,道:「勿让小姐久等,人家不想捱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