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章 分庭抗礼

甫踏入东宫,已感气氛有异,守门的兵卫比平常增多近倍,且由宇文破的得力副手亲自掌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情况出乎符太料外,命令该是来自李显,只他有直接指挥飞骑御卫的权力,可提升警戒的级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宇文破也有同样的权限,不过,如在平常的日子,须先请准李显;特殊的情况下,这般做事后须合理的解释,否则就是逾越和失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想不到在汤公公的激励下,李显来一趟大发君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副统领长孙默迎上来,客气两句后,符太乘机问其原委。 稻草人书屋

长孙默双目闪闪生辉道:「是大统领落下来的命令,特别加强禁中正大门、内苑门和郡王府的警戒级别,其他地方一切如常。头子没说原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心中叫绝,看来册立李重俊,事在必行,且成离弦之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李显的为人,怯愚懦弱,定发生了一些事,才激起他的斗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辆马车徐徐从内苑的方向驶过来,前后各有禁卫策骑护送。 稻草人书屋

符太告别长孙默,往内苑走去,不到二十步,马车在他旁停下来,车帘掀开,现出上官婉儿带点倦意的花容,樱唇轻吐道:「太医大人送婉儿一程,可以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美人儿软语相求,又一副心力交瘁、我见犹怜的动人模样,以符太的冷漠,仍不得不投降,依言登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坐到她身旁,上官婉儿移贴过来,娇柔无力似的将头枕在他左肩处,叹息道:「皇上和娘娘大吵了一场,从未试过这么激烈的,吓坏了所有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香气袭人,大才女的脸蛋热呼呼的,从未试过这般诱人,想起她是那混蛋的亲密情人,等于不可欺的兄弟妻,格外有偷情破禁的刺激。 www.daocaorenshuwu.com

记起不久前和太平亲热亲嘴,印象犹深之际,大才女这么的主动引诱,自己抵受不住,合乎天理人情,谁可怪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想是这般的想,仍是正襟危坐,淡然自若道:「上官大家亲耳听着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骑车队穿过重光门,蹄声、轮音,加上门卫致礼的吆喝,今夜确与别不同,山雨欲来风满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婉儿「枕边私语」地轻柔的道:「娘娘来时,人人退避三舍,留下皇上在御书房应付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直视前方,因头稍有移动,不是有避她之嫌,就是和她亲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计算时间,今早李显离开大宫监府是辰时末,现在酉时中,这个圣谕花了逾四个时辰,可能破了起草单一谕令时间最长的纪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问道:「听大家的语气,在场者似不只大家一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上官婉儿轻轻道:「婉儿很累呢!是心累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对她答非所问,忽然撒娇,摸不着头脑之际,上官婉儿的纤手探背而来,揽着他的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讶然朝她望下去,大才女刚向他仰望,这才发觉自己已搂着她香肩,心忖是她主动引诱,谁都怪不得自己占便宜,吻在她香唇上。 稻草人书屋

上官婉儿的红唇本一片冰寒,旋即灼热起来,变软变热,还丁香暗吐,反应热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符太依依不舍离开她的小嘴,坐直身体。 www.daocaorenshuwu.com

仍在销魂的时刻,上官婉儿「嘤咛」一声,伏入他怀里去,双手缠上他肩颈,凑在他耳边道:「长公主和相王给皇上召来,商量了个多时辰,看过完成的谕旨后,他们都大力支持。长公主说得好,一天不解决继承权的问题,将重蹈前朝政权不稳的覆辙,徒惹争议。相王是过来人,深明其中弊病,认为必须在迁都前,让臣民清楚明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忍不住抚摸她香背、香臀,于男女关系来说,两人正徘徊于合体交欢的危缘,再无障碍,陷于一发不可收拾的情况。 www.daocaorenshuwu.com

上官婉儿处于异常的情绪下,呼吸沉重,轻轻喘息。说正事时,似若婉转娇啼,躯体发热,诱人至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反清醒过来,想到太平和李且,是李显心内唯一能平衡恶妻、蛮女的力量,更想到太平和李且,倾往支持立李重俊为太子,只因李显畏妻,对皇妹、皇弟的劝说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显摇摆的当儿,汤公公「最后一个声音」传来,李显如梦初醒,狠下决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论韦后对李显的影响力有多大,以李显感情好恶胜过一切的性格,对「相依为命」的皇妹、皇弟,绝不离弃。当年太平为了保着他,不惜一切的维护,遭女帝软禁宫内。李显别的不清楚,对此铭刻心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经此皇太子,抑或皇太女之争,另一股能与韦武集团分庭抗礼,可左右李显的力量已然成形。论整体实力,虽远不及党羽遍朝内朝外的韦武集团,但对影响李显,则举足轻重。 www.daocaorenshuwu.com

上官婉儿咬着他耳珠道:「太医大人在想甚么?为何不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很想侵犯她,瞧她的反应,肯定刺激而危险,却按捺冲动。沉声道:「结果是否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