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八章 重启血案

调香室。

整个下午,在以香怪为首的协助下,大家忙至不可开交,在努力、尝试、失败、再接再厉下,八张大圆桌上放满从不同香料提炼出来的香油,龙鹰亲手调校配制,不住问香怪、何凡康、李趣等人的意见和看法。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拿着李趣递来的试纸,浸入翠绿色的合香油里,再抽出饱飮香油的长纸条,送至鼻端下,任香味飘送入鼻,一震道:「我的娘!这个非常接近,只差一点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香怪向负责纪录的何凡康道:「扔掉其他无关的,留这次的调校纪录。」 daocaorenshuwu.com

接着点头道:「气味非常年轻,很独特,有种青春焕发、活泼动人的气息,极度诱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龙鹰递过来沾满香油的试纸,送至鼻端下,轻嗅几下,闭上双眼,梦呓般的道:「确似少女的体香,充盈生气的鼓动,愚意认为,已足与『春梦』和『红袖』分庭抗礼。」睁开眼,道:「还差甚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沉吟道:「差的是……噢!我记起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呆瞪着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心内翻起滔天巨浪。 www.daocaorenshuwu.com

于赴天一园之前,无瑕在铺堂候他,暗运媚术,散发着他从未由她身上嗅过的迷人气息,曾涌起熟悉的感觉,似曾相识的样子,但却想不起在哪里嗅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感觉一闪即逝,也因想不到,后来淡忘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刻却因炮制出来的香油,比起无瑕,始终差了一截,苦苦思量下,脑海内倏地浮现秘女万俟姬纯动人的肉体。

稻草人书屋

我的娘!记起了。在沙陀碛,与秘女在荒山野岭亲热缠绵,美女情动,散发的正是这种气息,不尽相同,甚至可说是截然不同的气味,但那种扑面而来、撩人意欲的强烈度,如出一辙,神肖至难以形容,事实上亦没可能形容。其「活色生香」的诱惑力,龙鹰从未在其他美人儿身上体验过。令他对气味开窍的正是秘女,嗅觉乃秘族在沙漠上赖之以生存的独门本领,也比任何种族更懂得运用气味,累世遗存下来,成为秘族女子其中一个特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万俟姬纯情动时,全面开放,天然地释出香气,形成与无瑕奇迹地接近酷似的波动,自然而然,是天生如此,不可能是因媚术所致,否则他便该在湘夫人、柔夫人身上体验到同样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老天爷,这究竟代表着甚么?难道无瑕来自秘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此时不到他多想,向香怪道:「差的是扑面而来的感觉,像一阵阵的夹在柔风里的毛雨丝丝,有湿润的感觉。我的娘!就像以前我家附近的一株仙人掌,逢盛夏之时,长出苞荚,在一夜间绽放,又于日出前消逝。仙人掌的花香,令我从睡梦里醒过来,走出屋外去看,月夜下,千百计的飞蛾、飞虫在花的四周狂飞乱舞,蔚为奇观。那就是扑面而来的香气,我这个『美人』,还差这么的一点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家,就是荒谷内的小石屋。 www.daocaorenshuwu.com

「美人」勾起他少时的动人回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香怪胸有成竹的道:「我知范爷说的是哪种香料,不过干死的和活的当然不同,须配合特别的材料才炮制出活化剂,这方面包在我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干咳一声道:「现在我们一起来商榷定名的问题,『美人』实不足以形容范爷的新合香,因并非一般的美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趣提议道:「用『绝色』又如何?」 daocaorenshuwu.com

香怪断然道:「比『美人』好一点,仍是太过着意,对自知不是绝色的女子,会生反效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何凡康笑道:「谁会认为自己非是绝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香怪道:「累人家想这个问题,本身已是问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趣道:「原来定名亦是学问。」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笑道:「老板早想好了名字,对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香怪摇头晃脑,满足地叹息,悠然道:「就在香气入鼻之际,我忽然想到一段辞赋。」接着吟咏道:「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髡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飙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众人拍案叫绝。

稻草人书屋

香怪吟咏的,乃古代辞赋大家曹植的《洛神赋》,叙述自己在洛水与洛神相遇的故事,虚拟与女神的邂逅和爱恋,文词美绝,缥缈凄迷,抒发了欲断还休的迷思伤情,堪称千古绝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喝道:「他奶奶的!就名之为『洛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香怪道:「余下来的,交给我们。范爷累了,趁尙有个把时辰,好好休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给小敏儿唤醒,方晓得睡至日上三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昨夜从妲玛处回来,挥笔至天明才就寝,故虽这么迟起来,仍睡不到两个时辰。 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道:「剑士大人在外堂等待大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心中一怔,不是说好秘密来往吗?竟就这么公然来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边伺候他梳洗,边道:「高大哥也来过,知大人很晚才回来,表情古怪的走了,看他的神情,似晓得大人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