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九章 兴庆密会

天未亮,龙鹰匆匆出门。

本想早点起来,然力不从心,多睡了片刻。因曾被台勒虚云暗缀在旁,故而非常小心,被他发现与宇文朔暗中往来事小,今次去会符太则事大,不容有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选在这么早的时候,为的是城内大部分人不是仍高卧未起,便是尙未出门,只有赶市集的农民,方这般早上路。际此人稀车少的时候,想跟踪邪帝而不被他察觉,绝对不可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不敢托大,连续使出反跟踪的诸般手段,连过永安和清明两渠,到贯通明德和朱雀两门的朱雀大街后,朝南走约半里路,方折往东市,又过东市不入,越龙首渠,抵永嘉坊后,翻墙进入兴庆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兴庆宫前身为隆庆坊,因内有接通龙首渠的大池龙池,风光佳绝,被征为官地。四周筑高墙,成为大明宫外皇族另一行所,也因此兴庆宫与大明宫或太极宫大不相同,不拘一格,因地制宜,风格多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致而言,兴庆宫可分南、北两部分,中间有隔墙,以门相通。北为楼殿区,南为园林区,乃龙池在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池是园林的核心,龙首渠的支流从东北方流入,成数十顷的椭圆形大池,池内植有荷花、菱角,池岸花木繁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位于龙池东端的沉香亭,相传当年「少帅」寇仲和徐子陵入住兴庆宫花萼相辉楼时,最爱到这里来说话。一楼一亭,遂名动一时。 www.daocaorenshuwu.com

直至抵达沉香亭,龙鹰仍不明白符小子为何约他到这里密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兴庆宫的防卫并不森严,远及不上当年神都的宫城、皇城,可想象亦与西京的京城无法比拟,特别是李显被「两大老妖」行刺后,已成惊弓之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宫内有军队长驻于东北角的卫署,负责宫内安全,虽派出兵员守门和巡逻,当然难不倒邪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藏身于沉香亭西面茂密的林木里,片刻后符太来了,掠到他旁,学他般蹲下来,骂道:「迟达两刻钟,你这混蛋怎么弄的,着你天亮前,你日上三竿才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反驳,道:「太医大人在宫内养尊处优,怎知民间疾苦,你奶奶的,可知从西市到这里来,等于横过整个西京,若依你指定的时间,老子岂非不用睡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互望一眼,同时捧腹,又不敢发出声音,非常辛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喘着气道:「你可晓得兴庆宫,现在有另一个名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勉强应道:「甚么娘的名字?」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五王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一怔道:「难道张柬之等的五王,全搬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此五王不同彼五王,临淄王李隆基、寿春郡王李成器、衡阳郡王李成义、巴陵郡王李隆范、中山郡王李隆业兄弟五人是也。枉我用心良苦,一点不领情,嫌近嫌远的,你走惯了,大家可随时见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开怀道:「眞想不到连太少你这么本无可救药的混帐,竟然可以有长进,处处为人设想,你又凭甚么住到这里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傲然道:「凭的当然是能妙手回春的一双『血手』,再就是以毒攻毒的用药奇技,你那娘的魔气早给本神医融浑转化,属于我而与你断绝关系。他奶奶的,不过改变点眉头眼额,换过以道炁为主轴的道眼,声音、姿态来个截然有异,竟就这么骗过所有人,眼睁睁瞧着都不敢相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少说闲话,小弟现时百废待举、千事待办。你和闵天女是何关系?为何那天可在天一园遇上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我说的是闲话,你说的是废话。你奶奶的!不懂自己去读吗?你忙?老子更忙。少说废话,何时见妲玛?我快给她逼死。」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沉吟道:「在这里见面有何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我当然没问题,但她却不宜踏足兴庆宫半步,这叫宁给人知,莫给人见,所以只有我去找她,没她来找我。他奶奶的,明明对老子情不自禁,偏装模作样,眞想强亲她的嘴,看她如何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怀疑的道:「是眞的情不自禁,还是你一厢情愿?」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叹道:「看来是后者居多,都是你的丑脸累事,换过以前的青靓白净,肯定易多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哂道:「依我看恰好相反,你这边脱下丑脸,她那边将你踢出新房。哈哈!希望你那时仍记得刚说过的蠢话。」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也忍不住笑,道:「你有很多时间吗?快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思量道:「到小弟的七色馆来如何?借机建立可公然往来的关系,胜过每次都要偷偷摸摸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头痛道:「她不但不施脂粉,更从来不用香料,竟然到你的香料铺去买香?更何况你甚么娘的色鬼馆尙未开张营业?」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色鬼馆?亏你想得出!你奶奶的!她代那婆娘去又如何?只要小弟送那婆娘一盒『七色彩梦』,保证她心动,大家调校好时间,『七色彩梦』送到韦后手上时,妲玛刚好在她身旁便有自告奋勇的机会。此为绝世妙计,不行再想其他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