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三章 妙绝天下

龙鹰、符太和妲玛奔马长街,马不停蹄驰出宫城、皇城,过朱雀门,直入朱雀大街,到与兴平大街交叉处,转右直奔延平门,于子时前小半刻钟,抵达延平门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早得宇文破派出飞骑御卫知会,在门外恭候三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门敞开,狱内广场灯光大亮,明如白昼,値勤的狱卒人人精神抖擞,紧守岗位,等待释放犯人的一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驰进广场,甩镫下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施礼后,陆石夫伴着三人,朝牢房方向举步,龙鹰和陆石夫在前,符太和妲玛居后,由于有韦后的义妹亲临,兼之有丑神医,气氛异样至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问道:「京凉来了吗?」 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沉声道:「他在牢堂等候,好接皇甫长雄出狱,算给他面子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又向龙鹰打个询问的眼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不用顾忌,是自家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大讶,却没追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的自家人,指的当然是妲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表面上,妲玛做足本分,向皇姊韦后尽责,依韦后吩咐禀告李显,明言皇后有急事须「范轻舟」亲自去处理,言罢退往李显飮酒作乐的殿外等候。 www.daocaorenshuwu.com

当时在座者,尙有武三思、宗楚客和一众酒肉心腹近臣,人人目睹其事,也心知肚明甚么事情在发生着,除了昏君李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李显刚两杯下肚,哪来闲情理会酒色外的任何事,见到「范轻舟」,更是欢喜,兼且丑神医尙是首次参加他的夜宴,转头忘掉了在殿门外等候的妲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谈起香经,一发不可收拾,直至符太「冒死进谏」,李显方肯放人,踏出殿门的时间,刚好是亥时中,离明天开始的子时,仅剩半个时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不理是他娘的甚么时候,放人的时间必须塡『亥子之交』。」 稻草人书屋

陆石夫竖起拇指叫绝,道:「范爷了得,此招教谁都不能说谁。」 稻草人书屋

龙鹰报以微笑,随他踏阶登门,进入牢堂。 稻草人书屋

此正为龙鹰最后想出来的妙计,就是将放人的时刻模糊化,选在两日交替的界线,既是前一天,也是后一天,没人丢脸。其中自有种玄之又玄的意味。

daocaorenshuwu.com

与同来的两个关中剑派的资深弟子,正等得不耐烦的京凉,见「范轻舟」入堂,虽听到四个人的步音,还以为是狱佐一类的人物,黑着脸站起来,不客气的道:「范兄是故意迟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妲玛的声音在陆石夫、龙鹰后方响起,冷如寒霜的直斥道:「不管你是谁,勿说废话。」 稻草人书屋

京凉终见到妲玛,虽认不出是何方神圣,却被她的美丽和气质所慑,又认出伴在她旁是「丑神医」王庭经,立知妲玛大有身分名堂,虽然是自出道以来,当面被不留余地的顶撞,也不得不立即闭口,尴尬至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却做好做丑,忙道:「夫人息怒,这位是关中剑派的当家师兄京凉京当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又向发呆的京凉道:「夫人乃娘娘的皇妹妲玛夫人,娘娘请她来监督小弟放人之事。」京凉听得倒抽一口凉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客气道:「京兄请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京凉乖乖的坐回椅子去,他的两个同门更连大气不敢透一口,三人气焰全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朝守牢房的两个狱卒下令,道:「将犯人皇甫长雄提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向龙鹰、妲玛和符太道:「夫人、太医大人、范先生,这边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领三人到牢堂另一端,狱长早预备好撤回告状的文书,摆在长方木桌上,等待「苦主」龙鹰画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京凉等只有看的分儿,噤若寒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从容不迫的坐到椅子去,毫不犹豫画押签署。 稻草人书屋

陆石夫、符太和妲玛,分立两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甫长雄给押出来了,手铐、脚缭、蓬头散发,不过被关了两天,却像别人给关了两年的模样,萎靡憔悴,眼布血丝,见到「范轻舟」,双目喷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京凉怕他不知就里,胡乱说话,沉声喝道:「勿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甫长雄方发觉京凉来了,知有转机,顿然精神大振。

稻草人书屋

陆石夫喝道:「解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狱卒照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片晌,皇甫长雄回复自由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斜眼兜着他道:「得范先生不追究,今次对你是从宽发落。不过!若你再纠众犯事,我陆石夫第一个不放过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皇甫长雄正要反唇相稽,放几句狠话,京凉已知机的着左右抢过去,连推带挟的将皇甫长雄架往门外去,自己则向众人施礼告辞,匆匆离开。

www.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和龙鹰,送妲玛和符太一程,以符礼节。 daocaorenshuwu.com

今次是妲玛、符太策马在前,龙鹰、陆石夫在后,在夜静人稀的兴平大街,望东面的朱雀大街缓骑而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蹄起蹄落,两旁隐传回响,颇有漫游夜京城的兴味,特别是经过惊涛骇浪的一天后,风波暂平,诸事告一段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亥子之交」之计,是必须的,否则将成画龙欠睛,因关系到权力的斗争。所谓权力,简而言之,就是可令别人做本来不会做的事,如主子之于奴仆,上级之于下级,于至高无上的统治者来说,是不得有违。韦后正是运用她的权力,硬逼「范轻舟」做他不情愿的事,如若不从,不论理由有多充足,韦后仍认为威权受到挑战,必报此恨,那时「收之桑榆,失之东隅」,定是得不偿失。可是来个「亥子之交」的双赢之局,加上妲玛陈述情况,虽未臻理想,韦后总算对己方人马有交代,故可勉强收货。一来一回,乃截然不同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