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四章 夜会佳人

东大寺位于西京正东的位置,东市之南,规模宏大,沿着中轴线成外殿排列的配置,自院门而内,殿阁交错,十多座殿堂高低有序、松紧闭合,衬托出各殿的特色,如若乐章,酝酿出主殿摩尼的高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摩尼殿构造奇巧,为全木构建筑,宽九间,进深七间,歇山重檐四面各出单檐歇山的抱厦,尤有特色者,是柱头上的斗拱出跳四层,大梁以四跳的斗拱支撑,构造简明有力,殿顶组合丰富美观,殿身有内外两周列柱,高出群殿之上,气势磅礴,为力学和美学的完美结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登上离地逾三十丈的殿顶,一身黑衣的无瑕坐在殿脊,脚踏瓦坡,两手托着香腮,似正想得入神,茫不知龙鹰的来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半阙明月和星光映照下,她俏脸侧面的轮廓如灵山秀川的起伏着,秀眸闪闪生辉,自然而然融入了东大寺的庄严神圣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来到她身边,于离她尺许处坐下,叹了一口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无瑕一双美眸凝定前方无尽的暗黑空间,香唇轻吐,如只说给自己听般,轻柔的道:「为何叹息,是心中为难?没人强逼你来的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想到占据无瑕芳心的是「龙鹰」,永远非是「范轻舟」,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可是若能令她「移情别恋」,是否等于扼杀了「范轻舟」与她亲好的机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的师尊白清儿,因与杨虚彦相好,故不能上窥「天魔大法」之至,没法和绾绾相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苦笑道:「小弟怕的是错种情根,爱上了绝不该爱的人,惨被出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悠然道:「前两句话,该由我们可怜女子说,才合乎身分情况。后一句是范爷须冒的风险,哪教你自己提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感到后悔,于他来说是罕有的情绪。 daocaorenshuwu.com

美人计之所以能万古常青,先不说美丽的威力,往往源于男性高估了自己的魅力,却低估了对方的危险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台勒虚云、杨清仁、香霸、洞玄子等,他防范十足,滴水不漏,可是当对着无瑕,从来没有清楚分明的防线。如只是个人的成败荣辱,他可以任性行事,可是当牵涉到关乎天下的「长远之计」,现在的行为便是鲁莽之举,动辄赔上整个大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凭甚么可相信无瑕愿把自己为表示诚意,透露出来的秘密,限于他们两人之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恨目下已骑上虎背,退缩不但等若败下阵来,且令「范轻舟」失去得到无瑕的机缘,辜负了胖公公对他征服无瑕的期许,又在自己心内种下斗不过无瑕的挫败感觉。我消彼长下,更斗不过无瑕。 daocaorenshuwu.com

手下败将,何足言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太疲倦了,不论意志、体力,均处于低落的水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就在此时,一股莫以名之的力量,如在脑袋中央某一深处,潮浪般奔腾而出,脑际轰然剧震,下一刻整个人焕然一新,澎湃着没法形容的动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魔种出现异动,如此情况,非是首次,却没有一次,如这次般强烈,充满爆炸性的威力。忽然间,他心中生出「魔种式」的明悟,掌握到无瑕的等待,异乎一般的等待,而是蓄势以待,凝聚精神异力至巅峰状态,当他坐到她身旁的剎那,全力突击,杀他一个措手不及,差些儿魔心失守。尤营没碰触她动人的肉体,否则两路攻来,肯定给她闹个人仰马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不晓得在那样的情况下,对自己有何坏处,只知绝不会是好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媚术的威力,莫过乎此。极大可能,从此自己会隐隐为她所制,给她「迷惑」了,幸好魔种感应危险,立即反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笑嘻嘻道:「话是这么说,心里却是另一回事。皆因小弟清楚感应到,玉大姊并没将我俩间的私情,告知任何人。哈!这叫好的开始,乃成功的一半。姻缘这类鬼什子东西,不但非人力能抗拒,也是无从抗拒,因为并没有知己知彼这回事。哈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无瑕得来不易的优势,被瓦解了至少一半,龙鹰凭魔种的灵应,掌握到她没把两人间私订之约外泄,顿令她失去方寸,不知他纯属猜测,还是确有此神奇本领。而这种不确定性,恰为对炼就精神异术者,最大的威胁。给看通看透,还有何所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无瑕没好气的道:「若今夜范爷赴会,一意东拉西扯,胡言乱语,请范爷回馆就寝,玉儿以后再不敢打扰范爷。」 稻草人书屋

龙鹰满足的叹道:「大姊仍认为范某人肯放过你吗?事情一旦开始,愈陷愈深,难以自拔,最后的结果,由老天爷决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的矛,就是以茫不可测的命运,去攻无瑕不动情之盾。若确有命中注定此回事,任你如何自信自负,仍没有突围的可能性,因根本不晓得天意所在。龙鹰敢肯定无瑕至此一刻,对「范轻舟」仍未如对「龙鹰」般生出情愫,却肯定她视「范轻舟」为相埒的对手,一个有资格使她坠入情网的人,否则哪来闲暇、殚思竭智的与他周旋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