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章 赌色合一

漫漫雨丝,洒空而来,倏忽间由疏转密,填满廊桥两边的广阔空间,与桥下湖水连成整体,烟雨濛濛,前方如三足鼎立,一前两后的三大赌厅,也像退藏融浑其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南的景色确令人怀念,即使远在北方,重塑江南庭园者仍大不乏人,沈香雪之所以这么吃香,正因她为江南建筑名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天造美下,烟雨为本来似欠了魂魄的人工景色,添上所欠缺的生命力,如诗如画,美得使人神思迷醉,心绪纠缠,欲断难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居中的主赌厅传来“邓胖子”邓叔方说话的声音,每当他说完一段话,随之就是进三十个女子的娇笑声,看来该是对负责赌局的旗下女将进行开张前的最后集训,由于他语调轻松,妙语如珠,气氛热烈融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香霸确有一套做赌坊青楼生意的手腕,邓胖子就是执行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邓胖子管赌,湘夫人管人,是天衣无缝的组合,赌色合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立定,诈作凭栏欣赏湖色雨景,约束声音问道:“言志情况如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从来没担心过弓谋,却一直担心宋言志,如他变节,将形成对龙鹰致命性的打击。比起弓谋,宋言志正常多了,秉持的是虚无缥缈的理想,面对的确实酒池肉林的实质诱惑。两相较量,任何热情均可冷却,人对财富、美女的欲望是有增无减,特别对方可触动媚女级的美人儿,龙鹰的担心非是杞人忧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弓谋听出他的忧虑,传音道:“范爷可以放心,现在宋先生对香家的鄙视和憎厌,尤过于我弓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大讶道:“因何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弓谋道:“原因简单,因着宋先生国人的才具,特别在管钱、管人的能力上,连香霸也自叹弗如,今天因如坊能如期启业,宋先生是背后大功臣之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稍顿,续道:“故此香霸对宋先生依仗日深,宋先生也成为了能参与香家事务的唯一外人,不像我般是圈内的局外人,也因此知悉部分不为外人晓得之秘,愈清楚,愈发觉香家豺狼成性、丧尽天良。表面的风光背后,做尽令人发指的事。现在宋先生正千方百计追寻香家人口贩卖方面的蛛丝马迹,俾可报上范爷,让范爷处理。找个机会,让范爷与宋先生碰头,掌握最新的情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听得心内一怔。对!自己只因看到表象,致疏忽了真正的情况,人口贩子之所以令人深恶痛绝、不齿,正因其泯灭了人性,视别人为财货,彻底剥夺人作为人的最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年自己亲眼目击洞玄子之徒池上楼放火烧船,将一群无辜女子活生生焚为焦炭,沉尸河底,悲愤至极,故后来对池上楼毫不容情,还送他返神都由酷吏招呼,受尽折磨而死,心内只有痛快而没一毫歉疚,正因曾目睹其恶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眼前的香霸,如仙界蜃楼般的因如坊,他瞧见的是华美的外衣,却没法联想到成就眼前局面底下的不仁和残忍,故被表象所惑。沉声道:“香霸在岭南的代理人肯定是符君侯,此人亦是香家子弟。现时香家内该有人负起与符君侯通讯联系的工作,只要能寻出这个关键人物,可以解开我们大部分的疑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弓谋道:“之所以难查,是因此人秒面上与香家或大江连没任何关系,像以前的符君侯,运送人口的方式肯定迂回曲折,宋先生正就这方面着力。不宜耽太久,我们去见香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路过主大厅,邓胖子抽身过来,与范轻舟寒暄几句,态度一如以前,热情如火。又明示暗示,若看上他哪个乖女儿,说一句,他可妥善安排。剩看正等候他继续集训,仍未换上正式制服的三十多个妙龄荷官,个个莫不是百中挑一的美人,向着他们媚眼儿乱抛,龙鹰不须邓胖子说废话,便晓得女色的威力,更明白香家的经营之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避过左右大赌厅,在烟雨弥漫的天地,沿迂回游廊,深进香家的梦幻王国,途上不时碰上往来的去年轻侍女,燕瘦环肥、形形色色,固然是目不暇接,饱尽眼福,最难抵挡是眉挑眼逗,只要是正常男子,不心痒者稀矣。

www.daocaorenshuwu.com

对弓谋他们态度恭敬,显示出弓谋在她们心里,属因如坊的大人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向弓谋问出最重要的一句话,道:“杨清仁占出的吉时是何时何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霜落寒空月上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香雪巧移江南园林之景,深植北里闹市之内,令因如坊没丝毫铜臭的味道,以厅堂、水榭为主,水石他、亭阁为衬,复道回廊与湖石贯穿分隔,高低曲折,虚实相生,愈是深入其中,体会愈深刻,左弯右转下,连龙鹰也有点忘记到这里来的初衷,浑然忘事,置身其中,可见环境的威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个仰首可观明月、低头能弄月影,厅堂依水而筑,既各自独立成园,又以因如湖为共同空间的天地里,随行得景,相互因借,本身已有“因如”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