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章 夺石之战

「轰!」

木门化作碎屑,朝屋内激溅,每片木碎,均含劲气,等于善使暗器的高手,以漫天花雨的手法,将以百计的暗器向敌人发射,笼罩屋内前厅每一寸的空间,先声夺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的「康老怪」拿捏时间毫厘不差,到田上渊发出枭鸣,知会屋内同伙他回来了,离藏在山林内的秘密巢穴不到百步远,才从后方赶上,大幅拉近至与田上渊二百多步的距离,当田上渊入屋的一刻,施展弹射,从上空弯过院墙,朝刚闭上的屋门直撞。三十丈的距离,正是他弹射的极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确是少点功夫也办不到。 稻草人书屋

田上渊狡猾如狐,离开黄渠后,冒风雨朝东南走,虽有大雨掩护,仍没掉以轻心,疾奔十多里后,忽然折往正东,路线迂回,翻山过岭,更藉入林出林,巧妙改变方向,途上不时用上反跟踪的手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便自问如非田上渊体内有残余的魔气,早失去田上渊的影迹,更大可能是被他察觉他们跟在后方。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凭着魔气,追蹑在后,不但持亘保持在这样的黑夜风雨里视力不及的远距离,且不是在他正后方,否则会被田上渊引得团团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感应到位于两座大山之内,位处小丘顶山林内的房舍,龙鹰方暗松一口气,因老田体内的魔气已减至微仅可察,如须再多走十来11十里,肯定失去老田,今晚的大任势功亏一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田上渊老奸巨猾,在城外秘巢一事上亦玩手段,不容错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根据宇文朔的情报,谁都猜老田的秘巢在西京城南方隐蔽处,怎想到从南门出城只是惑人耳目之计,事实上巢穴位于西京城东面五十多里的群山之内。即使大规模搜索,仍难搜到那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陆石夫反击受创后,田上渊退而不乱,仍取城内东南角的曲江池离开,可知他因「阴沟里翻船」,生出警觉,隐隐察觉掉进陷阱,故在逃亡上不敢掉以轻心,只没想过设局算他的是魔门邪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夜田上渊有何闪失,非战之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老田不论才智、实力,均深不可测,于这种极端情况下,显露无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离水后,田上渊极速遁逃,同时运功治伤,将龙鹰输入陆石夫体内,如有本身意志、在反击下入侵老田的魔气,有条有序的逐丝排出,当抵达秘巢门前,已成功将侵身魔气彻底去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若不是龙鹰感应不到他身上有五采石一类异宝,还以为他采石随身,藉之疗治内伤。从而推之,当他行刺陆石夫之时,早从龙鹰之前加于他的创伤复元过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奶奶的,此妖绝不可小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亦成了今夜之战,其中一个始料不及的不测因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们面对的,将是处于正常状态的可怕高手。如没非常手段,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个不测因素,是直至施展弹射前的剎那,他虽感应到屋内有两个人,却完全掌握不到虚实,就像两个黯淡至似有若无的影子,而对方肯定非是在高度戒备的状态下,能感觉得到纯出于魔种的灵觉天机。由是推测,此两人均为顶尖儿的高手,属田上渊的级数,差距不大。

daocaorenshuwu.com

一个该是「夜枭」尤西勒,另一个人是谁?怎可能平空钻出这么的一个高手来? daocaorenshuwu.com

答案就在破门入屋的一刻揭晓。

daocaorenshuwu.com

丈半见方的厅堂内,灯熄火灭,暗黑里,浑身湿透的田上渊正朝前后进间的天井走去,背对龙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人立在左边窗的位置,本该在欣赏窗外的暴雨,正别过头来,似要向田上渊说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此人形象鲜明,秃顶,脸相威猛,是个彪形大汉,难怪给大江联的人认出来,「夜枭」尤西勒是也。龙鹰一眼断定,是因仍有点印象,似曾见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边,摆着一张圆木桌,一人靠窗坐着,赫然是睽违已久的老朋友,「夺帅」参师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的娘!竟然是他!

daocaorenshuwu.com

参师襌在此,令龙鹰晓得所料不差,田上渊或许与默啜有联系,却绝不是默啜的爪牙走狗。

www.daocaorenshuwu.com

与龙鹰屡次交锋,从中土打到塞外,漠东斗至漠西,纵然参师禅以最强大的阵容,以众凌寡,在龙鹰手上,没一次不吃瘪,只看吃大亏还是吃小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一次冲突,参师禅败走高昌古道,且负上严重内伤,在那样的情况下,参师禅既无颜回去见默啜,更清楚对失败者手段残忍的默啜,大有可能将他处决,因而唯一选择,就是脱离默啜,觅地疗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参师襌出现眼前,是因他不但复元过来,且大有精进,故卷土重来,报复龙鹰。参师襌恢复名誉的唯-手段,就是割下龙鹰的人头,送到默啜面前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有念头,电光石火间,闪过龙鹰的脑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内简陋的木桌、木椅、几子、灯台等首先遭殃,像没有实质、又无重量的薄纸般在劲气摧残下颓然解体,风扫落叶的投往四壁,倏忽间,厅堂变得空荡无物,只余一地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