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章 巧施离间

天从人愿,龙鹰睡至日上三竿,方醒过来。昨夜入寐前,本想看几页《实录》,岂知实在太倦了,睡魔袭来,立告不省人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睡足了,较为乐观,昨夜的悲喜参半,代之是积极奋斗的精神,为避免黄河、洛阳两帮情况重演,他决定尽最大的努力,说服符太,令张柬之等五人逃过死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读《实录》使他对符太在宫内的遭遇,掌握得巨细无遗,也因而助妲玛夺回五采石,没错失时机。亦使他明白符太的心意,对五王符太是漠不关心,认定他们咎由自取。要符太做不情愿的事,并不容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经昨夜的携手合作,且取得成功,与宇文朔的关系大有改善。他感到宇文朔开始信任自己,这并不表示宇文朔再不怀疑「范轻舟」,但起码视「范轻舟」为可靠的伙伴战友,此点至为关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梳洗后,先到工场为兄弟们打气,谈笑一番后,郑居中偕他到工场外说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郑居中道:「记着今晚秦淮楼之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笑道:「你比我更紧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道:「谁想让像纪梦般的美人失望,还有清韵大姐,她们对我们既客气又亲切,令我们受宠若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又满足地叹息,晃着头道:「凡康那小子最没用,差些儿晕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看来你好不了多少。今晚一道去如何?凡康也可以参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道:「人要知足,何况这里没有我是不行的,有时为了一个工序的设计,大家吵得面红耳热,我就是唯一的调解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略一沉吟,道:「凡康也不宜去,因他已梦想成真,可在近处瞧着纪梦的一颦一笑,那种场合更不适合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接着又道:「请范爷择个开张的吉日良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记起对安乐公主、独孤倩然等诸女的承诺,道:「先给我一批『七色彩梦』作送礼之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头痛的道:「老板有何看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道:「正是老板着我来问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思索道:「若非大事铺张,搞妥秦淮楼那批货,送妥礼后,我们随时可打开大门做生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郑居中道:「没点场面,怎配得起范爷的身份地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问道:「通常派请柬该预多少时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郑居中道:「一般须十天半月,不过以范爷的声势,五、六天该没问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道:「那就定在六天后,先由老板和你出名单,再由我看有否须补充的。我现在要到少尹大人处走一转,怕午后才能回来,其他劳烦你老哥哩!」

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点头答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讶道:「你们竟不晓得少尹大人昨夜被行刺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色变,失声道:「甚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说出情况,最后道:「大人没甚么大碍,放心好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郑居中沉声道:「谁干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凑近他道:「是田上渊。哈!明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罢离馆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尹府气氛异样。守卫增加,十步一岗的,还多了一批穿便服的高手,其中几个龙鹰认出是武三思的近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入主堂后,果然是武三思来了,坐在陆石夫卧椅旁,低声说话。如非武三思特别指示,龙鹰除非打进来,否则不能踏足主堂半步。

稻草人书屋

武三思两眼满布红筋,昨夜该没睡过,难得他仍肯来探望陆石夫的伤势,可知他一如宇文朔所料,对昨夜的刺杀生出警觉。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人齐往龙鹰瞧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向他打个眼色,提醒他小心。

www.daocaorenshuwu.com

武三思长身而起,朝陆石夫道:「石夫好好休息,本座要和轻舟说几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言罢迎上止步施礼的龙鹰道:「我们到西厅说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跟在他身后,问道:「少尹有好转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三思道:「该无大碍,我已使人再去请神医,以神医的医术,两帖药可使石夫复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一听便知大奸鬼昨夜已遣人去找符太,当然找个空,现在尚未知是否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偏厅坐下后,武三思劈头问道:「轻舟昨夜到哪里去了?石夫出事后,我使人去找你,却说你尚未回来。还以为会在因如坊见到你,又碰不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硬着头皮道:「我去了见闵天女。嘿!没甚么,只因天女对轻舟的合香很感兴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他唯一想出来最妥善的理由,可解释他忽然失踪,又迟了去探望陆石夫的事。大概不会有人敢去问闵天女,纵问,天女亦义不容辞的为他圆谎,而即使闵玄清推个一干二净,别人还以为她只是不愿泄露与范轻舟的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三思淫笑道:「轻舟很风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装出尶尬之色,道:「真的没甚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三思心情复杂,苦乐难分,没心情就这方面调笑,肃容道:「谁干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不出两个可能性,一是与皇甫长雄有关系,一是大江联。」 daocaorenshuwu.com

武三思大讶道:「大江联!我倒没想过,他们干嘛要杀石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