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章 完美结束

符太好整以暇的道:「事情是这样子的,我将五采石交到夫人手上后,和她一起去取出藏在西京南面山头的小包袱,接着陪她朝西疾走近五十里,在一个山头处分手,途上大家没说过半句话,终须一别时亦没有道别,就是这个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和陆石夫为之气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在符太模仿自己的语调,先来一句「事情是这样子的」,龙鹰便晓得这家伙在耍他们,不会老老实实。 稻草人书屋

高力士喝采道:「无言胜有言,经爷深得个中三昧。」

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没好气的瞪高力士一眼,道:「真的是这样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敢骗任何人,也不敢骗大哥你,确是这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双目生辉的道:「你们了解我吗?当时她遍寻五采石不获,心情从最颠峰直坠至谷底,一脸绝望的呆立屋内,我将五采石递至她眼前,她立即重生过来。你奶奶的!她不相信自己一双眼睛的盯着五采石,怕一眨眼,采石不翼而飞,那时的她,从未试过这般美丽动人,艳采四射,任老子抓着她柔软的玉手,将五采石送入她手心去,然后她用一种本太医从未见过的眼神,深深望着我,好半晌方带点娇羞的垂下目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陆石夫道:「夫人在等你亲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摇头道:「你们真的很难明白我。」 稻草人书屋

略顿,续道:「对我王庭经来说,物归原主的剎那,事情变得完美无瑕,不多一些,不少分毫。」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陆石夫和龙鹰默默聆听,分享着符太的动人滋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沉浸在当时的情绪里,梦呓似的娓娓道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就在她抓紧五采石的一刻,而我则抓着她的纤手时,始于少年之梦,终于此的一段人生,以电光石火的高速,在剎那间呈现出来,所有我隐藏着的秘密,包括一切的创伤、痛苦、仇恨、迷惘、悲欢、离合。开始和终结首尾相衔,也因而难分终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话,三人里只龙鹰明白,因高力士和陆石夫并不晓得符太少年时的遭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沉声道:「至于她是否回来找我,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他奶奶的!老子有何办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竖起拇指赞道:「够洒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向龙鹰道:「满意了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同意道:「确是完美的终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道:「这个终结,等于-个新的开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高力士的呼吸沉重起来,欲言又止,心绪激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目光落往他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有话想说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高力士朝符太瞧。

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在这家伙面前,没有尊卑之分,大家是兄弟。」

www.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真情流露的道:「小子很感动,且首次有不吐不快的冲动。事情发生得太快了,想留神时事情早成过去,却是回味无穷。忽然便再见到范爷,仿似闲聊玩笑,竟能将巨奸大恶,一直占尽上风、横行无忌的田上渊戏弄于股掌之内。小子不敢隐瞒,昨夜小子整晚睡不安寝,因愈想愈多破绽,到今天往兴庆宫找到经爷,方知大功告成,那目睹由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感觉,实在无与伦比。小子可以坐在这里,听着诸位爷儿坦诚对话,是小子毕生最大的荣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不约而同,齐声喝采叫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向龙鹰笑道:「我没说错吧!如果宫内死剩一个人,那个人必是我们的副宫监高力士高大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诚恳的道:「三位大爷明察,刚才小子句句出自肺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哑然笑道:「出自甚么都好,最重要是兄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道:「五采石告一段落,有得老田消受。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且比五采石令人更有力难施,副宫监该清楚是甚么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责道:「既然有事发生,来时怎不告诉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道:「因对经爷来说,乃微不足道的事,更不想经爷为此分神。嘿!经爷压根儿没兴致说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心忖若论揣摩上情,他们三个人加起来比不上-个高力士,简单的-件事,可看出高力士对宫情的熟悉和了解,不单瞧出昨夜的「嫁祸公告」与五王有关,又晓得符太毫不关心张柬之等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遂把昨夜的突发事件,告诉符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问高力士道:「此事目前情况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道:「今天晨早小子在禁中四处活动,收集消息。顺带一提,宫内没人晓得夫人的离去,该是娘娘的意思,不准知情者宣扬,更有可能是夫人请娘娘暂不公开,好混淆田上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石夫道:「可能性很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高力士道:「小子一直不晓得大相漏夜入宫见娘娘的事,到在龙尾道见到鸿胪卿甘元柬、侍御史冉祖雍、太仆丞李俊、光禄丞宋之逊、监察御史姚绍之等人联袂而来,方晓得皇上召他们来开临时的内廷会议。而大相、宗尚书和礼部尚书韦温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