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章 思想泥沼

兴庆宫在很多方面,及不上大明宫,可是,于符太来说,却有大明宫难以比拟之处。首先,小敏儿如获新生,得到了从未有过的自由,开心至不得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的情绪直接影响符太,在禁苑长期的「相依为命」,他们的关系每天都在变化着,符太从不接受到认命,不着痕迹,一切自然而然。像现在般因小敏儿变回天真烂漫的快乐小女孩,他便大有能予最亲近,受他保护的女人幸福的愉悦,满足和乐而忘忧的动人滋味。 www.daocaorenshuwu.com

对符太,这不能说不是彻头彻尾的改变。 www.daocaorenshuwu.com

其次,是气氛的改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论大明宫如何金碧辉煌,太液池美如蓬莱仙境,但总有种败絮其中、藏污纳垢的不良感觉,原因当然是内有李显和韦后,奸佞当道,令人不忍卒睹。妲玛是个例子,不忍见韦后不住沉沦,宁舍五采石而去。 daocaorenshuwu.com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宫如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兴庆宫比较起来,有着大明宫欠缺的清新,人事简单,无拘无束,且由于位处闹市,与东市为邻,出入方便,感染到民间生活的气息,岂是隔绝的深宫内苑可以相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兴庆宫因未有贵胄入住,故打理兴庆宫属闲职,最适合高力士这个「闲人」,责任落在这小子肩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安排符太和小敏儿入住龙池东北,芳苑门内金花落的听雨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花落自成一国,属园林建筑,靠近龙池东北岸著名的沉香亭,院墙围起充盈林园气息的雅致楼房听雨楼,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亭桥流水,一应齐备。打扫、膳食方面,高小子处理得妥当体贴。

daocaorenshuwu.com

迁往金花落翌晨,符太起来,兴致大发,偕小敏儿出宫到东市吃早膳,不知多么闲适写意,轻松自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像脱笼鸟儿,吱吱喳喳的不断说话,大部分言不及义,符太却听之不厌,如聆鸟儿歌唱,动心而不动脑筋。 daocaorenshuwu.com

再在东市人挤人的逛了一会儿,符太解囊让小敏儿花钱,还鼓励她挥霍,令她满载而归,如在神都北市情况的重现,那种生活的气息,多少钱都买不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们从兴庆宫的金明门返宫,此门乃西面两门之一,位于兴庆宫西南角,入门后,因「少帅」寇仲曾入住而名著天下的花萼双辉楼,映入眼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金明门到东北的金花落,是兴庆宫内最远的路程,然而亦是赏心乐事,途经景色最美的龙池和沉香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际此寒冬时节,前两天又下过一场雪,宫内一片银白。洁净素美的天地,使周遭的一切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迷人风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门卫接过背得符太似头骆驼的大小包裹,代他们送往金花落,门卫的头子道:「下次太医大人出门,卑职可派三数人随行。」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笑道:「若天天这样子,我微薄的薪酬怎应付得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门卫头子陪笑道:「大人真随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压低声音道:「太子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一怔道:「甚么太子?噢!记起哩!他来干甚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乐与李重俊的「太女」、「太子」之争,在宫内人尽皆知,后者成为太子后,两人关系没有缓和下来,仍势成水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韦后母女和武三思连手下,李重俊被排斥于大明宫外,留在太极宫旁的东宫,不单被孤立,且是置身「凶地」。 稻草人书屋

李唐开国之时,李渊为皇帝,李建成的太子就是居于东宫之内,结果横死玄武门,自此东宫被视为不利主之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从事实言之,后来入住的李治虽成为皇帝,结果亦好不到哪里去,身体未好过,大权旁落武则天之手,身不由己,负上给武氏改朝换代的罪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以想象,李重俊到西京后的遭遇有多惨,心情多么恶劣。 稻草人书屋

在洛阳,荣登太子宝座后,李重俊愿望成真,春风得意,忘掉了符太这个他曾诉苦的人,再没找过符太。 www.daocaorenshuwu.com

现在李重俊又来了。

daocaorenshuwu.com

兴庆宫空荡荡的,欠缺人气,来此除找他的「丑神医」外,没别的事情可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重俊在必经之路的沉香亭候他,遣走小敏儿后,符太入亭坐在他对面,见李重俊仍目不转睛地打量小敏儿朝金花落远去的美丽背影,道:「太子现在爱怎么美的宫娥也可以了,还要看得这般用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重俊摇头道:「小敏儿与别不同,没其他宫娥可代替,就像鹰爷的人雅,很多人到今天对人雅仍念念不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道:「以前我不敢大胆去看,是因心里有鬼,今天敢看,因问心无愧,纯是欣赏,更为太医高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讶道:「小子确成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重俊瞥一眼守在四方的从卫,苦笑道:「太医呼重俊为小子,感觉亲切。唉!我不知多久未尝过这个滋味。即使对着最亲近的人,仍不敢说出心内的想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心忖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年肯听老子劝,远走高飞,现时不知多么自由自在。贵为太子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