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三章 因果关系

龙鹰一觉醒来,精满神足。探手一摸,胁下被尤西勒短戟造成的伤口不翼而飞,皮肤光光滑滑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梳洗时,郑居中来了,道:「淮阳公在前堂等候范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延秀是昨晚秦淮楼之会龙鹰和香怪外,另一位被邀的嘉宾,却没出现过。龙鹰问道:「老板回来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道:「四更前由清韵大姐亲自送他回来,随行的还有周杰大哥和十多个好手,非常大阵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捷如斗败公鸡,收尸离去后,柳逢春偕周杰到广场探问「范轻舟」的伤势,那时清韵和纪梦已领香怪入楼,龙鹰与纪梦仍是缘悭一面。 稻草人书屋

隐隐里,龙鹰感到香怪在自己亲身示范下,领略到放手而为的痛快。旁观者里,独香怪一人晓得「范轻舟」有意杀人,也因此晓得「范轻舟」不像表面般的简单,不过,以香怪的性情,绝不泄露龙鹰的秘密。剩瞧香怪一点不担心其伤势,知他看穿受点伤乃干掉尤西勒必须的手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拒绝了柳逢春到楼内清理和包扎伤口,治伤后举行宴会的提议。坦白说,柳逢春的提议很吸引人,既可亲近艳盖西京的纪梦,还能与清韵共席言欢又为赏心悦目的事,但考虑到该让香怪把刚领略回来的,付诸实行,龙鹰打消念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如陆石夫陪他返七色馆途上的分析,今趟韦捷是「偷鸡不着蚀把米」,大大的吃了个哑巴亏。际此风头火势之时,以韦温为首的外戚,肯定约束族人,不可向炙手可热的「范轻舟」寻衅生事,偏是韦捷自恃驸马身份,横行霸道惯了,忽然遇上「范轻舟」,按捺不住,又凭人多势众,欲折辱「范轻舟」,以示他与众不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时的韦氏外戚,心态等若暴发户,惟恐别人不晓得他们如何富有,炫耀之法,就是须显露权势。韦捷对近几天发生的事,大概知其一,不知其二,更弄不清楚「范轻舟」与李显、韦后和安乐的关系,知的是「范轻舟」得武三思包庇,茫不知惹「范轻舟」的风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事论事,如非尤西勒牵涉其中,龙鹰确会放韦捷一马,忍口气算了,只恨机会送上门来,龙鹰没丁点错过的理由,只能怪老天爷,注定韦捷遭此挫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捷肯咽下这口恶气吗?一定不肯,唯一方法是回去向成安哭诉,把「范轻舟」说得有那么不堪,便那么不堪,煽动成安为他出头,事情尚未完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老板是否给抬回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居中道:「奇怪!老板不知多么精神,和衣连鞋倒在榻子上后,睡个不省人事。」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啧啧称奇,时间再不容许多聊两句,出铺堂见武延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在武延秀对面坐下,问道:「淮阳公昨夜到哪里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武延秀神采飞扬,道:「范兄请恕延秀迟来之罪,不过错有错着,抵达时范兄刚离开,在门外遇上周大哥,始晓得发生这么精采的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讶道:「淮阳公的心情很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延秀欣然道:「范兄给延秀大大出了一口气,心情怎会不好,像韦捷这种人,叫小人得志,不学无术,嚣张狂妄,全赖有张小白脸,被娘娘看中,纳之为驸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又道:「范兄干掉的人,是韦捷重金礼聘回来的契丹高手,昨天才投靠这小子,也不知走了甚么绝运,见不到今天的太阳。」 稻草人书屋

龙鹰问道:「是谁给韦捷穿针引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武延秀道:「恐怕韦捷本人方清楚,人都死了,是否知道并不打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再问道:「淮阳公与韦捷有何嫌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延秀道:「此人心胸狭窄,又不自量力,成为驸马后,日益张狂,连他自己的族人对他亦颇有微言。天才晓得在何处开罪他,总言之他对我没甚么好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武延秀的避而不答,言词闪烁,使龙鹰的想象大有发挥的空间,特别是武延秀曾强调韦捷有张俊脸,又晓得武延秀等若韦后半个男宠,虽然荒谬绝伦,却不能剔除「争风呷醋」的可能性。在宫闱内,有乖伦常的事,不论何等荒唐,仍可以发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后虽然倚仗武三思,私通勾结,但怎么亲近,岂及同血缘的族人?武氏子弟感到外戚的威胁,乃必然之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延秀没兴趣就这问题说下去,道:「延秀清楚事件始末后,立即去为范兄做工夫。这小子愚不可及,于此风头火势之时,竟敢惹事生非,今次看谁能护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头火势」指甚么?肯定不是陆石夫的遇刺,一来因陆石夫伤势轻微,更因李显或韦后怎会关心陆石夫的生死。指的该是令韦后气至发疯的「公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时整个韦武集团卯足全力,刃锋指向五王,特别是受害者的韦后,哪来管闲事的闲情,而韦后却是韦捷唯一可打出、又能威胁「范轻舟」的牌。故武延秀所说的为「范轻舟」做工夫,理该是向韦后做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