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七章 最后一关

迁往兴庆宫,有利有弊。好处是他和小敏儿自由自在,出入方便,不似以前在禁中,走一步也在皇后、公主们的耳目监视下;弊处则为往返大明宫需时。新的尚药局位于紫宸殿之东,少阳院旁,独立成院,际此百事待立之时,又为了好好安置常青、茂平两个小子,例如争取比邻的医室、医务上的编排,他就是唯一可为他们谋福祉的有力人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兼之皇族的夫人、小姐们,水土不服,她们只信任他能回春的妙手,任符太如何不甘愿,仍不得不勉为其难,使他连续一个月晚晚拖着疲不能兴的身体,夜幕低垂下方返抵听雨楼,搂着小敏儿香喷喷的身体睡个不省人事,动笔写「医经」?休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天起来,他暗自立誓,除非娘娘遣人来抬他,否则绝不踏入皇宫半步,有了这个想法,吃早膳时特别轻松愉快。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小敏儿坐在身旁陪吃,唇角含春的频频瞧他,看极不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我脸上难道贴了金,有何好看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入住听雨楼后,小敏儿比之过往,少了顾忌。以前不论符太威逼或利诱,总不敢在厅堂坐下来,现在终肯从主子之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送他甜如蜜的笑容,道:「比贴金更好看,很久没见过大人这么多笑容。」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讶道:「我坐在这里后,似乎没笑过半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敏儿送他一个迷死人的媚眼儿,娇憨的道:「大人脸上没笑,心却在笑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没好气的道:「甚么都给你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娇躯前俯,挺起骄美的酥胸,瞇着眼睛道:「敏儿十八岁哩!大人勿忘曾应承人家的事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不自觉的咽了口涎沫,道:「好像要到六月才十八岁,对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大嗔道:「大人说的时候是去年五月呵!敏儿不依,大人根本没记牢在心,因是随口敷衍,所以忘掉日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小敏儿大兴问罪之师,符太自感理屈词穷,因确是为抵挡小敏儿献身的搪塞之词,当时曾说过甚么,记忆模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岔开道:「小敏儿不但记性愈来愈好,身材亦一日比一日丰满。哈哈!」 稻草人书屋

小敏儿又嗔又喜的道:「大人呵!敏儿也一天比一天老去,你怎可仍无动于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心忖闲下来竟出现如此令他头痛的情况,他已用尽了天地间所有可暂不和小敏儿欢好的借口,想说点有新意的东西超出了他想象力的范围。自家知自家事,真正的原因是内里的心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天未和小敏儿发生肉体关系,不论两人关系如何密切,仍然有个距离,小小的间隔,却可赋予他在处理小敏儿上无限的自由度,使他仍有卓然独立的感觉,符合他人生的宗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他也晓得愈来愈不舍得离开她,故而以前可解决掉的一句话,怎都说不出口来。

daocaorenshuwu.com

对小敏儿,他绝不始乱终弃,一旦和她好了,即使不用扮丑神医,也带她在身旁。这正是他心感惊栗的后果。从此再没有潇洒来、漏洒去的得意自如。 www.daocaorenshuwu.com

此刻,他连「那至少还有半年」此句理直气壮的话,也说不出口,怕令美人儿不开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烦得要命时,高力士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高力士打躬作揖的在桌子另一边坐下,讶道:「你不用在麟德殿伺候皇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高力士神色古怪地道:「这几天特别些儿,有贵客入住花萼相辉楼、勤政务本楼和翰林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来了这么多人,为何我没见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道:「经爷明鉴,你老人家早出晚归,出入是北面的芳苑门,没到过龙池的另一边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向小敏儿打个眼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与他配合惯了,知机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皱眉道:「古古怪怪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将声音压至最低,兴奋的道:「小子似乎找到那个人哩!」

稻草人书屋

符太摸不着头脑,道:「你在说甚么?与本太医有何关系?」

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亢奋的俯前道:「就是经爷曾说过,小子过最后一关的那个人,还提醒小子须在皇族内寻人。哈!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子不知找得多么辛苦,有时更心灰意冷,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竟是送上门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当时开出寻找真命天子的条件,是拖延之计,不想匆匆将高小子收归门墙内,毫不认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皱眉道:「对方来了兴庆宫多少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竖起三根手指,得意洋洋的道:「虽然只有三天,可是直接说话再加打听、偷听,却似认识了他三十年般长久。最后再加一试,小子几敢肯定经爷必然收货。哈!终过关哩!」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讶道:「怎么试?试错了人,我斩下你的臭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欣然道:「经爷明察,小子办事,经爷放心,试错了仍不会出问题。嘿!可以说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没好气的道:「谁封你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