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八章 最大筹码

「因何杀人?」

东西不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句说错,与宇文朔的关系将尽付东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于铺堂仍在赶工开张,龙鹰和宇文朔到外面市街说话。天已黑齐,铺子关门,市门虽仍容人出入,街上不见行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北帮的一举一动,全在宇文朔一方的人严密监视下,「夜枭」尤西勒初抵西京时,由北帮的人招呼,既然瞒不过大江联的耳目,更瞒不过宇文朔的「地头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道:「因小弟从他的外形和兵器,认出他是曾追随契丹王尽忠的『夜枭』尤西勒,此人后来投靠突厥的大可汗默啜,忽然出现在韦捷的从人里,居心叵测,又蓄意藏起实力,一心杀我,遂顺手宰掉。」 daocaorenshuwu.com

他没一句谎话,只隐藏了消息来处,以及晓得尤西勒和田上渊的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多问一句,道:「宇文兄听过这个人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摇头道:「没听过。然据目击者言,此人武功了得,乃一等一的高手,却斩瓜切菜的被范兄宰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失声道:「斩瓜切菜?没看见我当场溅血兼喷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忍俊不住的笑起来,叹道:「看范兄现在的样子、神气,哪有丝毫受创之象?却惟恐在下不认为你武功低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稍顿,续道:「据闻范兄要到少尹大人赶至,方晓得对方是驸马爷韦捷。是否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微笑道:「我早猜到眼前气焰熏天的好看小子,不是皇亲,就是国戚,也知不可容对方报上名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宇文朔沉吟道:「愈认识范兄,愈感范兄实力无穷,这不单是我的感觉,也是其他人的感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苦笑道:「锋芒太露,不是好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宇文朔没直接回答,道:「你的情报很准,尤西勒是韦捷通过北帮招聘回来的契丹高手,只是改了名字。甫抵驸马府,立即大显身手,连败府内几个高手,令韦捷有恃无恐,敢在老虎头上动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失笑道:「宇文兄太抬举小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从容道:「你清楚韦捷找晦气的原因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苦笑道:「小弟已不再想这方面的问题,知的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西京的人事关系太复杂。」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宇文朔道:「让我说给你听,一句话,就是真驸马和假驸马之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一怔道:「竟有此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不屑的道:「至于武延秀和韦捷争的是甚么,在下没说的兴趣,范兄大概也没听的心情,亦没多少外人清楚。总而言之,韦捷认定范兄属武延秀一方的人马,打击你等于打击武延秀,韦捷本身又是关中剑派的弟子,为同门争回一口气,理所当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叹道:「每天开罪多一人,如此下去,如何了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微笑道:「刚好相反,因有更多的人,看出范兄与田上渊不但非是同流合污,还大有可能成为势不两立的敌人。」 稻草人书屋

龙鹰讶道:「更多的人?指的是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淡淡道:「翟无念、京凉,够了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问道:「他们竟也晓得尤西勒是北帮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道:「本来并不清楚,若非如我们般日夕留神,怎晓得呢?问题出在尤西勒身上,此人心高气傲,虽然属以武会友的比试性质,受他挫败者大有被折辱的不良感觉,被辱者之一是剑派弟子,愤而离开韦捷,还向京凉怒诉,这才揭开尤西勒与北帮的关系。迁来西京后,武三思和韦氏族人矛盾渐现,可是宗楚客一直逢迎巴结韦家,故与韦温关系良好,又肯支持韦氏子弟任官,曾上书奏请韦温为『总知内外守捉兵马事』,韦捷为『左羽林军大统领』,后因长公主和相王暗中策动朝臣反对,故而作罢。韦家和宗楚客关系密切,有目共睹。」

稻草人书屋

又道:「故当范兄搏杀尤西勒之事传开,京凉、翟无念等立对范兄刮目相看。当然,没人敢在看清风头火势前轻举妄动,岂知皇上竟于这个时刻,召范兄入宫见驾。最愚顽的蠢材,亦知范兄撑得起任何后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宇文朔说的,是龙鹰没暇去想,没想过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内攘外,是开仗的先决条件。龙鹰的「安内」,就是七色馆平平安安,不受风雨侵袭。依宇文朔的说法,七色馆已度过危险期,以后可专心经营香料,大展鸿图。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道:「当然!我并不是说,自此京凉等对范兄猜疑尽去,而是看到范兄的另-妙用,可克制田上渊,最好两败俱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欣然道:「宇文兄说得坦白。」 www.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道:「在下不过是将范兄心知肚明的事说出来。刚才京凉来找我,问及范兄与竹花帮和黄河帮的关系,并询问在下的意见,该否让范兄与咸阳同乐会的帮主陈善子碰头见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宇文兄漏夜来找小弟,为的是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