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章 还须一见

龙鹰返卧室,坐在一角,思潮起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世事没可能一成不变,任李显如何昏庸、不理国事,让韦后摆布,但始终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对事情有所思有所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从符太的《实录》罗列关于李显的事项,在对他母皇和己身的利益上,李显有自己的主张,独立于韦后的影响力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着内心的愧疚、崇敬,有关母皇的事,他撇开韦后去征询皇弟、皇妹的意见,是晓得韦后对他母皇充满仇恨。女帝亦有先见之明,在军国大事上遗下指令,于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daocaorenshuwu.com

李显重用上官婉儿,事事征询,皆因在他眼里,上官婉儿等若母皇的化身,上官婉儿的认同,就是女帝的认同。李显虽然厌恶张柬之等五人,可是不论韦后、武三思如何唆摆诬告,仍不肯下辣手,很大可能是上官婉儿在暗里为张柬之等说项求情。才女最清楚,如李显公然将张柬之等的五王诛家灭族,肯定生变。

www.daocaorenshuwu.com

上官婉儿的特殊位置,本最招忌,不过她属武三思阵营的人,又深谙逢迎韦后之道,故此如鱼得水,游走于各大政治势力之间。 daocaorenshuwu.com

这些理解,在目前的情况下,非常重要,决定龙鹰该如何说服上官婉儿,由她向李显进言。 daocaorenshuwu.com

李显胡涂,但胆子小、畏怯的人关心的是己身的荣辱,一旦触及切身利益,可从漫无主见变得一意孤行,在立皇太子一事上,尽现他这方面的性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于李显来说,汤公公、丑神医,不但是心腹近臣,且为他切身利益的支持者;而汤公公、丑神医,更与皇后、公主和武三思等大臣有根本上的分别,就是两人从来没有特别的要求,从李显身上得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当汤公公向李显说出他的「死谏」,李显连武三思也不放在心上,想到的只是为他起草诏令的上官婉儿,更没打算找韦后商量。

daocaorenshuwu.com

迁都后,当以为丑神医确犯了「地忌」,立准符太迁往兴庆宫,对韦后的反对置若罔闻。凡此种种,均显示当今皇上,仍是个在某方面有自己主张的人,非全为被扯线的傀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如此,今次政治上的较劲角力,会否令李显多少有点觉悟?这是不可忽略的可能性。于李显的位置看,他就是大唐,大唐就是他,从上官婉儿香唇说出来的忠告,就是他母皇对他的忠告,同时关系到切身的利益和敬畏的女帝,不可能没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可能出现的变化,会带来怎么样的后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婉儿亦会被牵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奶奶的,自己愈来愈懂玩政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假设自己以为只要是正确的事,又用心良苦,上官婉儿为了大唐的利益,对龙鹰言听计从,会是大错特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宫内有权势的女人,没一个是正常的。

daocaorenshuwu.com

从上官婉儿为韦后筹谋定计,以巩固韦后的地位看,她绝不愿开罪韦后,或让韦后晓得她对李显有决定性的影响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没有武三思不愿让武攸宜代郭元振的因素,那任龙鹰舌粲莲花,仍难说服上官婉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的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掏出〈西京篇〉,揭卷阅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坐在后院的亭子里,甚么都不想做。自今早起来后,懒洋洋的,似乎世上没任何事可令他提起劲儿,也没吃早点的胃口,更不用说「万水千山」的到尚药局办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捧茶来伺候,半强逼的着他喝了几口,坐到他旁,道:「大人有心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叹了一口气,道:「我想着一个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小敏儿的表情变得僵硬,垂下头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在宫内耽了这么久,开始对观察别人的眉头眼额,积累了少许心得,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想的是个男人。」

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色变道:「男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小敏儿就像那混蛋,初遇时,当自己说对女人不感兴趣,便以为他喜欢男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敏儿更甚,因自己不碰她,胡想出各种可能性,其中之一肯定是主子有龙阳之癖,否则不会如现在般反应这么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想男人并不代表欢喜男人,小敏儿放心,我只好女色,不碰你是策略上的必须,否则如何骇走八公主?」

稻草人书屋

小敏儿拍拍胸脯,犹有余悸,毫不掩饰的道:「差些儿吓坏敏儿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怜惜的道:「这是否你一直担心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赧然点头,又瞄他一眼道:「大人想的是哪一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叹道:「是个该早已来了,却尚未到的大混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笑瞇瞇的,轻轻地道:「是否那个大人错写为神『龙』氏的混蛋呢?」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骇得瞪大眼睛瞧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嘟着小鸭嘴,得意洋洋地道:「敏儿的心想着大人,挂着大人,又有空闲,不似大人般忙得没时间想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暗抹一把冷汗,当时以为已过了关,岂知小敏儿一直密藏疑问。幸好一直善待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