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章 与卿话别

俗谓「猛虎不及地头虫」,然而北帮仍未够得上地头虫的资格,充其量是先来一步的猛虎。田上渊能否在关中叱咤风云,不在他的武功高低,而在智计谋略,又要看与武三思逐渐出现分歧和利益冲突的宗楚客本身的发展,及其与田上渊关系的变化,在在需时。 www.daocaorenshuwu.com

因着田上渊和韦族的勾结,龙鹰可断言优势在宗楚客的一方,于目前的政治权力斗争里,韦后偏往己族,遂令宗楚客渐占上风,武三思不得不忍气吞声。可是,只要李显一天仍高踞龙座,武三思的地位便稳如泰山。此为李显的心结,即使在被放逐房州的时候,武三思一直暗里支持李显,后来更尽揽李显成功回朝的功劳,以李显近乎盲目的重情义,不会因任何事舍弃武三思。而更重要的,是武氏子弟乃女帝的亲族,由于李显对母皇心存愧疚,爱屋及乌,故不论朝臣如何派武氏子弟的不是,李显完全不为所动。

稻草人书屋

正是这般微妙复杂的形势,使田上渊不敢在关中骤起发难,即使铤而走险,仍难瞒过真正的地头虫宇文朔,以及陆石夫的城卫军,逞威变成自取其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到离开关中,才进入北帮的势力范围,不过!谁都清楚,北帮的所谓控制大河水运,只是霸占属黄河帮沿河两岸的地盘,在重要城池设置分坛,而非是置大河广阔的水域于绝对操控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情况一如大江,以官府的实力仍远办不到,休说北帮。以前北帮能在大河扬威耀武,因得官方暗中首肯,现在再难重弹旧调,遂成「范轻舟」与田上渊各凭大河之险,争雄斗胜之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表面看来,北帮确高手如云、人多船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大河就是龙鹰的沙漠和荒原,不论北帮出动多少艘战船,仍在战船性能和水战之术上给比下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田上渊与其「内圈高手」,绝大部分是来自塞外的「旱鸭子」,而龙鹰方面则操舟好手如云,集江舟隆和竹花帮的精锐,何况还有龙鹰此一经得起虎跳峡和无回峡考验的人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论战船,南方向为造船业的圣地,接收了大江联大批优质战船后,选其性能最优越者,由竹花帮负起改良之责,故现载精兵旅北上的「江龙号」和「江蛟号」两船,超级战舰之名当之无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吃亏之处,是未能知己知彼,茫不知龙鹰的军事布局,已因默啜的来犯启动,压根儿不知面对的是甚么,更没想过有台勒虚云暗中计算他。老田「适逢其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翻墙进入无瑕的居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似早晓得他会来般,静坐厅堂一角,容色静如止水,恭候他大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无瑕般的高手,即使这般坐上三天三夜,仍不感丝毫不耐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直觉她在等候自己,是很难解释的感应,如此便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坐到她身旁去,道:「田上渊终现身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淡淡道:「我一直在旁瞧着,表面看,是久别重逢,言笑甚欢,以塞外的抱礼,代替了中土的江湖礼节。」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心里打个突兀,无瑕暗伺在旁,自己竟一无所觉,是因心神全落在田上渊处,还是无瑕进步了。由于无瑕的「媚术」与魔种天性相克,在多方面他都拿无瑕没法,不能像对付其他同级数高手那样的得心应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平静的道:「在田上渊身上,发生何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一句「怕老天爷方清楚」,可推个干净利落,无瑕很难就此寻根究柢,追问下去。可是,肯定大不利他们间得来不易的发展。若有似无的情意,势荡然无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试探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问题在,无瑕对妲玛的事,掌握多少? daocaorenshuwu.com

妲玛自小认识无瑕,童年时代培养出来的情谊最真挚,因没有成年人利益上的考虑。可以想象,妲玛万里迢迢的到中土来,必有方法可联络上无瑕,请她帮忙,更令龙鹰一直以为妲玛是「玉女宗」另一出色女弟子,到符太的「丑神医」接触妲玛,始知一场误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一直晓得有这么的|个厉害人物,盗去波斯大明教的五采石,到陶过遇刺,这个盗石者方现形,那时因田上渊分身有术,一时仍未怀疑到田上渊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江联一方对田上渊生出怀疑,始自「沧浪夜宴」,田上渊想见妲玛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妲玛肯赴宴。

www.daocaorenshuwu.com

到今天,从符太的《实录》,仍没法弄清楚妲玛和无瑕现时的关系,这方面,妲玛轻轻带过,可见妲玛对儿时友伴,非常维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故此,无瑕一直冷眼旁观,瞧着「范轻舟」、「丑神医」和妲玛三人联袂到延平门狱,处理释放皇甫长雄一事。

稻草人书屋

凭无瑕的智慧,不可能没点儿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是田上渊公然行刺陆石夫,事败遁逃,「范轻舟」恰于这段时间,失去影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接着是妲玛的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大江联长于渗透的手段,宫内肯定有他们的内鬼,妲玛的离开,瞒不了他们多久。无瑕比任何人清楚,妲玛的离去,代表五采石物归原主,所以由田上渊的行刺失败,到妲玛的离去,其间当发生了无瑕不晓得的事,而「范轻舟」绝脱不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