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八章 以奸对奸

马车停在麟德殿的外广场,侍卫为他们拉开车门,龙鹰足踏实地时,一群官员从殿门走出来,拾级而下,其中一人特别引人注目,不但因其慑人的体型,气势逼人,步伐虎虎生威,且神采飞扬,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赫然是手上掌握天下兵权,兵部尚书宗楚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回冤家路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曾与宗楚客见过面、交过手,算是「老朋友」,可是他的「范轻舟」,只在放皇甫长雄出延平门狱那个晚上,符太领他见李显时,李显为他介绍过,属点头之交。既相熟,又陌生,感觉怪怪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和他一道走下来的六个大小官员,龙鹰认得的有鸿胪卿甘元柬和郑普思,其他四人,该像前两者般属李显的「酒肉亲信」,六人蛇鼠一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见到「范轻舟」,双目瞳仁放大,亮着起来,加快脚步,排众迎来,一脸亲切的笑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高力士到他一侧,挥手令驾车的年轻太监驶走马车时,宗楚客已来至龙鹰身前,施礼问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其他人下台阶后止步,隔远施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和高力士见宗楚客热情似火,边还礼边心里大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忖宗楚客就是另一个「吕不韦」,看中李显奇货可居,早着先鞭,故挣得今天的权力地位,如能斗垮武三思,势位极人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第一次与法明扮两大老妖之时,遇上此君,便知他胆大心巧,足智多谋,武功高强又长于应变,但仍没想过其阴谋斗争的能耐,不在大奸鬼武三思之下。 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的高明,在龙鹰抵西京后对付他的布局陷阱里,表露无遗,表面不现其丝毫身影,龙鹰若非深悉情况,确死了仍未清楚是谁送他到冥府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论老奸巨猾,武三思也要自叹弗如,不过,后者可在卑鄙无耻上胜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寒暄过后,牵龙鹰衣袖,低声道:「范当家,我们借一步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有何办法,随他往广场空旷无人处举步,扮出个受宠若惊的神色,问道:「宗尚书折煞小弟哩!有甚么事,吩咐下来便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以「范轻舟」的位置身份,不可能晓得朝内错综复杂的情况,不晓得宗楚客在背后煽风点火、推波助澜的计算对付他,唯一该清楚的,是宗楚客与田上渊关系密切。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的表现恰如其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办本楚客暂不答他,待离最接近的高力士足二十多步远,方停下来,压低声音道:「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忖误会你的娘,也知他在演给其他人看,与自己的关系多么良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愕然道:「误会!尚书大人指的是哪方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用神审视他,似要看穿某些他一直没法弄清楚的东西,亲切的道:「我刚去见过大相,向大相解释清楚,上渊之所以恳请范当家暂时离京,是出于一番好意,因不想被奸徒利用,挑拨离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一怔道:「大人何有此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正容道:「问题出在陆少尹的北里遇刺,其手法形式,均令人记起黄河帮陶过的遭遇,摆明嫁祸上渊,离间我和大相的关系,用心卑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明白过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家伙笑里藏刀,在做着杀自己前的准备工夫,好于「范轻舟」葬身大河后,和老田同时置身事外,针对的对象是李显和武三思,亦只他们两人,令老宗还有些儿忌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用的是「转移视线」的招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奶奶的!白的说成黑,黑的说成白。说人嫁祸者,正是嫁祸人。宗楚客将刺杀推在大江联处,若「范轻舟」有何闪失,罪责自然落在大江联的奸徒身上,一乾二净。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大人可知小弟到西京的首晚,已有高手来杀我,幸好我福大命大,睡不着觉坐在窗旁想东想西,那个蠢人误中榻子上的副车,还被我打得吐血而逃。」

www.daocaorenshuwu.com

现时大家均口蜜腹剑,尔虞我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高明的地方,是不直接表示相信老宗的话,或不相信,反告诉老宗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事,当足老宗自家人,没须隐瞒的秘密。比之千言万语,更具说服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宗楚客大吃一惊,道:「竟有此事?轻舟和大相说过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范当家」改口唤「轻舟」,打蛇随棍上,拉近关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道:「怎敢瞒大相?」

稻草人书屋

宗楚客摆出首次闻之的神态、表情,追问其详,龙鹰为争取他的信任,信任「范轻舟」没怀疑他,除了没说出认得对方是田上渊外,事发经过和盘奉上,特别指出对方武功怪异,平生未遇,故没法留下刺客,后更从陆石夫和宇文朔的描述,证实为同一的刺客。

稻草人书屋

宗楚客做足工夫,他交足工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听毕,宗楚客叹道:「我们的敌人,手段了得,深谙形势,当年刺杀陶过,立令北帮和黄河帮势成水火,现在用的是同样伎俩,务要使上渊和轻舟互相猜疑,惟恐天下不乱,我们必须同心合力,沉着应付,不可教敌人得逞。哼!大江联愈来愈无法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