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一章独 独一无二

「二人雅集」四字,映入眼帘。

高力士的声音在符太耳鼓内震荡着道:「以前到洛阳来的士子,特别是以风流自命的人物,莫不以被邀参加闵天女的雅集为荣耀,不得其门而入为耻辱。请帖不为请帖,人称『雅笺』,由天女亲笔落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移开目光,往高力士瞧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垂目正视,神情无忧无喜,异乎平常。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见他怪模怪样的,忍不住放声失笑,道:「为何变作这个怪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恭敬道:「经爷明鉴,这是宫内惯用的招数,在摸清上意前,绝不表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小子因不知经爷和天女的关系,遂以不变来应变。」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一怔道:「宫内竟然这么多顾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的表情再次生动活泼起来,道:「禀上经爷,宫内的生活,确大异于平常人的生活,处处禁忌。嘿!小子可以就雅笺的事,继续报告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皱眉道:「可是你也不用忽然变样,诚惶诚恐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高力士道:「因小子刚才犯了『恃熟卖熟』的禁忌,一时口快,说了或许令经爷感到尴尬的事。习惯成自然,不经意的变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奇道:「你倒坦白。可是这么说出来,不怕老子真的感尴尬,着人将你推出去斩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高力士欣然道:「经爷息怒。每次见到经爷,小子都有不吐不快之感,深深享受触犯宫内天条的乐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不解道:「天条?」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高力士恭谨的道:「就是说真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笑得前仰后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喘息着道:「你这小子,明明没甚么可说的,仍可找这么多话来说。不和你胡扯,还有甚么须报上来的?」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把目光移往车窗外,朱雀大街人车熙攘的情况映入眼帘,心内思潮起伏。

www.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似在开带着他风格方式的玩笑,实笑中有泪。宫内的侍臣、宫娥,最渴望的,或许是寻常人家的生活,却注定罕能得到。宦侍的问题更严重,因己身人为的残忍缺陷,失去当丈夫的资格,心态异乎常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是个很特别的例子,奋发有为,为寻找明主的崇目标努力不懈,至乎冒上生命之险,不甘于平凡。正如独孤倩然所说的,只有通过寻找,方可令平庸的生活变得有意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亦想到,有朝一日,高力士找到的明主登上九五之尊的宝座,成功之余,也代表失去目标,算否成功、失败同一刻发生,两者间从来没有明显的界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纵观过去的帝皇,秦皇、汉武,不论如何有为的君主,总晚节不保,英明神武如太宗李世民,亦不能免,为巩固皇权,不惜一切。可知在以说真话为犯天条的深宫,当权力再无节制之时,会丧失开始时赖之以成功的志气和精神,逐渐沉沦腐化。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隆基和高力士,可以是例外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每晚坐下来写《实录》,只拣令他印象深刻的东西,这处将一段与高力士似无重要性的对话载下来,可知他对禁中的诸多禁忌,颇有感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一脸好奇神色的道:「天女举行大型雅集,为洛阳盛事,受邀者非富即贵,又或文坛名士,故未参加过如是园的雅集者,千方百计也要弄得一纸雅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目光落在符太前桌面的雅笺上,续道:「此笺另一特色,是不会像一般请柬、拜帖般放入封套内,有着光明正大、事无不可让人晓的味儿,属天女一贯风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点头道:「确是个敢作敢为的女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一怔道:「经爷竟未见过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知说漏了嘴,怎可说真话?告诉高力士只在招呼奚王李智机的宴会上有一面之缘,当时尚未从医佐升格为丑神医,含糊答道:「见过两次,一次在国宴里,另一次在翠翘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现出理该如此的神色,接下去道:「可是!不论雅笺如何矜贵,仍远及不上这帖背书『二人雅集』的『情笺』,代表的是闵天女的『私约』,是被天女看中了,认之为有资格与她把酒论天下的才彦,至于能否登堂入室,还看有否足令她动心的才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听得不知该惊?还是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边厢拒绝了安乐,那边厢入闵天女之室,传开去,肯定有祸。说不心痒,又是骗人,如此洒脱独特的道门美女,错过实暴殄天物,可惜至极。最妙是不用负责任,没「上榻容易下榻难」的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骂道:「你这小子长篇大论的,不外想晓得天女和老子的关系,为何她看中我?对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心痒难熬的大力点头,道:「经爷精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哈哈笑道:「若你想得到答案,怕永远失望!哈哈!人与人间的交往,特别男女间事,乃心内不可告人之秘,说出来的都不是真的,无甚道理可言。勿再说废话,今晚由你载老子去会佳人。你不用伺候皇上吗?整天在这里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