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章 连环毒计

龙鹰睡不够一个时辰便起床,非是不想多睡一会儿,而是明天开张,漏夜走,百事待办,多一个时辰,少一个时辰,分别极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夜本想去向闵天女道别,在无瑕处碰上湘君碧,打乱了他的计划,变成「探听敌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一直没法视无瑕等三大玉女宗高手为敌人,现在听过柔夫人向湘君碧的吐露衷情,连仅余的少许敌我之分,亦告云散烟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门遗命,是三女的桎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贵自由,像在天空飞翔的鸟儿,过喜爱的生活,能选择向往的方式。可是,现在她们却被困在为杨清仁「大隋复辟」的囚笼内,只能盼望笼破的一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另一个大收获,也为他最想弄个分明的,是无瑕并没向两女透露与「范轻舟」的新关系,故令两女无从猜估无瑕的动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三女自小相依为命,柔夫人和湘夫人不晓得的,台勒虚云一方大概也不知道。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并不明白,无瑕因何肯遵守为他隐瞒的承诺?没必要这么做,且会令台勒虚云落后于形势而误判。唯一较合理的解释,是她要取得「范轻舟」的信任。 daocaorenshuwu.com

多想无益,没法凭空想得到答案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铺仍在赶工,但属执执拾拾、修修补补的后期工作。郑居中、李趣、何凡康等七、八个兄弟,与刚从秦淮楼回来的香怪在前后进间的天井,围着从前铺移师来此的大圆桌,边吃早膳,边向香怪问长问短,后者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每到精采处,众人起哄喝采,气氛热烈,本笼罩全馆的愁云,霾散见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范爷到,兄弟让出座位,让他坐到香怪身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用手肘轻撞香怪一记,笑问道:「最新的行情如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有人怪笑道:「老板黄昏去,五更返,范爷道甚么事须花这么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又叫嚷欢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里温暖,七色馆由无到有,大部分人是初入行的新丁,散兵游勇,到如今的众志成城,上下一心,其中的过程,确如人飮水,冷暖自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得李显「御笔题匾」,七色馆立成行业内的中流砥柱,谁都不能动摇,更不敢动摇,这才真的是吐气扬眉。铺子虽尚未开张,可是制品已为京人津津乐道,在社会的上阶层风行一时,将香安庄压得抬不起头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故此香怪得美人青睐,大家只为他高兴,不会有嫉忌之心,还为他的「失而复得」欣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香怪好整以暇的道:「既懂得这般猜,便该晓得我现在最该做的事,不是回答你们的问题,而是去睡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怪叫丛起,闹成一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尚未有说话的机会,兄弟来报,宇文朔、干舜联袂来访。

daocaorenshuwu.com

醒来时,早猜到今天忙得透不过气来,但仍未想过如此的应接不暇,分身乏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与宇文朔和干舜说不到十句话,未转入正题,杨清仁来了。只好和两人相约在黄昏时私下秘密会面,因七色馆到处闹哄哄的,众人出入往来,绝非论事的好场所。

www.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来找他,为的是太平见他一事,知龙鹰明天更腾不出时间,故趁今天拏他去会面。

稻草人书屋

龙鹰暗下决定,见过太平,立即到天一园向闵玄清道别,否则天女的芳心定很不舒服,认为自己故意冷落她便大大不妙。现时两人关系暧昧,介乎有情无情之间,却又有种深刻永恒,没任何外事可令之改变的连系。纯为感觉,但龙鹰绝不想由自己去摧残毁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婉儿又如何?见她并没有见天女的方便,亦苦无借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想想也教他头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尚未踏出铺门,撞上来访的武延秀,登时记起还未为题匾的事登门拜谢李裹儿,拉武延秀到一旁匆匆交代稍后到公主府去后,才偕杨清仁出门,坐上马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车驶离喧闹的西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笑道:「范兄该是西京最忙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答道:「只是这两天吧!今回见公主,河间王有何指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乃当今天下有数高手,自然而然约束声音,不使外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道:「是见个面,不会有交心的话。她在洛阳如是园见过你,不过看来没甚么印象,要到你为安乐出头对付二张,她才察觉你非是一般江湖角色。现在当然大大不同,到京后,你每一手都玩得那么漂亮,竟然没人奈何得了你,声势如日中天,忽又来个急流勇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车朝曲江池方向疾走。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奇道:「她不晓得田上渊和我的事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道:「知道又如何?外人很难明白,在长公主的位置,她并不认为你该屈从于田上渊的欺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又道:「我本不想打扰范兄,知范兄事忙,故意不再提见面的事,岂知昨天长公主找我去说话,吩咐无论如何,今天亦要范兄抽空去见她。我有何法子,只好依她的话找你。」

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