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四章 重要对话

长公主府,就是曾偕小魔女主婢借居的「望江山庄」,处于小山丘上,是个大果园,论面积,至少比李裹儿的公主府大上两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切依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主建筑组群果乐园,五重宅舍配以花园池泽,曾迷倒了狄藕仙和青枝,仍是那么迷人。当年刚入冬天,让他们目睹美丽的初雪,眼前却是盛夏之景,重游故地,仿似一下子季节变换,令龙鹰生出淡淡愁思,大有光阴过客的难言滋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幸好太平接见他们的地方,并非处于最高点的果乐园,而是位于山庄东缘的别院,不用登高望远,看到太宗皇帝赠予陶家的芙蓉庄,睹物思人,徒惹伤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与当年最大的分别,是不但人多了,婢仆往来,且是气氛的改变,防卫森严,不时碰到称得上为好手的护院人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西京权贵均以防「两大老妖」式的人物,招揽各地高手,事实则为互相提防,成外弛内张之局。

稻草人书屋

入庄后,马车循支路驶抵别院,下车后果香飘送,令龙鹰有远离尘嚣的感觉,精神为之一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叫泽功的侍臣在门外迎接他们,低声道:「长公主刚从大明宫赶回来,甫回来便问范爷是否到了,可知长公主非常重视范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见这个五官端正、中等身材的年轻太监可以如此说话,晓得他是太平的心腹亲信,也和杨清仁稔熟,故可摆出大家是自己人的姿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谦虚几句后,泽功领他们入内见太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平长公主该是体内保存着女帝某些特质,来回奔波于长公主府与大明宫的长途车程,竟不露丝毫疲态,仍是那么艳光照人。另一个原因,是她虽从当年荒谷石屋的水平大幅退下来,仍然有一定的武功底子,令她的贵体保持在良好状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抵西京后,龙鹰尚是首次见到「旧情人」,当年阴差阳错下,龙鹰始终与她没有合欢之缘,此刻回想,似是老天爷刻意安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平在看来是她办日常公事的书斋接见他们。于泽功的指示下,龙鹰和杨清仁分别在她左右下首坐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句门面话后,太平开门见山的道:「范当家刚在西京的香料业展开拳脚,何故匆匆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里打个突兀,太平说时表情肃穆,颇有点问罪的味儿,与杨清仁早前说的大有出入,晓得威权日重下,太平绝不易与,再不是以前他熟悉的风流美女。今次的质问,并不易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容道:「禀上长公主,这叫见好就收,撑下去,不知可撑到何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规规矩矩、战战兢兢的,肯定给她连珠而来的问题塞至哑口无言,皆因不可说出真相,而可供利用的理由没一个站得住脚,惟有以江湖口吻答她,还可以含糊了事,再随机应变。龙鹰清楚她心思细密,精于宫廷内斗,只要她的大方向弄清楚「范轻舟」是否她可用之人,不会逼他入穷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杨清仁虽听到他耍江湖手段,却不以为异,淡定悠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太平若无其事的道:「见好就收?好在哪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叹道:「若只我单独一人,天掉下来当被盖,问题在大大个货摊摆在那里,轻舟不为自己着想,也须顾及一众兄弟,特别是随小民来的竹花帮兄弟,若他们有闪失,轻舟如何向桂大哥交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明示、暗示齐出,施尽浑身解数,最后一句至为关键,连消带打,使太平不看僧面看佛面,念着与桂有为的交情,不在此事上留难「范轻舟」,定要逼他说出与田上渊间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提起桂有为,亦令太平想起龙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平徐徐道:「这样离开,范当家便有保着他们的信心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终认识到太平厉害的一面,能迅速掌握时局,因而明白事无善了。而若非因丑神医牵涉其中,她该没有闲情插手理会,但因关系到与韦后的斗争,令「范轻舟」的撤走,成为她目前关心的首要大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微笑道:「长公主明察,轻舟以水战起家,只要出关进入大河,如鱼归海,任对方如何强大,轻舟仍有自保的信心。长公主放心!」 稻草人书屋

太平不置可否,令龙鹰这番话顿然变得颇有「口出狂言」的味儿,转向杨清仁道:「河间王怎么看范CS家的瞧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好整以暇的道:「清仁在想,任何在马球场上领教过范兄手段的人,都不敢认为他说得出,却做不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稍顿,续下去道:「像今次范兄来京,初时没人看好他,可是,正如球赛,个个只能睁着眼呆瞧他一球接一球的入洞,竟没人可改变这个形势,长公主便明白清仁意何所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早晓得杨清仁会配合自己,但仍没想过他可如此生动精采的说出来,难得没一句可惹起是非、指名道姓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论自己、太平,又或杨清仁,均避提「田上渊」三字,虽所说的没一句与田上渊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