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六章 旧情复炽

龙鹰以道别为名,登门求见上官婉儿,「不幸地」才女竟在府内,责任落到他肩上去,硬着头皮进入昭容府。

daocaorenshuwu.com

曲江池是西京皇胄权贵府第集中的地方,占用了大半的皇室园圃芙蓉园,各自兴建华宅。龙鹰到过的有公主府、相府和眼前的昭容府,莫不规模宏大,婢仆如云,剩此三座府第,耗用了不知多少民脂民膏,何况尚有其他的公主和贵胄。幸好女帝遗留下来的底子厚,撑多几年该不成问题,但当然不可以长此以往的耗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是很难走回头路的,开始了将一直走下去,权力却在他们手上,到国库耗尽,节衣缩食的当然不是他们,而须牺牲其他开支,例如削减国防和军费,那将是大唐国走向衰败的先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故此龙鹰的「长远之计」不可以太长远,否则谁登上帝位,亦要回天乏力、积重难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上官婉儿在内堂见他,遣走婢子后,道:「婉儿正想找你。」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暗忖上官婉儿是最清楚宫廷事的人之一,很多时比韦后知得更多,这两天异常之事一波接一波的,她没反应才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道:「今次来见婉儿,首先是道别。形势使然,我不得不借故暂离西京,以应付默啜的入侵,此仗不容有失,否则后患无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上官婉儿秀眉轻蹙的道:「今次有鹰爷,但下趟呢?如此下去,终不是办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摊手道:「做一天和尚,撞一天的钟。能令默啜在打后的一段时间内,兴不起南犯的念头,算达成军事目标。婉儿有更好的办法吗?」

daocaorenshuwu.com

上官婉儿淡淡道:「婉儿女流之辈,可以有甚么意见。可是鹰爷纵横天下,所向披靡,不论情况多坏,怎可能束手无策,坐看中土沉沦?」 稻草人书屋

龙鹰在心里提醒自己,千万勿忘记胖公公千叮万嘱的一句话,就是「宫内每一个有权势的女人,没一个是正常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自己认为大义当前的事,在上官婉儿心里或许根本不当作一回事,剩瞧刻下身处的昭容府,实看不出她与其他极尽奢华的权贵的分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生活在宫内的人,谁知民间疾苦?关心的是己身的荣辱,随波逐流,上官婉儿「大义凛然」的质询他,大可能只为利益着想,希望弄清楚龙鹰的计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所以,尽管与才女有亲密的男女关系,仍不可以将她的心视作己心,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她身上,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神龙政变」里,上官婉儿避而不见,可知利益当头下,她向利益完全倾斜。 daocaorenshuwu.com

她和太平,乃韦后外,当今朝廷最具影响力的女子,与她们保持微妙的关系,至为重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微笑道:「那就须看大唐的国运,小弟答应过圣神皇帝,在一二年之期内,保着她儿子的皇座,不容那女人得逞。三年之后嘛!将与本人无关。我并不是铁铸的,总有心疲力累的时刻,这是小弟来找大家的另一个原因,是希望大家促成汤公公的愿望,让他挑选的人继承他的位置,效劳皇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婉儿动容道:「原来目前的形势,竟是鹰爷一手促成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从容道:「大家太看得起小弟,确切点说,是出自老天爷的妙手安排,人力哪有如此能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番为攻心之话,点出他龙鹰得天之佑,上官婉儿如和他作对,等于和老天作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婉儿沉声道:「你和符太想杀田上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和她说话,不用费唇舌,因她冷眼旁观,又清楚「范轻舟」是龙鹰,想得不但远比其他人深到,且一矢中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道:「是姑且一试。送上门来,盛情难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婉儿「噗哧」娇笑,掩嘴道:「永远都是那么没正经的。」 稻草人书屋

多年没见过她的媚态娇姿,意想不到下,倏现眼前,哀乐难分的滋味,填满胸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上官婉儿俏脸红起来,低垂螓首,轻轻道:「若可回到以前的日子,多么好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清醒过来,暗自警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岁月如流,过去了的日子,永远不回头。当时,他龙鹰是才女利之所在,两情相悦,如蜂遇蜜。可是随着政局形势的改变,此情难再,证明了他们的感情,经不起时间和现实的考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对上官婉儿的看法,龙鹰一直感情用事,幸好有胖公公耳提面命。女帝曾想过杀上官婉儿,因晓得她是龙鹰的破锭弱点,但终瞧在龙鹰份上,放过她。女帝用人精明,不含感情,纯视利用价值,又与才女相处的时间比他长许多,其看法不容忽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无论如何,即使没有对王昱的承诺,龙鹰仍会保护她到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想问她目前与武三思的关系,却知不宜问。叹道:「过去了的日子,总令人缅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回到正题,道:「现在太少到宫内向皇上下药,此药叫『谁可信任』,尚欠一个指名道姓之人,此人非上官大家莫属,婉儿可帮小弟这个忙吗?此事宜速不宜迟,若娘娘晓得太少无恙”事难成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