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八章 闯出三门

立足三门峡内的最佳观景点,水峡峡口情况,一目了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砥柱石到峡口,约半里之遥,这段水道异于砥柱石之西的大截水道,崖壁较参差低矮,峡道开阔,水流转缓,但仍是相对而言,比之峡外的大河,任何一方面仍当得上激水湍流的形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现在龙鹰眼前的三门峡水道,被时聚时散、卷旋滚动的黑烟填塞,一阵一阵的,但龙鹰心知肚明,「眼前美景」实无以为继,因烟雾的源头,已化为大大小小的残骸碎木,随水漂流,拥往峡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峡道出口处,一字排开十二艘比一般渔舟大上少许的小型舰艇,在他们一手炮制出来的烟雾里,若隐若现,以奇奇怪怪的动作,进进退退,然始终保持着拦河的阵势,将唯一去路完全绝对的封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每船约二十人,大部分持弓搭箭,严阵以待,不用说也晓得乃北帮最精锐的战士,且有高手主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北帮今次是不容有失,菁英尽出,其高明处,是峡口的十二艘舰艇,非一般船舰,而是能在三门峡这个特殊的环境里,最能发挥战力和完成目标的「飞轮战船」。 www.daocaorenshuwu.com

被称之为「轮船」或「车船」的特殊舰种,最初出现在少帅军里,曾以在大运河击溃敌人来犯的庞大水师,威震天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轮船就是在船尾装上大轮的机动船,以人力踏动轮车,利用水对船产生的反作用力,不须借风力而推动船前进,控制上如臂使指,回转如飞,灵动似神。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像眼前般虽迎着急流,仍能调校进退,保持阵形,教人叹为观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登船之前,与同乐会陈善子的秘密会晤,龙鹰仔细问过北帮旗下大小战船的情况,理该知之甚详的陈善子,无一语提及眼前的飞轮战船,可知此一特别型号,为北帮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武器,只在非常时刻,方会动用。 www.daocaorenshuwu.com

更妙的是事后一句我们没有这种船,可将嫌疑洗个一乾二净,置身事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于北帮所有战船,均具不在场的证据,如何可对田上渊兴问罪之师?关内的北帮战船不用说,潼关以东到洛阳的一段黄河,肯定没半艘北帮的船在行走,全泊在沿河各大城、大县人多显眼的码头处,不授人以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以计论计,虽未至天衣无缝,田上渊确当得起算无遗策的赞语。任龙鹰一方如何部署,如何变阵,只要载着「丑神医」过三门峡,「王庭经」便该难逃死劫,只算不到无瑕这着奇兵,令田上渊功亏一篑,飮恨三门。

稻草人书屋

凭砥柱石之险,紧扼三门峡咽喉,镇守者是有足够资格负此大任的田上渊,令搏杀行动无懈可击。直至田上渊被无瑕硬扯入水里去,田上渊仍是危险可怕,看他可轻易割碎无瑕贯满真气的长布带,略见一、二,如让他再进入攻击的位置,多上个无瑕怕仍未能在水底奈何得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整个水域均成为他杀人的利器,这样的人,实非人力所能禁制的。

daocaorenshuwu.com

不幸他遇上的,亦是以环境为最厉害武器的龙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两人在水里的交锋不过眨几眼的时光,却是暗含玄机,大不简单,影响深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论龙鹰或田上渊,均为以水克敌,着力处则截然相反,分处两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集明暗大成的「血手」,在水内玩甚么花样,仍属逆水之性,违反自然;龙鹰刚好相反,顺水性而为,兼之攻田上渊于应接不暇之际,又出动谙合水性、带弹性韧力的大弓,杀田上渊一个措手不及,重创了他,恰为顺流胜逆流的天地之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田上渊能人之所不能,别出心裁的截杀行动,被龙鹰一弓报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被烟迷了出峡的最后一段水道,龙鹰感到胜利至少有大半给握在手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乐会的陈善子,没特别提醒龙鹰三门峡之险,皆因这个水道的老行家,认为不可能。闯过大半的三门峡后,龙鹰深切体会到,在峡内开战万万不可,在峡口外仍受急流影响的河段亦绝不可能,当然算漏了敌方的秘密武器,十二艘飞轮战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一方非是没犯错,最大的失误是低估了神门水道的凶险,哪想过竹青号入神门等于进鬼门关,立即壮烈捐躯,幸好一早放火烧船,因而造就了眼前破敌最后一关的有利形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换过水峡月明星稀,只是从十二艘飞轮战船射下来的乱箭,恐怕连龙鹰、符太、宇文朔三人也或多或少受箭伤,郑居中等六兄弟则沉尸峡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筏在离砥柱石二十丈许处向峡口的轮船阵纵流漂去,龙鹰并非瞧见,是感应到,自己的兄弟察觉到横亘峡口的危险,遂战筏深潜,贴着河床推进。 daocaorenshuwu.com

敌阵处不住传来弓弦的波动,显示在视野不清下,敌人以箭试探水底,看有否漏网之鱼,从水下越过封锁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经这番「休养生息」,龙鹰的魔能大幅复元,增至平时六至七成的功力,加上有太少和宇文朔两大高手助阵,绝对可应付没有田上渊的闯峡口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