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章 旗开得胜

人人翘首仰望,瞧着火箭划破雨夜,升高远去,莫不生出异样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离弦的一刻,仍是寻常火光,随箭矢的去势拉成红线,然剎那之后,焰光从红色偏往蓝色,且没因远去有丝毫减弱之象,反遽尔转盛,变为一团颤震着的异芒,抵陆岸林树上的最高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弯往河阜另一边视野不及,该是敌舰群埋伏的位置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此箭至少跨越一千五百步的距离,射程之远,骇人听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就在第一枝火箭尚未到达最高点,另一枝火箭又离弦劲射,稍偏往左,各人均感到所取的目标,势为另一艘敌舰,感觉古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首枝箭的光焰没入岸林后的另一边,接着,没人想过的事情发生了,大蓬的光点弹上半空,如烟花盛放,燃亮夜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火箭再非一般火箭,而是一团会爆炸的烈焰,威力倍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应因而欢呼喝采,却是鸦雀无声,因人人看呆了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飞马牧场后,龙鹰没射箭久矣,勿说射火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小敏儿接过容杰的火炬,映照着她人比花娇的玉容,龙鹰尤感此箭不容有失。就在火箭离弦前的剎那,他的心神嵌入焰火里去,魔种的奇异能量,一如往常般,贯注箭身,但又与以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一个分别,就是能量以他掌握不到的方式,与「火」结合,便如田上渊的「血手」之于水,令他成为水底下最可怕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箭头燃烧的火焰,再非独立于他之外,而是他能量的延伸,如「光」之于「火」。 稻草人书屋

感觉无与伦比。 稻草人书屋

船速忽增,降下的帆又升起来,变戏法般神奇,当龙鹰随江龙号不住接近看不到的敌舰,至敌舰群映入眼帘的一刻,龙鹰刚射出第十I一枝火箭。 稻草人书屋

仍是没人相信眼之所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如向任天预料,八艘敌舰以筋索系成一串,固定在离岸两丈许的位置,全为蒙冲斗舰的战船,本该气势如虹,此时却没一船不是处处起火,帆幕几无一幸免的着火焚烧,令人难以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十来枝火箭,竟可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力,较似遭逢天火焚船的灾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藏在雨夜暗黑里的敌舰,火光下原形毕露,甲板上敌人来回奔走,抢着扑灭火头,乱成一片,混乱至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狂喝道:「兄弟们!动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如梦初醒。蓄势以待、位于龙鹰左侧的投石器,「砰」的一声掷出第一块重达七十斤的石弹,朝离江龙号不到百丈最接近的敌舰投去。 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和符太发威了,由小敏儿点燃的火箭,从射程最远的荒月弓离弦而去,令首当其冲的敌舰,体无完肤。

稻草人书屋

「轰!」 稻草人书屋

石弹落在敌舰船首右舷的位置,扬起木屑火光,船往右倾,可清楚见有敌人失去平衡,滚倒甲板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向任天大演操舟高手的功架,贴岸疾驶,最接近时离岸阜不到一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嚓!嚓!嚓!」

稻草人书屋

在龙鹰右方的六弓弩箭机发动了,对进入射程内、位于船阵最前方的倒霉斗舰迎头照面的施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博真等「弩弓手」屏息静气地等待最佳攻击时机的出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远胜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以射程比敌人远上数倍远距克敌后,向任天再来一招「顺胜逆」,当敌人发现江龙号攻来的时候,速度又快比奔马,宛如龙鹰的雪儿般,以颠峰的速度来个冲锋陷阵,眨眼工夫破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敌阵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敌队位于前方的三艘斗舰,被龙鹰喂了七枝火箭,又最先起火,加上火非凡火,已烈烧起来,送出大量浓烟,掩天蔽河,将敌队笼罩在烟雾火屑里,视野不清下,大利寡的一方,没有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难分之虑,令龙鹰向小敏儿许下的保证成真,敌人压根儿没有还手之力。不过!龙鹰的屠帅之愿,怕要落空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龙号装上尖锥状钢牙的船头,准确无伦从靠岸一边斜撞而去,如猛兽般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噬了敌队居首的斗舰船头一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折裂断碎的可怕声音震荡敌我两方各人的耳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大胜小、坚胜脆、顺风胜逆风、顺流胜逆流。由于江龙号船体比对方斗舰大上一倍,撞上对方的部分又是装上钢甲、钢齿的船头,虽非顺风,却因向任天懂调校桅帆而成功「捕风得风」

稻草人书屋

,顺流则绝无疑问,碰撞后江龙号夷然无损,对方斗舰却似喝醉了酒般,倾侧着往另一边猛然荡开,系于岸边大树的粗索摧枯拉朽的断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探手搂着小敏儿腰肢,防她给震倒甲板上时,沿左舷严阵以待的众兄弟齐声吶喊,落井下石,弩箭、劲箭如雨点般往敌舰洒去,不容对方有反击的机会,招呼周到之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一刻,江龙号来到连环船另一侧,同时改向,于离敌队不到两丈的位置,顺流而下,也进入了烟雾笼罩的范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距离接近,可是浓烟加上雨夜,对方睁目如盲,兼处于混乱和恐慌里,龙鹰一边却清楚对方位置,又有愈烧愈烈的火作明确目标,江龙号过处,敌舰成为活靶,问题只在箭矢上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