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十一章 将计就计

年长的将领道:「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事,伤兵的问题更严重,他们是没可能到沙漠去的,须送往西面大河的行军线,如此势分薄我们的军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军谋淡淡道:「若由努哈负责送走伤兵,努哈如何向大汗解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叫「努哈」的年长将领,立告语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暗忖若要刺杀敌军领袖,军谋已代咄悉匐成心中首选。此人思虑缜密,面面俱到,且似已胸内有计,故从容不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默啜一贯作风,晓得咄悉匐指挥的先锋军,节外生枝的奸淫杀戮,惹来可怕的独行复仇者,闹个灰头土脸,影响波及整个布局,肯定劏了努哈来泄愤。故唯一之法,是瞒着默啜,完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任务,那时默啜岂还有计较的闲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年轻将领忍不住道:「即使我们不入沙漠,改道走,伤员仍大幅影响我们行军的速度。」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终听到一直期待着的语句,他整个策略,就是逼咄悉匐和他的人改道,绕过沙漠。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是朝东,或往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往西是大河,为默啜主力大军的行军路线,路程较东绕远上一半路程,除非疯了,咄悉匐绝不走这条路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朝东便是龙鹰到骆驼堰与兄弟们会合的路线,如能引得敌人到骆驼堰去,咄悉匐将永远见不到统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咄悉匐断然道:「绝不改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努哈道:「可将伤兵留在这里,复元后继续行程。」 www.daocaorenshuwu.com

咄悉匐道:「留下多少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努哈道:「五百战士足矣,交由我负责,断去那孬种的前路,并将他挖出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咄悉匐沉声喝道:「军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此时可肯定军谋是默啜派给咄悉匐的参谋士,智勇兼备,以他辅助咄悉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军谋道:「就看厢察的决心是否坚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句话,龙鹰听得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意何所指,与有没有决心如何连上关系? www.daocaorenshuwu.com

厢察该为突厥官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咄悉匐微一错愕,道:「说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军谋从容道:「在进入沙漠前,我们绝不可让复仇者再有可乘之机,又必须于入沙漠前,布局宰他。否则如让他尾随入漠,只是不住远射,已教我们吃不消。不怕死的人,最可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咄悉匐怀疑的道:「如何办得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军谋将嘴巴凑到咄悉匐耳边,传音说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及时嵌入两人间的波动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敌人离开后,龙鹰立即动程,绕过敌营,赶往毛素乌沙漠的边缘区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咄悉匐不肯改道,他唯一的方法,是要他晓得入沙漠将是一条死路,不到咄悉匐不改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军谋的计策,是令龙鹰的「复仇者」,没法再突袭他们;龙鹰的计策,就是再一次重创敌人。双方针锋相对。

www.daocaorenshuwu.com

假设不是偷听到军谋在咄悉匐耳边献计,龙鹰很大机会功亏一篑,现在当然另一回事。军谋的方法,简单有效,且是连消带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首先,是要令龙鹰耳目失灵,弄不清楚狼军一方的部署调动。由于对方人手充足,调数百人出来,足可形成广达数里的封锁线,令龙鹰难越雷池半步。可是军谋并没有低估他,调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千人,还另组高手团,一旦龙鹰暴露行藏,即由此组人负起拦截追击之责。在光天化日下,龙鹰想找个有利位置远眺敌阵,是想也不用想。还会生出错觉,误以为敌人誓要将他揪出来千刀

daocaorenshuwu.com

万剐。岂知其他四千敌人,已在他看不见的远处,逐批动身往毛乌素进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封锁后防的护卫狼兵,轮番休息,绝不懈怠的枕戈以待明天太阳出来之后,有秩序的撤走,造成全军离开的假象。龙鹰此时方跟蹑敌人,肯定中计,因先抵沙漠边缘区的敌人,早布下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地网,等他上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敌人的布置等若一个用人织成的大布袋,只要龙鹰追在最后离开的狼军队伍后方,意图来另|次夜袭,就步入袋口里去,此时敌人收紧布袋,可将他罩个正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面对的是高手如云、擅长打硬仗的狼军,勿说达五千之众,五百人足够劏开他有余。确是险至极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离开了岸高谷深、河道曲折的沟壑区,地势开始变化,虽有起伏,亦时见陷坑,总的来说是渐趋平坦,不由暗自庆幸,想在这样的环境追踪心怀戒惧、经验丰富的战士,属痴人说梦。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袭嘛!提也休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气力回复过来,愈跑愈快,每到高处,沙漠隐隐在望,然而过去在大漠的经历告诉他,在这种一望无际的地域,看得见并不代表接近,看来很近的景物,可以在百里开外,没六、七

www.daocaorenshuwu.com

个时辰,休想抵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日落后,他在一处黄土丘上坐下来,非是长腿支持不住,而是魔种正蠢蠢欲动,欲支配他的道心,就像上趟般将他送进敌丛之内,接受默啜和旗下狼军的膜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里,心中好笑,假如魔种带他直赴骆驼堰,就乖乖不得了,故必须保持道心的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