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十三章 统万长垒

十二天后,鹰旅浩浩荡荡的抵达统万古城,远看已比想象中壮观,愈接近,愈是叹为观止,如博真形容的,确只剩下一列墙垣,向毛乌素的一方给半埋在荒漠下,化为东一堆、西一块突

稻草人书屋

出沙面的颓垣土堆,广布在方圆数里的沙漠边缘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坟起横亘达千多步的南墙,仍是屹立不倒,没丝毫向风沙屈服的迹象,城高墙厚,西南和东南角的两座角楼,高起达四丈,比城墙高出近一倍,大致完整,以其所开的多排方形箭 www.daocaorenshuwu.com

孔计算,角楼内部足有四至五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尤为特别者,是城墙朝南的一面,筑有十二座平城墙高度、俗称「马面」的墙堡,往外突出三丈,宽二丈,入口在城墙另一边。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等再没法视之为古城的残余,而是长列成阵,由两座角楼、十二座墙堡,在城墙连接下浑为一体、别出心裁的沙漠战堡,如储存足够的粮水、战矢和物资,守之以死士,任敌人如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狂攻猛打,仍牢不能破,固若金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堡楼阵四周处处沙柳,星罗棋布,带来荒原少许生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欢呼声中,众人入楼登墙,如抵新居,细察在未来一段日子须与它相依为命的长墙垒,可以怎样伺候迎合他们这批新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要卸下装备,安顿下来,被龙鹰阻止,还着众人先离墙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还有一截长至十七、十八丈,将内城分隔为东、西两部分,方开始倾颓的隔墙,故众人集中在西墙垒下的废墟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大家明白了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哂道:「要摆空城计来设伏,有何难明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博真恍然道:「难怪人人都说太少自幼生性聪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没好气道:「大个子才真的风趣。」

daocaorenshuwu.com

丁伏民道:「鹰爷估计,咄悉匐的人何时抵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明天之后,随时可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又道:「我们骗过对方的先头部队便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博真提议道:「墙垒外为旷野和荒漠,可藏身之处,惟有角楼和墙堡,我们可博对方长途跋涉后身疲力累,心内又无防备,故不会逐寸逐分地去看个究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桑槐附和道:「藏在两边的墙堡较稳妥,如我是探子,先登墙,然后到其中一座角楼瞧瞧,便当完成任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微笑道:「这就是碰运气了,最怕对方来的是整队先锋军。」 daocaorenshuwu.com

稍顿续道:「咄悉匐连受重挫,已成惊弓之鸟,兼失去大批箭矢、物资,今次不容有失。若我是他,会选在夜深时候,抵达统万,以避我方耳目,只要收到探城先头部队的灯火讯号,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顾一切的全速赶来,绝不延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宇文朔点头道:「理该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怀朴道:「突厥人不惯徒步,肯定走得很辛苦,仍有力气早一步赶来的,当为对方里的高手,人数不会多到哪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记起追捕「复仇者」的高手圑队,道:「人数在百人以下,如能尽歼之,可大幅削弱对方的实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似闲聊远多于商讨军事大计,旅员们或站或坐,聆听头儿们的对话,神态轻松。符太坐在一个大包裹上,内里有六个盛水的大皮囊,全旅数他这个包裹最重,「血手」另辟蹊径的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底,使他成为最能负重的人,见龙鹰又耍卖关子的手段,斜眼兜着他道:「可以点睛了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在莞尔声中,不敢怠慢,此时他成了唯一仍站着的人,道:「我的应付之法,是从做『复仇者』领悟回来的,叫『捉迷藏』。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齐声发笑,开怀不已。 www.daocaorenshuwu.com

博真站起来,移到龙鹰身旁,探手抓着他两边肩膊,忍着笑道:「各位兄弟,我们又重睹鹰爷将所有可闷出鸟儿来的事,说得绘影绘声、生动有趣的风范。没了他,日子将难过很多。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猜得到他老人家的应付之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毕放开他,坐到桑槐之旁,道:「卷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又惹起另一阵笑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槐边掏烟,边道:「今趟并不难估,是化整为零,随机应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欣然道:「对!化整为零,是在两边挖坑,不用深,蹲下来从地面看不到便成。即使在白天,由于东、西两边的墙都塌了,须走上角楼之顶,尚要用神看,方能察觉,还以为是天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土坑。唔!我们就挖得像天然的土坑,乱敌之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众均称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宇文朔道:「将己比人,刚才在下登上墙头,只朝无定河的方向看,也回头看后面的沙漠,对东、西两边瞥过几眼,因根本没想过在这么荒芜的地方,可见人踪。」 daocaorenshuwu.com

荒原舞道:「随机应变就是捉迷藏,人数不可以多,躲于一座角楼内,若有敌人登楼查看,便利用其多层的结构,顶上有台的特性,与对方捉迷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谁懂得突厥人的手号?」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举手道:「禀告太少,是小弟,看足一天一夜,甚么都看懂了。」